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哈珀·李作品殺死一只知更鳥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有啥關系?”迪爾問,“還害怕?”

“等我們晚上睡覺時他會出來的……”我說。

杰姆噓了一聲。“斯各特,他怎么知道我們干什么?再說,我不相信他還在那兒。幾年前他就死了,他們把他塞進了煙囪。”

迪爾說:。杰姆,咱倆演。斯各特害怕就讓她看好了。”

我敢肯定布?拉德利在房子里邊,可我無法證實。還是少說為佳,要不,他會說我也相信“熱氣”了。對于那種現象,我在白天是不理會的。

杰姆把角色分派如下:我是拉德剝太太,我要做的就是出來打掃走廊;迪爾是老拉德利先生,他在人行道上走來走去,杰姆打招呼時他只咳嗽一聲;杰姆自己當然是布?拉德利,他被關在前面的臺階下,不時嚎哭尖叫。

隨著夏天一天天過去,我們的節日一天天進步。我們反復修改加工,增補對話和情節,直到后來變成了一個短劇。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每天再加上些新東西。

迪爾真是演反面角色的好料:他演什么象什么,如果對某個反面角色的要求是很高的身材的話,他演出來就好象他很高大似的。他演得最差的也是好戲。哥特式小說他演得最差。我很勉強地扮演這個劇里出現的各種女角色。我認為這出戲沒有《人猿泰山》有意思。整整一個夏天,我一邊演一邊總是心神不安。盡管杰姆保證布?拉德利已死,說我不會出事,因為白天有他和卡爾珀尼亞,晚上有阿迪克斯在家。

杰姆真是天生的英雄。

這是一出由街談巷議和左鄰右舍的傳說一點點拼湊而成的有悲傷情調的短劇:拉德利太太原來很漂亮,后來與拉德利先生結了婚,失去了財產。她還失去了很多牙齒,頭發也少了,右手的食指也沒有了(這是迪爾的獨創:,有天晚上,布找不到貓和松鼠吃,就把她的手指咬掉了>。她大部分時間坐在客廳里哭個不停,而布卻慢慢地把房間里的家具一點點地削壞了。‘

我們三個都同時扮演那些盡惹麻煩的青年人;為了換換口味,我扮演了遺囑法官;迪爾把杰姆領回去,把他塞到臺階底下,用掃帚打他幾下。按照需要,杰姆以市政官員或者鎮上各種人的身分出現。有時他裝扮成斯蒂芬尼?克勞福德小姐。在梅科姆縣,對拉德利家的情況她比誰都知道得多。

要演布的那個大場面時.杰姆偷偷溜進房間,趁卡爾珀尼亞轉身時從縫紉機的抽屜里偷出剪刀,然后坐在懸椅上剪報紙。接著迪爾從他身邊走過,朝他咳嗽一聲,杰姆假裝用剪刀朝迪爾的大腿猛刺。從我站的地方看去,他們演得象真的一樣。

內森?拉德利先生每天從我們身邊走過到鎮上去時,我們都站著不動,也不做聲,直到看不見他。然后我們就會猜想,要是他猜到我們在干啥,他會對我們怎么樣。只要看見哪個鄰居,我們的活動立刻停止。有一次,我看見莫迪?阿特金森小姐在街對面盯著我們,手里拿著的樹籬剪刀停在半空中。

一天,我們擊緊張地演著《一個人的家庭》第二卷第二十五章時,沒注意阿迪克斯正站在人行道上望著我們,手拿一份卷著的雜志拍打著膝蓋。頭頂上的太陽告訴我們時問已是正午。

“你們在玩什么?”他問。

“沒什么。”杰姆說。

杰姆故意掩飾,說明我們的游戲是個秘密,所以我在一邊沒傲聲。

“那么你們用剪刀干什么?為什么撕報紙?如果是今天的報紙,我就要打人了。”

“沒什么。”

“沒什么?”阿迪克斯問。

“沒什么,爸爸。”

“把剪刀給我,”阿迪克斯說,“這不是好玩的。你們的游戲是不是碰巧和拉德利家有關?”

“沒有,爸爸。”杰姆紅著臉說。

“我希望沒有。”他說,然后進屋去了。

“杰姆……”

“別說話,他在客廳,能聽見我們說話。”

來到院子里,說話安全了。迪爾問杰姆能不能再演。

“我不知道,阿迪克斯沒說我們不能……”

“杰姆,”我說,“我想阿迪克斯無論如何知道了。”

“不,他不知道。要是知道他會講的。”

我沒那么肯定,可杰姆說我這樣太女孩子氣了。女孩子就是想得太多,難怪很多人恨她們這一點。還說要是我還象女孩子那樣的話,最好走開,找別人玩去。

“好吧,那你就繼續演吧。”我說,“你會明白的。”

阿迪克斯回來了是我不想再演這個戲的第二個原因。第一個原囚是那天我滾進拉德利家前院。盡管頭暈耳鳴,在杰姆的叫喊聲中我昕到了另一個聲音,聲音那么低,我知道不是從人行道上傳來的,是房予里面有人在笑。

Chapter5

我嘮叨不停,杰姆終于讓步了。我就知道他會讓步的。我們放慢了節目的速度,我這才松了口氣。但是他堅持認為阿迪克斯并沒說我們不能演,因此我們可以演。即使阿迪克斯說了我們不能演,杰姆已經想好了應付的辦法t只需把人物的姓名改一下,別人就沒什么可責備我們的了。

迪爾衷心擁護這個行動計射。他變得越來越討厭了,老跟在杰姆屁股后邊轉。夏天開始時他曾經提出要和我結婚,說完就忘了。他把我當作他的財產,說他永遠只愛我一個人,可叉把我拋下不管。我狠狠打過他兩次,沒用,他反而跟杰姆跟得更緊了。他們整天呆在樹上的小屋里挖空心思,制定計劃,只是在需要第三者時才把我叫上去。好一段時間我對他們敬而遠之,不參加他們的那些越來越愚蠢的計戈!I。為了免遭太女孩子氣的指責,那個夏天剩下的傍晚我干脆和莫迪?阿特金森小姐一起,天天坐在她的前廊上。

只要我們不動莫迪小姐的杜鵑花,杰姆和我就可以在她的院子里任意玩耍。但是我們和她的接觸并沒有明確規定下來。在杰姆和迪怨沒有把我從他們的計戈!!中排除之前,她不過是鄰近的一位小姐,僅僅是比較平易近人罷了。

我們和她心照不宣的協定是,我們可以在她的草坪上玩;可以吃她的葡萄,但不能跳到葡萄架上去;可以在她屋后的空曠地上自由活動。這些條件慷慨得很,我們很少跟她講什么話,小心翼翼地維護我們關系巾的微妙的平衡。可是杰姆和迪爾的所作所為迫使我與莫迪小姐更接近了。

莫迪小姐恨死了她的屋子:呆在屋甩就是浪費時問。她是個寡婦,象變色龍一般,白天戴頂舊草帽,穿件男式工作服在花園里忙碌。五點鐘洗過澡后她出現在前廊上,卻打扮得花枝招展,街上沒有哪個女人比得上她。

她熱愛生長在大地上的每一樣東西,連草她都喜歡。只有一種草例外。要是她在院子里看見一片莎草葉,接著而來的便是象馬恩河地區的第二次會戰:她會操起噴霧器朝小革撲去,把農藥噴在草的根部。她說那農藥有劇毒,如果我們不站遠一點,我們都會被毒死。

“您為什么不把草拔出來?”目睹她對這高不足三英寸的小草大動干戈,發起長時間的進攻后,我問道。

“拔出來,孩子,拔出來?”她掐下小草萎軟了的嫩芽,用大拇指使勁推擠那小小的莖桿,很小很小的草籽掉了出來。“為什么?一蔸莎草會毀掉整個園子。你看,一到秋天這些東西干了,風一吹就會傳遍整個梅科姆縣!”從莫迪小姐的面部表情來看,這就象《圣經?舊約》里描寫的瘟疫一樣。

在梅科姆鎮上,她說話算是干脆的。她直呼我們的名字,笑時嘴里銹出兩個夾在上顎犬牙上的金牙。當我表示贊賞并且希望我也能有幾顆金牙時她說:“看這里。”她舌頭一動,吐出假牙,這個友好的動作加深了我們的友誼。

杰姆和迪爾的活動停下來時,莫迪小姐對他們也很好。她有一種過去沒讓我們知道過的本領,給了我們很大好處。在附近的鄰居中,她的蛋糕做得最好。和毪們交了朋友后,她每次做蛋糕都做一個大的,三個小的,然后隔著街喊:“杰姆?芬奇,斯各特?芬奇,查爾斯-貝克?哈里斯,過來I’我們從沒有自跑過。

夏天,傍晚的時間又長又寧靜。莫迪小姐和我常常默默地坐在她的前廊上,看著太陽落山時天空由黃色變成粉紅色,看著燕子在附近低飛,最后消失在學校屋頂的后面。

“莫迪小姐,”有天晚上我問道,“你說布?拉德利還活著嗎?”

“他叫亞瑟,還活著。”她一邊說一邊坐在很大的橡木椅子里慢慢地搖著。“你聞到我的含羞草的香味嗎?今天晚上的氣味真好,象天使的呼吸一樣。”

“聞到了,你怎么知道?”

“知道什么,孩子?”

“布……亞瑟先生還活著?”

“多么可怕的問題。我認為這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問題。瓊-路易斯,我知道他還活著是因為我沒看見誰抬他出去。”

“可能是他死了,他們把他塞進了煙囪。”

“你哪來這么個想法?”

“杰姆是這樣認為的。”

“咝——咝——咝,他越來越象杰克?芬奇了,”

莫迪小姐從小就認識阿迪克斯的弟弟杰克?芬奇。因為年齡相似,他們在芬奇莊園上一起長大。莫迪小姐是附近一個土地所有者弗蘭克?布福德醫生的女兒。布福德醫生的職業是行醫,可他對地里長著的東西入迷,所以一生清貧。杰克?芬奇叔叔的愛好只是在窗檻花箱方面,在納什維爾一直挺富裕。每逢圣誕節我們便能見到他。每次,他隔著街大喊,要莫迪小姐嫁給他。莫迪小姐也會喊著回答:“再大聲一點,杰克?芬奇,讓郵局的人也能聽見,我還沒聽到你喊什么呢!”杰姆和我認為這是向女子求婚的一種奇怪方式。杰克叔叔本來就是個古怪的人。他說他只不過想惹她發火罷了。但是他試了四十年都沒成功。他還說莫迪小姐最不愿和他這種入結婚,但最愿拿他開心。對奧迪小姐來說,最好的防御辦法就是勇猛的攻擊。這些我們心里都明白。

“亞瑟?拉德利只是呆在家里,沒別的什么。”莫迪小姐說,“如果你不愿意出來,你不也會呆在家里嗎?”

“是的,小姐,可我愿意出來,他為什么不愿意出來?”

莫迪小姐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關于他的事你和我一樣清楚。”

“可我從來沒聽說過是為什么,沒有準告訴過我。”

莫迪小姐裝好了假牙說:“你知道老拉德利先生是個在禮拜前行洗腳禮的浸禮會教徒……”

“你也是的,是嗎?”

“我沒那樣保守,我只不過是個浸禮會教徒。”

“你們不都相信在做禮拜前該舉行洗腳禮嗎?”

“我們是洗腳的,只是在家里的澡盆里。”

“可是我們不能跟你們一起屹圣餐……”

很明顯,莫迪小姐覺得給原始的浸禮會教堂的浸禮池下定義此給只限于一部分人能參加的圣餐下定義容易一些,予是她說。“行洗腳禮的浸禮會教徒認為享樂就是罪惡。有一個星期六,他們中的一些人從林子里走出來經過這里時,告訴我說,我和我的花草都要下地獄,你聽說過嗎?”

“你的花草也要下地獄嗎?”

“是的,姑娘。花草將和我一同被燒毀。他們認為我在外邊的時間太長,在室內讀《圣經》的時間太少。”

一想到莫迪小姐在基督教新教徒的各種地獄中會要受煎熬的情景,我們對布道壇上所宣傳的福音就越來越不相信了。莫迪小姐嘴尖舌利,這是真的,她不象斯蒂芬尼?克勞福德小姐那樣常為左鄰右舍做些好事,可是,稍有頭腦韻人都信不過斯蒂芬尼小姐,而我和杰姆對莫迪小姐卻相當信任。她從不告我們的狀;從不象貓追老鼠似的追趕我們;從不過問我們的活動;她是我們的朋友。這樣通情達理的人竟要遭受永久的折磨,實在不可理解。

“太不合理了,莫迪小姐。您是我認識的最好的婦女。”

莫迪小姐露齒一笑。“謝謝你,姑娘。問題是那些禮拜前行洗腳禮的浸禮會教徒認為女人本身就是罪惡。他們按照字面上的意義理解《圣經》,你知道嗎?”

“亞瑟就是為這個呆在家里,為了躲開女人嗎?”

“我不清楚。”

“我實在想不通。如果亞瑟想進天堂的話,他起碼會走到前廊上。阿迪克斯說上帝愛世人,就象你愛你自己一樣。”

莫迪小姐停止了搖椅子,她的聲音變得堅定了:“你太小了,還不懂。但是,有時候,某個人手中的《圣經》比……噢,比你父親手中的……威士忌灑瓶還要糟糕。

我大吃一驚。“阿迪克斯不喝威士忌酒,”我謊,“他一輩子一口酒都沒喝過……不,他喝過,他說他喝過一一次,但他并不喜歡。。

莫迪小姐大笑起來。“我并沒談論你爸爸,”她說,“我的意思是即使阿迪克斯喝得酩酊火醉,也不會象那些最清醒的人那樣兇暴。總有那么些人,他們時刻為來生的事情煩惱,卻從沒有學習過怎樣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你可以朝街上看一看,看看結果。”

“你認為邪些事是真的嗎?那些關于布……亞瑟先生的事?”

“什么事?”

枕告訴了她。

“那些事有四分之三是黑人說的,四分之一是斯蒂芬尼?克勞福德說的。”莫迪小姐嚴肅地說,“斯蒂芬尼-克勞福德甚至告訴我說,有天晚上她半夜醒來,看見亞瑟透過窗子看著她。我問她,‘你怎么辦,斯蒂芬尼,你在床上移到另一邊給他讓地方嗎?’這句話問得她一時啞口無言。”

我相信這一點。莫迪小姐的聲音是足以使別人不再多說什么的。

“不是那樣的,孩子。”她說,“那是座不幸的房子。我還記得孩提時代的亞瑟?拉德利。不管別人說他千了什么,他總是彬彬有禮地跟我說話。他說話確實很有禮貌。”

“你認為他瘋了嗎?”

莫迪小姐搖搖頭。“即使原來不瘋現在也瘋了。有些人的事情稅們永遠不會真正知道的。在關閉著的大門后面的房間星所發生曲事情,那些秘密……”

“阿迪克斯在院予壁不做的事,住房間里也不對杰姆和我做。”我覺得為爸爸辯解是我的責任。

“多懂事的孩子。我剛才在解一個線頭,并沒想到你爸爸,現在既然想到了,我要說阿迪克斯在家和在公共場所一。個樣。你愿意帶點新做的磅餅回去嗎?”

我最愛吃這種餅子。

第二天早晨醒來時,我發現杰姆和迪爾在后院談得正起勁兒。象平時一樣,等我走近時他們叫我走開。

“就不,這個院子有你的份也有我的份,杰姆?芬奇。種你一樣,我也有權利在這兒玩。”

迪爾和杰姆很快地咬了一下耳朵,然后警告我:“要是不愿走開就得按我們的要求辦。”

“哎呀,”我說,“這是誰一下于變得這么趾高氣揚的?”

“要是你不保證按我們的要求辦,什么都不告訴你。”迪爾說。

“看架勢你好象一晚上長了十英寸似的!好吧,千什么?”

杰姆心平氣和地說:“我們要送給布?拉德利一個紙條。”

“怎么給?”我極力想抑制心中不由自主的恐懼。雖然莫迪小姐說布?拉德利沒什么可怕,可她年紀大,又是舒適地躺在前廊上,而我們可不一樣。

杰姆的辦法是把紙條放在釣魚竿的末端,然后把它插進百葉窗。要是有人走過,迪爾就搖鈴。

迪爾舉起右手。這是我媽媽使用過的銀質餐鈴。

“我要繞到房子側面,”杰姆說,“昨天,我隔若街道看見百葉窗上有一塊葉板松了,我想我們起碼可以把紙條貼在窗臺上。”

“杰姆……”

“既然你卷入了這件事,就別想退出了。你只有堅持到底,不受人歡迎的小姐。”

“可以,當然可以,可我不想當望風的。杰姆,有人……”

“你必須望風。你要望著空地的后面,迪爾望著房子的前面和街上,有人來他就搖鈴,明白了嗎?”

“好吧。你寫了些什么給他?”

迪爾說:“我們很有禮貌地請他在什么時候出來一下,告訴我們他在那兒千什么……我們說不會傷害他,還要給他買冰淇淋。”

“你們倆都瘋了,他會殺了我們的。”

迪爾說;“是我的主意。我想要是他出來和我們坐一會兒,他會覺得好一些的。”

“你怎么知道他現在覺得不好?”

“好吧,要是你被關了一百年,除了吃貓,沒別的可吃,你會怎么樣?我想他的胡子已經長到這兒了……”

“跟你爸爸的一樣?”

“我爸爸沒胡子,他……”迪爾不說下去了,好象在回憶。

“哈哈,露餡了,”我說,“你說你下火車前看見了你爸爸有黑胡子……”

“如果你覺得無所謂的話,他是去年夏天刮了胡子的。對了,我有信為證……他還寄給我兩塊錢呢。”

“說下去……我看他還送了你騎警服吧!我們從來沒見過,對吧?伙計,你老是光憑嘴講……”,

占,

迪爾?哈里斯盡挑我沒聽說過的大事情吹牛。比如,他坐過十七次郵政飛機,到過諾瓦斯科夏,看過大象,他爺爺是陸軍準將喬?惠勒,還把他的劍留給他。

“都住嘴!”杰姆說,然后很快鉆進樓板和地面之問的空隙處拿出一根黃竹竿。“你們看從人行道上伸過去夠長了嗎?”

“淮要是去過并且還摸過那棟房子,就不該用釣竿,”我說,“你為什么不走過去敲敲前邊的門呢?”

“這個不同,”杰姆說,“我要告訴你多少次才成?”

迪爾從口袋里掏出張紙遞給杰姆。我們三人小心翼翼地朝房子走去。迪爾在前面拐彎處的電桿旁停下來,杰姆和我慢慢地順著與房子側面平行的人行道走下去。我從杰姆身邊再往前走,站在我能看見的有人拐彎的地方。

“平安無事,’我說,“沒有一個人。”

杰姆朝人行道上的迪爾看了看,迪爾點點頭。

杰姆把紙條牯在釣竿頭上,把釣竿伸出去,穿過院子,然后朝選好的窗子推去。釣竿短了幾英寸,不夠長,杰姆的身予使勁向前傾。我看著他用釣竿向前捅了很久,我就離開了自己的崗位來到他身邊。

“紙條還在竿子上,”他小聲說,“即使脫開竿子也不能弄到窗子上去。回到街上去,斯各特,”

我回到原地,在拐彎的地方目不轉睛地看著空無一人的大道。偶爾回過頭看看杰姆,他正耐心地企圖把紙條弄到窗臺上。紙條不時飄到地上,杰姆又一次次把它捅上去。我突然想起即使布?拉德利先生收到了紙條他也看不清上面的字了。我正往街上望著,突然鈴響了。

我聳起肩膀轉過身去,我以為會看見布?拉德利和他那沾滿血污的獠牙。可定睛一看,卻肴到迪爾在阿迪克斯面前拼命搖鈴。

  如果覺得殺死一只知更鳥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哈珀·李小說全集殺死一只反舌鳥殺死一只知更鳥,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