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寧航一作品超禁忌游戲4第四季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伊芳并沒有接過杯子:“可能你也注意到了,剛才吃飯的時候,我就一口酒都沒喝。我向來是滴酒不沾的。”

“別說這么多廢話,你就說喝不喝吧。”

洛星辰站起來說道:“雷傲,伊芳是從來不喝酒的,你不要為難她。這杯酒我來喝。”

雷傲望都不望洛星辰:“我找的是伊芳,關你什么事。這杯酒誰都代替不了。”

氣氛僵硬起來。洛星辰盡量克制住情緒,說道:“我們已經拿出了最大的誠意,如果你們不領情,非得要得寸進尺為難我們的話……”

雷傲冷哼了一聲:“什么叫‘誠意’,我有我的標準。你們殺死了我們的同伴,我只是要伊芳喝一杯酒而已。難道她們倆的命連這杯酒都不值?”

他猛地一拍桌子,指著洛星辰和伊芳說:“如果是這樣,還有什么好談的?!”

雷傲這一聲吼,外面立刻涌進來二十幾個人,全是異世界的二代超能力者。杭一等人倏然起立,做好戰斗的準備,氣氛頓時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伊芳伸手示意自己的人勿要輕舉妄動。她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說道:“你們都退下。”

二代超能力者們遲疑著,并未立刻立刻宴會大廳。伊芳瞪了一眼,加重語氣說道:“聽不懂我說的話嗎?”這些人才紛紛退下了。

伊芳伸出手來,從雷傲手中接過這杯葡萄酒。洛星辰蹙眉道“伊芳……”海琳也喊了一聲“母親”。伊芳擺了擺手,沉聲道:“這杯酒我喝了。”

說完,她當著眾人的面,將整杯紅酒一飲而盡,一張臉立刻就紅了。

雷傲說了聲“痛快”,給自己也倒了滿滿一杯酒,一仰脖子干了。然后,他抹了抹嘴,望向杭一他們。

杭一剛才其實有點擔心雷傲一時沖動,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人總是要往前看的”——伊芳說的這句話是有道理的。他是守護者聯盟的領導者,必須為大家的性命和未來負責。當然不能再不識抬舉了。

杭一親自往每一個酒杯里倒上酒。伊芳的酒杯里,他只象征性地倒了一點點,然后舉起酒杯說道:“希望我們能有一個新的開始。我提議大家一起干一杯,好嗎?”

事情發展至此,如果再有誰提出異議,那就真的是不識趣了。何況趙又玲、方麗芙等人本來就跟三巨頭沒有什么舊怨,對他們提出的優厚條件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眾人一起端起酒杯,喝下這杯“和解酒”。

伊芳之前所言非虛,她確實不勝酒力。剛才那滿滿一杯下去,整個人已經是飄飄忽忽了。理性支撐著她沒有在眾人面前失態,但她也確實撐不下去了,說道:“以后的安排,我們改天再聊。今天我要回房休息了,抱歉。”

海琳說:“媽媽,我扶你回房吧。”

伊芳不置可否,眼睛卻望向了孫雨辰。孫雨辰和海琳都會讀心術,他們同時聽到了伊芳心里的聲音:“你扶我回房間,好嗎?”

孫雨辰的心臟狂跳起來,臉上泛起紅暈。他確實想跟伊芳好好談談,但沒有想到是在酒后,也沒想過是在伊芳的臥室。這似乎曖昧了些。

旁邊的人即便沒有讀心術,也看懂這是怎么一回事了。這一整天發生的事不少,大家也都疲倦了。眾人離開宴會大廳,回各自的房間。孫雨辰扶著伊芳的手臂,送她回臥室。

第33章

杭一進入自己的房間不久,門外傳來輕輕的叩門聲。杭一說了一聲:“進來吧。”

陸華走進房間,把門關好,說道:“剛才上樓的時候,你沖我使了個眼色,是暗示我到你的房間來,對吧?”

“沒錯,我想跟你談談。”

“我也是。”

他們倆坐在寬闊、舒適的真皮沙發上。陸華說:“杭一,你真的打算在這個異世界隱居一輩子,度過余生嗎?”

杭一反問道:“你是怎么想的呢,陸華?”

陸華沉默良久,搖頭道:“老實說,我既迷茫,又矛盾,我也不知道怎樣才是最好的選擇。回到現實世界,等于又回到那場殘酷的競爭之中,每天與危險相伴。但現實世界再不好,那里也有我們的故鄉、家園和父母、親人。這一切,豈是輕易能舍棄的嗎?”

杭一低聲道:“伊芳說,我們可以把自己的父母,以及我們愛的人接到這里來。”

“我們不可能把所有親朋好友都接到異世界來。”陸華說,“況且現實世界還有很多我們割舍不下的東西。”

杭一黯然道:“沒錯。但我們必須有所取舍。”他注視著好朋友的眼睛,“陸華,我明白你的意思。但經歷了這么多,我漸漸開始質疑自己——我成立‘守護者同盟’,號召大家團結起來,共同應對此事。但實際上,距離舊神所說的一年期限,只剩最后的四個月了。我們找到解決此事的方法了嗎?沒有!而另一個事實是,因為信任我們而選擇加入我們的伙伴們,已經死去好幾個了!——劉雨嘉、井小冉、裴裴,還有我們最好的兄弟,韓楓!你知道嗎,我常常想,如果他們沒有加入我們,而是選擇保護好自己,他們未必會死!”

陸華打斷杭一的話:“這不是你的錯。你不用為此感到愧疚。”

杭一深吸一口氣,嘆息道:“我真的不愿再看到任何人死去了。不管是咱們的伙伴,還是舊神或者三巨頭這邊的人。這件事情之前,咱們都是一個班的同學呀!可是因為這場該死的競爭,讓我們變成了敵人,互相廝殺。陸華,我真的厭倦這一切了!我知道,只要我們回到現實世界,這場爭斗就無法避免。”

“我本來以為,已經沒有任何辦法能改變這一切了。直到我再次來到異空間,看到這個全新的世界。我意識到,這是停止這場競爭唯一的辦法!異空間里緩慢的時間流逝可以巧妙地規避掉‘一年期限’這個設定,讓所有人不再具備互相廝殺的理由。我們可以在這里和平共處,度過一生。當然,我們也會因此失去一些東西。但這已經是我能想到的,我們這群被殘酷命運牽絆的人所能擁有的最好的結局了。”

陸華凝視著杭一,深深地感受到他的悲哀和無奈。“可是我們這樣做,會不會太自私了一點?現實世界的一切,包括地球上的這么多人,我們都不管了嗎?如果舊神的預言是真的,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世界迎來末日?”

杭一不說話了,他們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另一個房間里,陸晉鵬、侯波、方麗芙和趙又玲聚集在一起。他們也要對目前的狀況進行分析和商議。

“你們是怎么想的?”陸晉鵬問另外三個人,“真實想法。”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想的,”趙又玲說,“但我覺得,這是個好機會,我們可以避免這場廝殺,也可以借此擺脫舊神的掌控。”

侯波立刻附和道:“沒錯,仔細想起來,我們只不過是舊神手中的幾顆棋子而已。況且我們跟杭一他們本來就沒有什么過節,跟三巨頭也沒有。如果能夠一直待在異空間里,我們就不必再聽命于舊神了。”

“但是這樣,我們就等于是背叛了舊神。”方麗芙提醒道。

“我們在異空間里,舊神進不來。”侯波說,“這里是三巨頭的地盤,我們待在這里等于是得到了三巨頭的庇護。況且還有杭一他們。舊神再強,也不敢小覷這么多超能力者。你說呢,陸晉鵬?”

陸晉鵬沉思著,過了一會兒,說道:“你們是不是忽略了一個人——赫連柯——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侯波說:“按照洛星辰的說法,赫連柯是被他綁架或者挾持到這里來的。我猜這也許并不是赫連柯的本意吧。”

陸晉鵬思忖著說:“不管是不是這樣,有件事都引起了我的注意——赫連柯并不知道我們來到了異空間。他走進宴會大廳,看到我們,顯得很吃驚,這個反應并不奇怪。但怪異的是,他之后的某個細微神情。”

“他好像看到了某個令他格外吃驚的人。”趙又玲說,她也注意到這個細節了。

“對!我指的就是這個!有那么一瞬間,他明顯流露出了一種近乎驚恐的表情。但他迅速控制住了,試圖讓自己的表情恢復自然,卻很難辦到。后來吃飯的過程中,他一直緘口不語,顯得魂不守舍。你們覺得他這種反應,有可能代表什么?”陸晉鵬問。

侯波三人面面相覷,想不出答案。方麗芙說:“他會不會就是看到我們幾個人,才會這么吃驚?”

“不,不可能。”陸晉鵬說,“我清楚地看到了他臉上的表情。他的目光接觸到我們的時候,只是吃驚。但是當他看到‘那個人’的時候,整張臉一下就白了,仿佛見到鬼一樣。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杭一他們那邊有誰會讓他驚恐成這樣。可惜的是,赫連柯很聰明,他的目光根本就沒在那個人身上多停留。所以我無法判斷‘那個人’是誰。”

“別繞彎子了,你就直說吧。你覺得這個讓赫連柯惶恐的人到底是誰?”趙又玲問。

陸晉鵬壓低聲音:“我們知道,赫連柯和聞佩兒是舊神的代言人。只有他們兩個人見過舊神的真面目,知道舊神是誰。一開始都是赫連柯向我們傳達舊神的指示,后來才換成了聞佩兒。現在看來,顯然就是因為赫連柯被洛星辰劫持到了異空間。等于說,赫連柯可能很久都沒見到過舊神了。那么想想看,能令赫連柯震驚和惶恐成這樣的人……”

“啊……”趙又玲倏然捂住了嘴,猜到陸晉鵬的意思了,她脫口而出,“難道他看到了舊神本人?!”

“噓!小聲點!”陸晉鵬瞪了她一眼。

陸晉鵬的這個推測太驚人了。房間里的溫度都仿佛降低了幾度。侯波他們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片刻后,陸晉鵬補充道:“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舊神不可能是我們四個人當中的任何一個,而只會是杭一他們那邊的某個人。舊神為什么一直要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呢?可能就是因為他混進了杭一他們的隊伍中!赫連柯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倏然看到舊神本人,自然驚駭無比。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推斷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等于說,我們其實一直處于舊神的監視之中?”侯波惶恐地說,“那我們要是選擇留在異世界……”

陸晉鵬說:“當然,我也只是猜測,不一定就是這樣。”他頓了一下。“不過,我到底有沒有猜對,應該很快就能得到驗證了。”

“為什么?”方麗芙問。

“想想看,如果舊神發現大家都準備放棄爭斗,待在異空間享福,會不采取措施嗎?”陸晉鵬注視著他們三個人的眼睛,陰沉地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很快就會出事了。”

第三十四章

作為這棟宮殿的女主人,伊芳的臥室是客人房間的三倍那么大。裝飾和布置的華美程度,更不必浪費筆墨描述了。可惜孫雨辰毫無心思欣賞這女皇寢宮般的華室。他本想把伊芳扶到床上躺下,伊芳卻勾住了他的肩膀,向后仰去,兩個人在引力的作用下一起傾倒在床上。 孫雨辰趕緊雙手撐在床上,不讓自己整個身體的重量壓在伊芳嬌柔的身上。但他們的身體還是發生了碰觸,隨即是眼神,接著是嘴唇。

當然孫雨辰是被動的。但他的整個身子都酥麻了,無法抗拒這熾熱而溫潤的吻。這就像一場美夢,只是比夢更加真實。他快要融化在夢中了,理性卻提醒他這一切其實很荒唐。孫雨辰努力直起身子,暫時逃離了溫柔鄉,面紅耳赤地坐在床邊。

伊芳輕柔的聲音從背后傳來:“你討厭我嗎?”

孫雨辰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是個正常男人,某些方面的欲求甚至超越了普通男人。伊芳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美的女人之一。他們倆現在坐在散發幽香的柔軟的床上。他知道他可以對她做任何事。但唯一的問題是,他需要一個理由,無論如何都要。否則他不可能安心,也不可能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即便已經發生了。

“這不公平,你能讀到我的心思,我卻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伊芳說。

孫雨辰緩緩轉過身,望著她,盡量控制自己的欲念。“我不用超能力,”他說,“這樣我們就可以平等地談談了,好嗎?”

伊芳從床上坐起來,身子倚靠在床頭的靠背上,淡然道:“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但我不習慣直接說出全部,你還是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問我吧。如果你非知道不可的話。”

孫雨辰心里有一百個問題,此刻卻不知該從何開口。因為每個問題都是令人尷尬的。思忖良久,他打算從根源入手:“伊芳,你真的喜歡我嗎?”

伊芳默默地點了點頭。

“為什么?”

“情感的事,一定需要理由嗎?”

孫雨辰愣了幾秒,說:“如果我們是青梅竹馬,或者是多年的同學、朋友,我相信不需要特別的理由。但事實是,我們之前在明德的補習班上,幾乎話都沒說過幾句。我也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魅力十足的大帥哥,所以,我覺得還是需要一個理由的。”

“對,你不是什么大帥哥,但是可能你自己并不知道,你很可愛,也很……”伊芳輕抿嘴唇,面色潮紅,“性感。”

“……性感?”孫雨辰有些哭笑不得,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評價自己。他完全想不到自己身上有什么特點能挑起女性的荷爾蒙。

伊芳說:“我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受到嚴格的家教和管束。20歲以前,父母不允許我跟任何異性接觸。我從沒談過戀愛,過著修女般禁欲的生活。說得直白和可笑一點,身邊的好些女生都初嘗禁果了,我卻連成年男性的身體都沒看過一次,這方面完全是一片空白。直到,我無意間看到了你……的身體,呃,好吧,準確地說是裸體。仿佛為我打開了一扇通往神秘園的小窗。”

“什……什么?!”孫雨辰面紅耳赤,舌頭都快捋不直了,導致語無倫次。“我什么時候讓你看到……這,這怎么可能?”

“別緊張,也別害羞,是你非要知道不可的,我又不想騙你,就只有說實話了。”伊芳像大姐姐安慰小弟弟一樣拍著孫雨辰的肩膀,隨后,她沉默了幾秒鐘,好像她的思想在幾萬米以外遨游了一趟又回到了現實。“你家在江北區湖濱小區,對吧?”

孫雨辰驚悚地點了點頭。

“讓我來幫你回憶一下。你臥室的窗口,對著的是人工湖。湖對岸的高地,是琮州市的一片別墅區,對嗎?”

“……對。但那些別墅距離我家很遠,至少有一公里以上的距離。你不可能……”

伊芳吃吃地笑了起來:“所以這就是你可愛的地方。正常情況下肉眼當然是看不到這么遠的,但你忽略了世界上有望遠鏡這種事物的存在。不過話說清楚,這副高倍望遠鏡是朋友從英國帶回來送給我的禮物,可不是為了偷看你才準備的。我只不過是在無意中看到了你,發現你家居然就在我家對面。而你似乎長期都是一個人在家,并且不習慣拉上窗簾。你有時洗完澡會裸體出來,然后坐在電腦前……”

“別說了……”孫雨辰全身都僵硬了,臉紅到了脖子根,羞臊地無地自容。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女孩長期偷窺。而且看到的是他自慰的情景。

伊芳說:“我知道,我這樣做很不道德,并且是羞恥的。但我控制不住,每到晚上我就會忍不住偷看你。我中了毒,上了癮,無法自拔。這種偷窺的快感竟然漸漸發展成對你的依戀和愛慕。有時你也會關上窗簾,你無法想象這種時候,我有多么失落和難受……我驚恐地意識到,我已經無可救藥地愛上你了。”

孫雨辰緩緩扭過頭,望著她:“你不覺得,以這種方式愛上一個男生,很不正常嗎?”

伊芳搖頭道:“愛就是愛,至于是怎么產生的,由不得我。”

“然后呢,你對我做了什么?”孫雨辰問,其實他大概能猜到了。

“然后我們就分別獲得了超能力。你加入杭一他們的同盟后,不再住在自己的家里了。我也因為跟洛星辰和連恩聯手,成為了異世界的‘三巨頭’。我們漸行漸遠,終究發展成敵人。但在我內心深處,一直都愛著你。可由于我們立場不同,導致我無法大大方方地出現在你面前,只能苦苦壓抑自己的情感。直到連恩他們想到用俞璟雯來替換你們當中的某個人的計劃。我立刻提出,把你替換到我這里來。

“至于具體過程,你應該不難猜到。擁有隱身和空間轉移能力的二代超能力者,可以輕松潛入你的住所,用迷藥讓你昏迷,然后帶到異世界來。確切地說,是我的房間。”

都講到了這一步,孫雨辰也沒什么好難為情的了,他說:“可是我處于昏迷狀態,怎么可能跟你……發生關系?”

“你一定要了解得如此詳細嗎?”伊芳不太情愿地說,“異世界有一種奇花,香味具有挑起性欲和致幻的作用,能讓你在無意識狀態中……好了,別逼我講出細節。”

孫雨辰也不想再探討這讓人難堪的話題了。他話鋒一轉,問出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我是怎么升級的?”

伊芳回憶了一下,好像她已經忘了這件事情了。片刻后,她說道:“哦,這是一個意外。”

“意外?”孫雨辰不懂。

“對,這是我預料之外的事情。”伊芳說,“我見到了你,并和你發生了親密關系,完成了我的夙愿。之后,我讓人把你送回現實世界,當然不是你們的大本營,而是另一個地方。當時你仍處于昏迷狀態,而你的同伴們都沒有在身邊,我不能把昏迷的你一個人丟在房間。所以,為了你的安全考慮,我讓幾個二代超能力者暫時守護在你身邊,確保你的安全。

“現在看來,幸好我這樣做了。因為你確實被競爭對手——也就是13班的一個超能力者盯上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發現你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刺客可能是舊神那邊的人。”

“是誰?”孫雨辰問。

“宛東鵬(男44號)。”

“什么,宛東鵬,他想要暗殺我?”孫雨辰想起了13班這個八字眉的男生。

“對,他的能力就跟他的個性一樣,十分陰險,根本不用露面,就能殺死對手。被殺的人可能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的人替你們解決了他,你們真該感謝我。”

“他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溫度。”伊芳說,“這個能力可以改變指定范圍內的氣溫或溫度。聽我的人說,當時是晚上。他們突然感受到一股不正常的惡寒。氣溫仿佛瞬間下降了二三十度,溫熱的咖啡在幾秒之內凝結成冰塊。整個人仿佛墜入零下十幾度的冰窖。如果不是他們反應極快,并且恰好具有瞬間轉移的能力,恐怕會活生生被凍成冰棍。”

“他們用瞬間移動離開房子,然后找到了這個襲擊者?”孫雨辰猜測。

  如果覺得超禁忌游戲4第四季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寧航一小說全集超禁忌游戲4第四季無限異能:超禁忌游戲第三季無限異能:超禁忌游戲第二季無限異能:超禁忌游戲超禁忌游戲幽冥怪談1夜話幽冥怪談2死亡約定幽冥怪談3致命之旅必須犯規的游戲(1∕14第一季)新房客和活死人(1∕14第二季)死者的警告(1∕14第三季)多出來的第14個人(1∕14第四季)驚魂十四日(1∕14第五季)末日預言,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股票价格一下子暴跌 浙江6+1奖池有多少钱 棋牌娱乐在线看片 江苏体育彩票七位数预测 手机上网做任务赚钱 四川快乐12任选5遗漏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2020六盒宝典开奖资料大全 上海白银交易所官网 20选5开奖走势图 微信捕鱼快速赚100块 江西十一选五 规则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直播平台哪个好 江苏7位数 开奖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