第27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左瞳作品再見顧南潯2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南潯做出和你分手的決定,我多少能明白一些,他的奶奶和他的爺爺生了一樣的病,老年癡呆再加上器官癱瘓小腦萎縮,你知道他奶奶在病床上躺了幾年嗎?”廖霏雨說到這里,心疼得眼圈有些微紅。

林阡陌無聲地看著她,任眼淚橫流。

“七年,整整七年,他不是因為不夠愛你所以輕易放棄了你,是他怕爺爺這次也要在病床上躺上七年!他實在耽誤不起你,你要體諒他的用心良苦。”廖霏雨在說完這一大段話后,終于還是沒忍住眼淚。

而林阡陌早已哭得不成人形。她趴在桌子上,心里早已千瘡百孔了,在每每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時。

“我今天來就是想跟你說,不是所有家庭都是幸福的,像我和南潯這樣的父母是存在的,所以我們會為了親人放棄一切,對于南潯來說,爺爺就是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阡陌,你明白嗎?”廖霏雨伸出手覆蓋在她的手背。

“他現在人在蘇黎世,日夜守在病床前,他沒有別的選擇了,阡陌。”廖霏雨又道。

林阡陌不停地點頭,哭得整張臉都變得通紅,隔了好久,她才找回開口的力氣道:“霏雨,謝謝你,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廖霏雨整個人一愣。

兩天后,林阡陌再一次站在江麟家門口,江麟一愣,嚇得六神無主,他撓撓頭:“妹子,你這又是怎么了?”

林阡陌抬頭,迎上他疑惑的眼神:“江麟大哥,你帶我去找南潯好不好?”

“啊?!”江麟嘆了口氣,“不行不行!這絕對不行!我要把你帶過去,顧南潯非得殺了我不可!”

“江麟大哥,我不勉強你,你把南潯家的地址給我,我自己去也可以。”林阡陌道。

“那更不行了!萬一你走丟了,我這條命也得搭進去!”

“那好吧,我自己想辦法,給你添麻煩了。”林阡陌眼神黯淡了下來。

看著她離開時的可憐樣,江麟一陣懊惱,坐在那兒抓頭發。

這幾天林阡陌翻出一個最近有過合作的旅行社電話打了過去,讓他們代辦瑞士簽證,不到一個星期簽證就順利批了下來,緊接著她又趕忙收拾行李,二話不說把公司的事情都推給布曉鷗,然后訂了最快的航班機票。

在飛往蘇黎世的飛機上,林阡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著窗外滾動著的浮云,內心平和寧靜。她想著同樣一片天空一片云朵下,顧南潯是否也像她現在這般看得入神呢?十幾個小時之后,她是不是真的能見到他了?

早上七點,顧南潯被鬧鐘叫醒,顧衛銘打來電話讓他參加瑞德兩邊的視頻會議,他皺著眉頭,洗漱,穿好西裝,鉆進書房打開電腦開會。

他看過顧衛銘公司的賬目,覺得自己毫無理由將個人資產拿出來去填補顧衛銘的窟窿,他能回來幫忙,已是仁至義盡。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討論,顧南潯沉默了一會兒才道:“將醫療設備的尖端制作技術作為條件賣給競爭公司來拉資金贊助,或者以技術為條件被大公司收購,保留職工,轉換經營模式。”

聽到這些,顧衛銘的內心多少感到一些自豪和欣慰。

開完視頻會議,顧南潯起身下樓吃早餐,王阿姨做了他喜歡吃的蝦仁餛飩。他舀起來一勺子,看著湯水里浮著的餛飩,忽然想到了前幾個月的時候,林阡陌給他做過的一道蝦仁料理,她花了很多工夫做的芒果蝦仁。也是奇了怪了,他本來是不喜歡任何甜味料理的,不知道為什么那盤芒果蝦仁就是那么的好吃,害得他最后一個都沒給林阡陌留,為此她翻了好幾個白眼給他。

他低聲一笑,他怎么老喜歡欺負她呢?

此時,他看著手里的勺子,忽然就笑不出來了,時過境遷,他可能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芒果蝦仁了。

吃完最后一口,他拎起公文包出門去總公司上班。

大門一開,一個扎著丸子頭的女孩正坐在他家門口,雙手抱著膝蓋,下巴放在膝蓋上不知道在想什么,這場景著實讓他一愣。

女孩的背影有點熟悉,他靜靜地站在她身后沒動,思緒還在和自己的潛意識做斗爭。

他剛要伸出手拍她的肩膀,女孩子似乎感覺到了背后有人,臉側過來,只是一點點,他感覺自己的血液瞬間凝固在了血管里。

不到一秒,那些凝固的血液似乎又帶著洶涌的氣勢奔向他的五臟六腑,一時間的沖擊感讓他感覺頭暈目眩。

兩個人都沒說話,林阡陌側著臉,帶著點不滿地看著他。

他瘦了,下巴的胡子沒刮,好在底子不錯,這么看上去倒像是個魅力十足的大叔,她奮力掩飾住自己內心的狂躁和激動,慢慢站起來面對著他,看著他僵硬的五官和呆滯的目光,心里驀地一笑,這男人被嚇傻了。

他喉嚨不自然地滾動了一下,才開口低聲問:“你自己來的?”

林阡陌專注地仰著頭看他,一秒鐘都不想錯過,然后點點頭。

“誰告訴你我家的地址的?你怎么過來的?怎么不告訴我?初曉呢?”

顧南潯的一大堆問題脫口而出,連個停頓都沒有,她什么都沒回答,只是沖過去一頭扎進他堅實的胸膛里,她緊緊地摟住他的腰身,什么都還沒說就已經淚水泫然。

顧南潯感覺腦子空白了一陣,他幾乎本能地就抱住了她,隨后他愣了一會兒才松開她,抓住她的胳膊,皺著眉頭問她:“你到底怎么過來的?”

林阡陌都沒抱夠他,可是他的大手按著她的胳膊,刻意讓她跟自己保持距離。

“我找霏雨要了你在這邊的地址,我過來后又有點緊張,也沒想過跟你見了面第一句話說什么,就干脆坐在你家門口等你。”她道。

弄明白了整個過程后,他忽然發了火,沖著她低吼:“誰讓你過來的?還自己一個人過來?迷路了怎么辦?碰上壞人怎么辦?你以為這邊治安就那么好?萬一我搬家了怎么辦?霏雨給你的地址不對怎么辦?這些問題你都沒考慮過就這么魯莽地過來?”

林阡陌被他吼得一陣蒙,她低著頭站在那里不說話,這些問題她確實都沒考慮過,當時只想著只要簽證能順利下來,她就這么一路瘋狂地趕到他身邊,不畏任何阻礙。

“你不接我電話,我就給你發短信,我要是迷路了就發短信告訴你,我想你不會不管我的。”她忽然小聲道。

顧南潯冷哼:“萬一我心狠,當作沒看見呢?”

“你不會的。”她堅信。

“你就那么有把握?”

“我知道你心里有我。”

顧南潯怔住,沒再說話,仿佛被她一語道破,他僵了一下唇角,抬手把她連帶著行李箱一并拉了進來。

看著她跟犯錯的小孩似的都不敢抬頭看他,他心疼不已,卻不想表現出來,只能沒好氣地問她:“吃早飯了嗎?”

林阡陌搖頭:“機餐不好吃。”

他冷笑了一聲:“居然還有你不愛吃的。”

她不接話,也不抬頭,想著他頂多罵她兩句,她聽著就是了。

“行李先放一邊,過來吃早飯。”他說著,轉身去廚房喊阿姨多做一碗餛飩。

林阡陌等他走了才敢抬頭,她走到餐桌邊坐好,環顧四周,心里想著,這就是顧南潯在蘇黎世的二層小套房啊,旁邊有一大面整體通透的落地窗,能清晰地看見遠處的碧水藍天,寧靜優雅的湖面泛著點點光,窗外靜得像是電影里停放的畫面,家具是他喜歡的簡約風格,黑白色為主的色調,低調奢華。

她看了一會兒再扭過頭來,就看見顧南潯端著一碗餛飩在廚房門口,正在看著她,她的眼睛撞上他視線的一剎那,竟然覺得身體的熱度猛然躥升,讓她渾然不自在了。

顧南潯就那么在廚房門口,看著她的小腦袋好奇地轉來轉去,這看看那看看。

你思念的人剛好就在你的眼前,幸福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他恍惚間還以為自己在做白日夢,可是她扭頭轉身看著他的時候,微微變紅的臉頰,生動可愛得難以復加,他這才醒悟過來,他不是在做夢,她就在他的身邊,不過兩步的距離,胳膊一伸就能將她抱在懷里。

林阡陌乖乖地低頭吃餛飩,時不時地偷瞄顧南潯,他還是那樣面無表情的高冷范兒,一言不發地看著她吃飯。

她吃完最后一口,訕訕地看他:“你剛才出門不是要去上班嗎?你去吧,不用管我。”

想到這,顧南潯才想起來自己早就遲到了,從西裝口袋里翻出手機打了電話請假。林阡陌一愣,趕忙擺手:“你不要請假啊,你不用管我啊!”

“不管你?你丟了怎么辦?以前沒看出來,你這女人這么倔,說來就來,想一出是一出。”說完,他“啪”地把手機扔在桌子上,端起她吃完的碗就往廚房里走,一臉的不高興。

這時,王阿姨好奇地從廚房走過來一看,笑道:“家里來客人了是吧,是南潯的同事啊?”

林阡陌咬咬唇,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這種狀態算什么關系合適,干脆低著頭不說話。

顧南潯從廚房出來,走到門口拉著她的行李上樓,他步子頓在門口,扭頭看她:“過來。”

“哦。”

隨著他上樓,顧南潯問她:“簽證什么時候到期?”

“下周一。”

“你公司的事情不要緊?”他問。

“暫時交給布曉鷗了。”

他微微蹙了一下眉頭,嘆了口氣,雖然明知道她是帶著什么目的過來的,還是問道:“阡陌,你到底過來想干什么?”

林阡陌抬頭迎上他的目光,帶著絲絲疼惜。

“南潯,我來找你,想親口告訴你,不管多少年,我都等你。”

話音未落,一股溫熱的暖流涌入他的胸口,他沒說話,隔了好久才道:“你還小,還有執拗、勇敢、信念、向往,我比你大那么多,考慮的問題自然多,那種不負責任的瘋狂不是我這個年紀該做出來的事情。”

她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堅持,也許就像他說的,她因為還年輕,腦子里一時間冒出來的想法,就以為是一輩子永遠不會后悔的決定,可是很多事情不去嘗試,不去努力,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不好的結果呢?

“南潯,我們試一試行不行?也許異地戀真的不靠譜,可是沒試過怎么知道呢?”她堅持,固執得像頭牛。

他扭過頭來,帶著力道的手掐住她的胳膊,悶悶的聲音從胸腔發出:“林阡陌!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跟你分的手,你怎么說來就來!打亂我的步調,打亂我的生活,打亂我的一切計劃!”

她不甘示弱:“你不知道你這個人總是喜歡自己決定一些事情,我說了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你不敢嘗試的我帶著你去嘗試,如果真的不行,到時候我會自動退出的。”

他怒目圓睜地看著她,她也沒好氣地瞪著他,這時忽然有敲門聲響起,兩個人分開平定了一下彼此的怒火,王阿姨不好意思地探頭進來,拿著顧南潯的手機輕聲道:“南潯,你的電話。”

他接起電話,三言兩語應答了幾聲后,掛了電話看著林阡陌道:“公司那邊有點急事,我得去一趟,你在家好好的,別亂跑,等我回來。”

說完,他便出了門。

林阡陌雙手放在臉頰旁,咧著嘴沖他的背影做鬼臉。顧南潯下了一半樓,扭過頭來看她,她一愣,趕忙松手裝淡定,他側目冷眼看她,問道:“什么時候梳起丸子頭了?”

“不好看嗎?”

“丑。”他用一個字毫不留情地概括總結。

“哦,那我繼續梳,我要污染你的視線。”她一臉悠然。

他冷哼一聲,下樓出門。

一整天,顧南潯在公司里都心不在焉的。辦公室里,他看著電腦屏幕半天打不出一個字來,他這種心神不寧的狀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仿佛整個靈魂都飄走了,只剩下一個木訥的軀殼。

他翻出手機來按亮屏幕,沒有林阡陌的任何短信和電話,心里莫名地有點失落,這女人突然來到蘇黎世,什么都不問他,橫沖直撞地就來了,還不讓他管,他又不能太主動去關心她,這不是要急死他嗎!

想到這,他懊惱地將背靠在椅背上,他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明明是他先放棄的這段感情,又在她出現的那一刻,無法抑制住心底那份無盡的歡愉。

他本來打算在狠狠掛斷那通電話后,便徹底忘了這個人的,可是越是想要忘記,那些回憶越如密雨般噼里啪啦地灑在他的心田,他張開雙手都無法阻擋。

下午的時候,他們幾個高管又開了一次緊急會議,拖著疲憊的身軀忙完了公事后都到晚上八點了,他看了眼手表,翻出手機,仍舊沒有任何消息。這女人……當他不存在嗎!

他終于繃不住了,還沒出公司就給林阡陌打了電話過去。那邊響了幾聲才接聽起來,顧南潯開口就道:“你干什么呢?”

那頭卻是王阿姨的聲音:“南潯啊?你那個同事出門了,手機落家里了。”

“什么?”顧南潯一聽就慌了,“她出門了?去哪兒了?”

“她說去超市買點零食,馬上就回來。”王阿姨道。

他二話不說掛了電話,出了公司開車直往家奔,這蠢女人來到異國他鄉,語言不通,大晚上一個人出去還不帶手機,她是不是找抽?!

此時,林阡陌正拿著個小筐在牛奶區逛,她正糾結買哪種比較好呢,就聽見不遠處有沉沉的腳步聲在向她靠近。

她扭頭一看,手里的牛奶差點沒拿穩,眼見顧南潯帶著憤怒的表情向她這邊走過來,也不知道怎么的,她本能的反應就是跑!

她趕忙扔了牛奶拎著筐扭頭就跑,但她哪跑得過他,沒跑兩步就被他的大手抓住了胳膊。她被他帶進懷里時趔趄了一下,隨即站好,恢復平靜皺著眉頭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兒?”

“你跑什么?”他擰著眉頭抓著她不放。

“你不追我,我能跑啊!”

“你有理了是吧?大晚上的,人生地不熟的瞎跑什么!還不帶手機!多大了還一天到晚的不讓人省心!”他沖著她劈頭蓋臉地罵。

她咬咬牙:“顧南潯,你是不是一直拿我當你閨女養啊?沒認識你的時候我也經常自己一個人出國旅游,況且這超市就在你家樓下,我再蠢也不會迷路啊,再說了我會英語,總有幾個聽得懂英語的瑞士人吧?”

看著她自信的眼神,顧南潯倒也是不氣了,他松開她,剛扭頭,又回過身來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問:“你買完了?”

  如果覺得再見顧南潯2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左瞳小說全集再見顧南潯2,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沈阳体彩11选5中奖规则 广东36选7要几个才中奖 六肖中特期期准选一 联盈策略 广西快3走势图基本图 山西麻将扣点点手机 快乐12辽宁的基本走势 信用最好的棋牌游戏app 昨天晚上的七位数开奖号码 牛的生肖是哪一年 手机股票游戏中文版 七星彩购买网站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57期 最火的捕鸟游戏 下载双辽一心悦麻将安卓版 赌博系列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