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哈珀·李作品殺死一只知更鳥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他把頭向迪爾一歪,說:“他還適應不了這樣的局面呢,’等他大一點就不會感到惡心,就不會哭鼻子了。可能他會覺得世道不……比方說,不那么對頭吧,但他不會哭鼻子,再過幾年就不會哭鼻子了。”

“哭什么啊,雷蒙德先生?”迪爾開始顯露出他的男子漢氣派。

“哭什么,哭有些人想也不想一下就使另一些人痛苦,哭白人給黑人帶來無端的苦楚,絲毫不考慮黑人同樣是人。”

“阿迪克斯說欺騙黑人比欺騙白人罪還要重十倍。”我咕噥說,“他說那是人世問最大的罪過。”

雷蒙德先生說:“我不認為如此。瓊?路易斯小姐,你不知道,你爸爸不是一般的人,得幾年以后你才能理解這一點——世上的事你見得太少了’.連這個鎮上的事你都沒有看夠。但是,你現在該做的是回審判廳去。”

這活使我們記起來,我們幾乎漏聽了吉爾默先生對湯姆的全部盤問。看看太陽,它正在飛快地從廣場西邊的商店屋頂后面落下去。在兩個火坑之間—一雷蒙德先生和第五巡回法庭——我猶豫不決,不知該往哪兒跳。“來吧,迪爾,”我招呼他說,“你現在好了嗎?”

“好了。雷蒙德先生,見到您很高興,謝謝您的可口可樂,真靈I”

我們跑回審判廳,跨上臺階,登上兩段樓梯,沿著看臺的欄桿擠回去。賽克斯牧師幫我們留著座位。

審判廳里鴉雀無聲,我又不知道那些哇哇哭叫的嬰兒哪兒去了。泰勒法官的雪茄銜在口中只剩下一個小小的棕色點兒,吉爾默先生坐在桌旁拼命地往一本黃色便箋上寫著什么,想比揮筆疾書的法庭記錄員記得更詳細。“唉,”我喃喃地說,“我們錯過了好戲。”~

阿迪克斯正在對陪審團說話。顯然,他剛才從身旁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些公文,那些公文還攤在桌上,湯姆?魯賓遜在一旁用手撫弄著。

“……缺乏真憑實據,這個人被指控犯有死罪,正在接受決定生死的審判……”

我捅了杰姆一下。。他說了多久了?”

“剛才他分析了所有的證據,”杰姆輕聲對我說,“我們會贏,斯各特。沒有不贏的道理。他說了大概五分鐘了。整個事情他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自,就象我可以向你解釋的那樣,連你也能聽懂。”

“吉爾默先生有沒有……?”

“噓!沒有什么新玩意兒,還是老調子。別說話了。”

我們又朝下望去。阿迪克斯流暢自如地講著話,神情淡漠,象是在口述一封信。他在陪審團面前踱來踱去,陪審員們似乎在聚精會神地聽著;他們仰著腦袋,露出欣賞的目光跟隨阿迪克斯的步伐轉動。我想那是因為阿迪克斯說話平靜。

阿迪克斯停了下來,做了一件他平常不做的事。他解開表鏈,連表一道放在桌子上,說;“請求法庭允許……”

泰勒法官點了點頭,阿迪克斯接著做了件我以前和以后都沒見他做過的事情——無論是在大庭廣眾之中或是在私人房間里都沒見他做過。他解開背心上的扣子和衣鋇上的扣子,松開領結,脫掉上衣。他從來不解開身上的任何穿戴,除非晚上上床睡覺。在我和杰姆看來,他現在這樣簡直就是一絲不掛地站在我們面前。我們交換了驚奇的眼色。

阿迪克斯把雙手揣進口袋里,回到陪審團跟前。我看到他的金色領扣和鋼筆、鉛筆的一端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先生們,”他又開始說話了。我和杰姆的眼光又一次相遇,因為阿迪克斯的口吻與剛才的迥然不同了,他甚至可能用這種口吻叫一聲“斯各特”。他的聲音不再是平淡冷漠的了。他對陪審員說著說著,好象他們是站在郵局拐角處的一群街坊。

“先生們,”他I兌,“我的話不會說得很長,不過我想借與諸位在一起的剩余的時間提醒諸位,這個案件并不難處理,弄清這件事并不需要對復雜的事實進行仔細的篩選,但是事情本身的確要求諸位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能給被告定罪。首先我要說,這個案子根本就用不著上法庭。它象我們分辨黑白一樣的簡單。

“原告方面沒有提供一丁點兒醫學汪據來說明湯姆?魯賓遜被指控的罪行是曾經發生過的。這個指控僅僅立足于兩個證人的證詞,而這些所謂證詞在盤問中不但漏洞百出,而且遭到被告的斷然反駁。被告沒有罪,有罪的是正在審判廳的另一個人。

“我對原告方面的主要證人只有滿腔的憐憫,但是我的憐憫不能昕任她為開脫自己的罪責而置他人于死地。

“先生們,我說主要證人有罪,是因為罪惡是她的行為動機。她并沒有犯法律上的罪,她只不過打破了一條由來已久的嚴峻的社會準則。這條準則嚴厲得誰打破了它,誰就小宜生活在我們中問,而必須被趕出去。她是殘酷無情的貧窮和愚昧的犧牲品。但是,我又不能憐憫她,因為她是白人。她本來清楚地知道,她違反了社會準則,非同小可,但是她的肉欲勝過她要打破的準則,她執意要打破它,她不顧一切地打破了它。她隨后的反應如何,我們大家前前后后都已知道。她作了件每個小孩都做過的事情——企圖把自己過錯的證據隱藏起來。但是在本案里她絕不是象小孩一樣隱藏偷來的贓物,而是向她的受害者發起進攻。她必須把他處置掉}必須把他從她眼前除去;必須把他從這個世界上消滅掉。她必須毀滅自己違反社會準則的證據。

“她違反準則的證據是什么?是湯姆?魯賓遜,一個活著的人。她必須把湯姆?魯賓遜從她眼前除去。湯姆-魯賓遜的存在每天都在使她想起做過什么事情。她做過什么事情?她引誘過一個黑人。

“她是白人,卻引誘一個黑人。她做了一件在我們社會里可恥得說不出口的事情:吻一個黑人。不是一個老黑人伯伯,而是一個年輕力壯的黑種男人。她什么準則都不屑一顧}但事過之后,這個社會準則朝她劈頭蓋腦地壓下來。

“她父親看見了,被告證實了她父親說的話。父親后來做了些什么?藐們不知道。但是間接證據表明,梅耶拉?尤厄爾遭到了某人的毒打,而這個人幾乎干什么事都是用左手的。我們在一定程度上知道尤厄爾先生做了些什么。他做了任何一個敬奉上帝、意志堅定、講究體面的白人在同樣的情況下,都會做曲事:通過宣誓,使法院對湯姆?魯賓遜發出拘捕證,他無疑是用左手簽的名。湯姆?魯賓遜現在就坐在你們面前,他剛才是用他僅有的完好的手——他的右手宣誓的。

“于是,一個性格溫和的,值得尊重的、恭順謙卑的、并曾不揣冒昧地可憐過一個白人姑娘的黑人,被迫反駁兩個白人。這兩個白人在證人席上的神態舉止如何,用不著我提醒諸位,因為諸位自己看得一清二楚了。除了梅科姆縣的司法官,所有的起訴一方的證人在諸位先生面前,在這個法庭面前,都表現了一種無恥的自信,自信他們的證詞不會被懷疑,自信諸位先生會附和他們的假設——一個邪惡的假設:所有的黑人都說謊,所有的黑人都道德敗壞,所有的黑人在我們的女人面前都不規矩,這是一個由聯想到黑人的智力而建立的假設。

“這個假設,先生們,我們知道,它本身就是黑暗得象湯姆?魯賓遜的皮膚一樣黑的大謊言,一個用不著我來揭穿的火謊言。其實,諸位知道這個道理:有的黑人說謊,有的黑人道德敗壞,有的黑人在女人面前——不管是在黑種女人還是在白種女人面前——不規矩。但是,這個道理可以應用于整個人類,而不僅僅限于某一特定的人種。我敢保證,在這個法庭上,沒有誰沒有撤過謊,沒有誰沒有做過不道德的事情I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男人不曾帶著肉欲瞧過女人。”

阿迪克斯停頓下來,掏出手帕,把眼鏡取下來擦一擦。我們又看到了一件沒見過的事,我們從沒見他流過汗一他是臉上從不出汗的人,但是現在他曬黑了的臉上布滿了晶瑩的汗珠。

“先生們,在我結束我的話以前,還有一件事要說。托馬斯?杰佛遜說過:所有的人生而平等。這旬名言,北方佬和華盛頓的婦女機構喜歡用來抨擊我們。目前,在公元一九三五年的今天有這么一種趨勢,那就是有些人不看具體情況,各取所需,斷章取義,濫用這旬名言。據我所知,最荒謬的例予是,那些經管公共教育的人,讓愚鈍、懶惰的孩子與聰明勤奮的孩子一道升學,其理由是,所有的人生而平等。教育家會嚴肅地告訴你,后進的孩子會因自卑而備受折磨。我們知道,有的人比別的人聰明,有的人有更多的機會,因此運氣好一些,有的男人比別的男人會賺錢,有的女人比別的女人會做蛋糕,一言以蔽之,有的人的天賦是大多數正常的人所望塵莫及的。在這個意義上,不是所有的人都生而平等,盡管有人想要我們這樣去理解這旬名言。

“但是,在這個國度里,在一個方面,所有的人都生而平等。有一個人類機掏能夠使一個窮漢與洛克菲勒甲等,一個笨伯與愛因斯坦平等,一個愚昧無知的人與任何一個大學校長平等。這個人類機構是什么?先生們,它就是法庭。它可以是美利堅合眾國的最高法庭,可以是最卑微的兼理一般事務的地方法庭,也可以是諸位為之效力的這個有聲譽的法庭。我們的法庭有它的過錯——實際上任何人類機構都不可能盡善盡美;但是,在這個國土上,我們的法庭是推崇人類平等的偉大的機構,在我們的法庭上,所有的人生而平等。

“我不是堅信我們的法庭完美無缺和堅信陪審團制度優越無比的理想主義者。這兩者我看不是理想的事物,而只是一個起作用的現實存在。先生們,法庭并不比由諸位組成的陪審團的任何一員更完美。法庭只是與其陪審團一樣健全,而陪審團只是與其成員一樣健全。我相信,諸位先生會不偏不倚地重新審核你們獲得的證據,作出決定,讓這位被告回到家里去。以上帝的名義履行你們的職責吧。”

阿迪克斯的聲音沉下去了。他轉身離開陪審團時說了句什么,我沒聽清楚。那句話與其說是對法庭說的,不如說是對他自己說的。我捅了杰姆一下,“他說什么?”

“以上帝的名義,相信他吧!’我想他是這么說的。”

迪爾突然伸手繞過我拉了杰姆一下。“看那邊I”

我們眼睛向他手指的方向一望,幾顆心頓時往下一沉。卡爾珀尼亞正沿著中間的過道,徑直朝阿迪克斯走去。

Chapter21

卡爾珀尼亞在欄桿旁羞澀地停住腳步,期待泰勒法官看到她。她身上困著一條新圍裙,手里拿著一個信封。

泰勒法官看見了她,說,“是卡爾珀尼亞嗎?”

“是的,先生。”她回答,“我能將這封信交給芬奇先生嗎,先生?這與審判毫不相干。”

察勒法官點頭表示同意。阿迪克斯從卡爾珀尼亞手中接過信封拆開看了一遍,抬頭說:“法官先生,我……這封信是我妹妹寫來的,她說我的孩子不見了,中午出去再沒回家……我……您能讓我……”

“我知道他們在哪兒,阿迪克斯。”安德伍德先生高聲說,“他們就在這兒,在黑人看臺上。從下午一點十八分起一直在這兒。”

爸爸轉身朝我們上面望過來。“杰姆,快下來。”他喊道,叉對法官說了旬什么,詫們沒聽見。我們爬過賽克斯收師走向樓梯。

阿迪克斯和卡爾珀尼亞在樓下等我們。卡爾珀尼亞怒容滿面,阿迪克斯顯得精疲力竭。

杰姆興奮得直蹦,說:“我們贏了,是嗎?”

“不知道。”阿迪克斯沒好氣地說,“你們整個下午都在這兒嗎?快跟卡爾珀尼亞回家吃晚飯去,吃了飯就呆在家里。”

“噢,阿迪克斯,讓我們再來吧。”杰姆懇求說,“讓我們來聽陪審團的裁決吧。請求您,爸爸。”

“陪審團可能就要出去了,過一會就會回來,不知道……”看得出來,阿迪克斯心軟了,“唉,你們已經聽了這么多,就干脆讓你們聽完吧。這樣,你們吃完飯都來吧。慢慢吃,不會漏掉什么重要事情的。來時如果陪審團還在外面,你們就和大伙兒一塊等等。不過,我想,事情在你們回來之前就會了結。”

“你想他們會那么快就釋放他?”杰姆問。

阿迪克斯張嘴準備回答,可又閉上,轉身走了。

我暗暗希望賽克斯牧師替我們保留座位,但我一下又不這么希望了,因為我記得,通常陪審團出去后觀眾就會蜂擁而去。今天晚上雜貨店、O.K.咖啡館、飯館都會擠得滿滿的,除非這些觀眾把晚餐也帶來了。

卡爾珀尼亞押著我們回家。她說:“真想活剝你們的皮【你們小孩子來聽那些話,真荒唐!杰姆先生,你怎么這么糊涂,帶妹妹來聽那樣的審判?亞歷山德拉小姐知道了一定會氣得中風,小孩子不能聽那……”

街燈亮著。燈下我們瞥見卡爾珀尼亞怒氣沖沖的側影。“杰姆先生,我想,你脖子上好歹總算還長著個腦袋啊!真荒唐,她是你的小妹妹啊!真荒唐,先生!真不害臊,你,你到底還有腦子嗎?”

我可高興啦!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發生了這么多事情,我覺得,要將它們理清頭緒得好幾年時間。你看,現在卡爾珀尼亞在狠狠訓斥她心愛的杰姆——今天晚上不知還會出些什么意料不到的新鮮事兒。

杰姆格格地笑著說:“難道你不想聽聽,卡爾?”

“閉嘴,先生!你現在該羞得耷拉著腦袋,還有臉格格地笑個不停。”卡爾珀尼亞把她慣用的對杰姆不那么能使他懊悔的威脅詞句一古腦兒地又都倒了出來。她穩步登上臺階,咕噥著她的老調子,“芬奇先生不打你,我就要打。進屋去吧,先生1”

杰姆咧嘴笑著走進屋子。卡爾珀尼亞默默點頭同意讓迪爾在我們家吃飯。“你趕快打電話告訴雷切爾小姐,告訴她你們在哪兒。”她對迪爾說,“她到處找你,都把她急壞了。你當心,明天一大早她頭件事就是把你送回梅里迪安。”

亞歷山德拉姑媽見到了我們。卡爾珀尼亞告訴她我們下午在什么地方時,她差點兒沒暈過去。我想,她聽說阿迪克斯允許我們飯后再去時她感到痛心,因為吃飯時她一聲也沒吭,只是在自己盤子里重新放了些食物,愁眉苦臉地望著。卡爾珀尼亞卻出乎意料地盡量侍候著我、杰姆、迪爾三個人,她倒出牛奶,用碟子裝上土豆色拉和火腿,用強弱不同的腔調嘟噥著“真不害臊”。她最后的命令是:“你們都慢慢吃!”

賽克斯牧師給我們保留了座位。我們驚奇地發現,我們已離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還驚奇地發現,審判廳跟我們離開時幾乎一模一樣,只有幾個細小的變化:陪審團的席位上沒有一個人,被告不知去向,也不見泰勒法官的蹤影,不過,我們坐下時他又出現了。

“幾乎沒有誰動一下。”杰姆說。

“陪審團出去時有人活動了一下。”賽克斯牧師說,“底下的那些男人到外面去幫他們的女人買了曉餐來,女人在這兒給嬰兒喂奶。”

“陪審團出去多久了?”杰姆問。

“大概有三十分鐘了。芬奇先生和吉爾默先生后來又分別說了些話,然后泰勒法官授權陪審團作出裁決。”

“泰勒法官怎么樣?”杰姆問。

“說什么?哦,他很好。我一點意見也沒有,他很公正。他大概是說,倘若你們相信這一方,就這樣裁決,但是,倘若相信另一方,就作出另一樣的裁決。我看他有點偏向我們這一邊。”賽克斯牧師搔著腦袋回答。

杰姆臉上泛起了微笑。“他不該偏袒任何一方。牧師,不要擔心,我們已經贏了。”他聰穎地說,“沒看見哪個陪審團只根據我們昕到的證據給人定罪。”

“可別這么自信,杰姆先生,我還從沒見過哪個陪審團作出有利于黑人而不利于白人的裁決。”但是杰姆不同意賽克斯牧師的看法,他根據自己的有關強奸的法律知識,把那些證據對我們進行了詳細分析。杰姆所知道的是:女方同意,不算強奸,不過她的年齡必須是十八歲——這是亞拉巴馬州的規定——梅耶拉已經十九歲了。很明顯,女方必須拳打腳踢,聲嘶力竭地叫喊,然后被制服、被踐踏、最好被打昏。如果女方不到十八歲,這些就沒有必要。

“杰姆先生,”賽克斯牧師反對道,“這些不文雅的事情不要說給小姑娘聽……”

“喔,她不知道我們在說什么。”杰姆說,“斯各特,我們說的是大人的事,你年紀太小,聽不懂,是嗎?”

“誰說的?你說的每個宇我都聽懂了。”可能我的話太有說服力,杰姆住了嘴,再沒談論這個話題。

“牧師,幾點了?”他問道。

“快八點了。”

我朝下望去,看見阿迪克斯雙手揣在口袋里,踱來踱去,先挨次走過幾個窗戶,又沿著欄桿走到陪審團的座席旁,朝那邊瞧著,看見泰勒法官坐在席位上,又往回走到他原來的地方。我的日光和他的相遇了,我向他揮手,他點頭作答,又開始踱起步子來。

吉爾默先生在窗前與安德伍德先生說話。法庭記錄伯特在椅子上靠著,雙腳搭在桌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但是,舉止正常的只有在場的法庭官員:阿迪克斯,吉爾默先生,酣睡著的泰勒先生,還有伯特。我從沒看見一個座無虛席的審判廳這么寂靜。有時,一個嬰兒會煩躁不安地哭一聲,一個小孩會匆匆忙忙跑出去,但大人們只是象在教堂里做禮拜一樣,靜悄悄昀。樓廳看臺上,黑人分布在我們周圍,站的站著,坐的坐著,都表現出一種敬神似的耐心。

法庭里的那口古老的大鐘經歷了敲鐘前的緊張階段后,報起時來。“當!當!……”八下震耳欲聾的聲音把我們的骨架都震松了。

等到大鐘敲十一下時,我失去了感覺。與睡魔搏斗得疲倦不堪,我靠在賽克斯牧師的肩上臂上,美滋滋地打起盹兒來。一會兒,我身子猛地一抖,醒了過來。我贊了很大勁兒想趕走瞌睡。我朝下望著,集中精力注視下面太廳里的腦袋:有十六個光禿禿的,有十四個可以說長著紅頭發,長著棕色和黑色之間各色頭發的有四十個。這時,我記起了杰姆有一段時間在搞心靈研究時對我說過的話,如果很多人——也許要有能擠滿一個體育館那么多的人——把思想集中在某一目標上,比方說,集中在想點燃森林中的某裸樹上,那么,這棵樹就會自動地燃燒起來。我好玩地想叫下面的每個人都把思想集中在釋放湯姆-魯賓遜這一點上。不過我又想,要是他們都象我一樣疲憊不堪,那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迪爾把頭枕在杰姆肩上睡得很香。杰姆安靜地等待著。

“不是等了很久了嗎?”我問道。

“是有很久啦,斯各特。”他高興地說。

“嗨,按你先頭的說法,好象只要五分鐘就解決問題了。”

杰姆眉毛一聳,說:“有些事情你不懂。”我太疲倦了,懶得和他爭。

fH是,我一定相當清醒。不然,不會有一種印象悄俏地在我的腦海里產生。這種印象象去年冬天給我留下的那樣。當天晚上夠熱的,我卻打了個冷戰。這種冷的印象不斷增強,直到審判廳的氣氛寒冷得跟那個二月的早晨一模一樣;當時,反舌鳥停止了歌唱,木匠們停止用錘子敲打莫迪小姐的新木房,!塒近人家的木門象拉德利家的門那樣關得嚴嚴實實。整個街上空蕩蕩的,而審判廳里卻擠得水泄不通。炎熱潮濕的夏夜與寒冷刺骨的冬晨毫無二致。赫克?塔特先生不知什么時候進了審判廳,正在與阿迪克斯談話,他完全可以象打獵那天一樣穿著長統靴和伐木工人甲克衫。阿迪克斯已停止了他那悠閑的步子,將一只腳搭在一張椅子最下面的橫檔上。他一邊聽著塔特先生說話,一邊一只手在大腿上慢慢地一上一下撫摸著。我期待若塔特先生說:“芬奇先生,把他帶走……”

但是,塔特先生帶著權威性的口吻說:“現在恢復法庭秩序。”

下面的腦袋都驀然抬起。塔特先生走出去,一會兒,領著湯姆-魯賓遜進來,把他帶到阿迪克斯身旁,讓他坐在他原來的座位上,自己在一旁站著。泰勒法官已經醍來,恢復了嚴肅的神態,直挺挺地坐在那里,瞅著空蕩蕩的陪審團席位。

后來發生的事情象是一場夢。在夢中,我看見陪審員回來了,一個個象潛水員似的,動作緩慢。傳來泰勒法官微小的聲音,象是來自遙遠的地方。我看見了只有律師的孩于才可能看見也才可能留神的事情,就象望著阿迪克斯走上大街,把一枝步槍端得肩一樣平,扣動了扳機,但是雖然我眼睛自始至終望著,心里卻明白那槍里沒有子彈。

任何陪審員對被他們判了罪的被告都不會看一眼。陪審員進來后,一個個都不朝湯姆?魯賓遜那邊看。陪審長遞給塔特先生一張紙,塔特先生交給了書記員,書記員又遞給法官……

我閉上了眼睛,泰勒法官在登記陪審團的表決票:“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我偷偷地瞟了杰姆一眼,見他緊抓著欄桿,直抓得雙手發白,雙肩猛烈抖動,似乎每一聲“有罪”都是一把刺向他肩胛問的利劍。

泰勒法官嘴里在說著什么,手里握著木槌,但并沒有敲打。我嚎朦隴隴地看見阿迪克斯把桌上的公文塞進公文包,“啪”地一聲關上,走到書記員跟前說了些什么,朝吉爾默先生點點頭,又走到湯姆?魯賓遜身邊,把手搭在他肩上,附在他耳旁說了幾句。然后,阿迪克斯從椅背上取下上衣披在肩上,朝他平時不走的一個出口走出審判廳。他一定是想抄近路回家,因此快步沿著中間的過道下來,走向南面出口。我眼睛跟著他,盯著他的頭頂,可他的頭一下都沒抬。

有人捅了我一下,可是我的眼睛不愿意離開下面的人群,不愿意離開沿過道走去的阿迪克斯孤獨的身影。

“瓊?路易斯小姐?”

我環顧四周,啊,他們都站起來了。我們周圍的和對面墻邊看臺里的所有黑人都紛紛站起來。賽克斯牧師的聲音象泰勒法官的一樣,從遠處傳來。

“瓊?路易斯小姐,站起來吧。你爸爸走了。”

Chapter22

這回輪到杰姆哭了。我們穿過歡樂的人群時,他臉上布滿了一道道義憤的淚水。“這不合理,”他一路上不斷地嘟噥,直到來到廣場拐角,在那兒我們發現阿迪克斯在等我們。阿迪克斯站在街燈下,神色自若,好象沒發生什么事情一樣。他的內衣扣得十分齊整,衣領和領帶有條不紊,表鏈閃閃發光,完全恢復了他冷靜的常態。

“這不臺理,阿迪克斯。”杰姆說。

“孩子,是不合理。”

我們走回家去。

亞歷山德拉姑媽沒睡,在等我們。她穿著睡衣。我敢發哲,里面還穿了件緊身胸衣。。我感到遺憾,哥哥。”她輕聲地說。我從來沒聽過她稱呼阿迪克斯為哥哥,于是偷偷地瞟了杰姆一眼。但是杰姆心不在焉。他一會兒抬頭瞧著阿迪克斯,一會兒又低頭盯著地板。我心想,莫非他認為阿迪克新對湯姆?魯賓遜判罪負有什么責任。

。他怎么了?”姑媽指著杰姆問道。

“一會兒就會好的。”阿迪克斯說,“對他來說,這件事他有點受不了。”爸爸嘆了口氣說:“我睡覺去了。明天早上如果我沒醒來,就別叫我。”

“首先,讓他們去就不明智。”

“這是他們的家,妹妹。”阿迪克斯說,“這個家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為他們安排的。最好還是讓他們學會應付這樣的事。”

“但是,他們犯不著去法院迷在那個里頭啊!”

“法院就象傳教團體的茶會一樣,也是梅科姆鎮的一部分。”

“阿迪克斯……”亞歷山德拉姑媽顯出焦慮的眼神,“我想你一點也不會對這種裁決感到難受。”

“我并不感到難受,只是疲倦了,我要去睡覺。”

“阿迪克斯……”杰姆的聲音凄楚。

阿迪克斯在門口轉身問:“什么,孩子?”

“他們怎么能這樣搞?怎么能?”

。我不知道。但是他們終究這樣搞了。他們過去這樣搞,今天晚上這樣搞,將來還會這樣搞的。問題是他們這樣搞,似乎只有孩子才會流淚。晚安。”

早上,情況總要好些。阿迪克斯同往常一樣一大早就起來了。我們踉踉蹌蹌地走進客廳時,他已在那里閱讀“奠比爾紀事報》了。杰姆早晨起來之后睡眼惺忪,困倦地開口提出問題。

“還沒到擔心的時候。”一道去餐室時阿迪克斯安慰他說,“我們不會罷休。我們將會提出上訴,還有指望。天啊【卡爾,這是什么,”他目光停在盤子上。

卡爾珀尼亞說:“湯姆?魯賓遜的爸爸早上捎來這些雞肉。我弄好了。”

“你告訴他,我為此感到自豪——即使在白宮,早餐也沒有雞肉吃。嗯,這些是什么?”

“蛋卷。”卡爾珀尼亞說,“埃斯特爾打發人從飯館送來的。”

阿迪克斯抬頭瞅著她,迷惑不解。她說:“到廚房去看看吧,芬奇先生,看看還有些什么。”

我們跟著他來列廚房。嗬,桌上堆滿了食品,真能把全家人埋在中間。有大塊大塊的咸肉,有成堆的番茄和豆子,甚至有葡萄。阿迪克斯發現還有一壇腌豬腳時,真是笑得合不攏嘴。“你認為姑媽會讓我在餐室里吃這些東西嗎?”

卡爾珀尼亞說:“我早上來這兒時,看見后面臺階上堆滿了這些東西。芬奇先生,您昨天做了好事,他們非常感激您。他們進來的東西太多了,是不是?”

阿迪克斯熱淚盈眶,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告訴他們,就說我非常感謝他們。”他最后說,“要他們以后別再這樣做了。這年頭日子不好過啊……”

他走出廚房,到餐室里向亞歷山德拉姑媽告辭,戴上帽子到鎮上去了。

我們聽見過廳里響起了迪爾的腳步聲。卡爾珀尼亞把阿迪克斯沒有碰過的早餐留在桌上給迪爾吃。迪爾一邊慢慢地吃著,一邊把雷切爾小姐對昨晚的事的反應告訴我們。雷切爾小姐說,阿迪克斯這種人要用自己的腦袋去碰壁,那不關別人的事,反正是他自己的腦袋。

“我本來要告訴她的,”迪爾一邊啃著雞腿,一邊忿忿不平地說,“但是今天早晨她好象不怎么愛聽。她說她昨晚一直到半夜還沒有睡,為我擔心,不知我到哪兒去了。還說,她本來想叫司法官來找我,可是司法官到法庭參加審判去了。”

“迪爾,你以后別再不跟她說就出去,”杰姆說,“免得她氣惱。”

迪爾耐著性子嘆了口氣,說:“我告訴過她我到哪兒去,我說了又說,直到精疲力竭說不出話來。她總是這樣前怕狼后怕虎的。我想她這個女人每天早上一定要喝一品脫酒,我知道她總是喝滿滿兩杯,我親眼看她喝的。”

“別那么說,迪爾,”亞歷山德拉姑媽說,“這話不該小孩說,太挖苦人了。”

  如果覺得殺死一只知更鳥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哈珀·李小說全集殺死一只反舌鳥殺死一只知更鳥,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