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磯川探長的困惑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橫溝正史作品本陣殺人案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三郎的證詞

    “嗨!你們去哪里了?”

    磯川探長見到銀造和金田一從對面走來,很訝異地問道。

    “沒什么,我們只是去散步。”

    “在庭院里散步?”

    “是的。”

    探長來回望著兩人的臉,銀造那張略帶土灰色的臉孔,似乎更強烈地吸引他的注意。

    “怎么啦?發生什么事?”

    “沒什么,只是……”

    “到底怎么了?你提的是什么東西?”

    “你指的是這個嗎?”

    金田一微笑地晃動著用手巾裹住的東西。

    “是啊!”

    “暫時保密,探長,你也該告訴我們三郎怎么說吧?”

    “這個……請坐吧!久保先生,他是不是不太舒服?看你的臉色不太好呢!”

    “大叔沒事。我把克子的那些事告訴了他,因此他現在心情很亂。三郎究竟是怎么說的?”

    “也沒什么值得一提的,不過金田一先生,這件事情你得負一半責任。”

    “我?怎么說?”

    “昨天你和三郎討論到偵探小說,反而提醒他企圖解開命案的奧秘,于是他昨夜悄悄潛入偏院。”

    “哦,然后呢?”

    “他一潛入偏院,就從里面把所有門窗都上鎖,布置成和上次案發時相同的情形,就在這時,他感覺到神龕后的壁櫥里好象有人躲著,仿佛還聽到呼吸聲,便忍不住把壁櫥……”

    “結果呢?”

    “三郎一打開壁櫥,從里面沖出一個手中揮動日本刀的男子,三郎轉身就跑,當他跑進房間時,那人從他背后連屏風帶人一刀砍去,他只顧逃命,什么也不記得了,甚至連自己倒在玄關都不知道。”

    “原來如此,兇手的長相如何?”

    “由于是眨眼間發生的事,加上室內燈光昏暗,同時三郎內心原已有幾分怯意,因此沒看清兇手的臉孔,這不能怪他!不過他感覺兇手好象戴著大口罩……”

    “就連手指也沒看清嗎?”

    “當然,那么急迫的時刻,根本沒有工夫看對方的手指頭,不過,既然留下沾血的指紋,兇手是那個三只手指的人絕對不會錯。”

    金田一和銀造互望一眼。

    “三郎就只說了這些?”

    “大致上就是這樣了。我本以為能從他口中問出什么有利線索,聽他這么一說,也深感失望。金田一先生,我的壓力愈來愈重,現在又加上田谷這個男人,三只手指的男人和田谷之間是否有關聯?啊,一想到這些,就一個頭兩個大。”

    “別這么喪氣好不好?我想,不久一定會有好消息的。”

    金田一又想起什么似的,接著說道:

    “對了,我忘了一件事,剛才這里有一個刑警,我請他到久村跑一趟。”

    “你指的是木村嗎?久村又發生什么事了?”

    “沒什么,我只是想調查一些事情。大叔,我們走吧!”

    “你們要去哪里?”

    探長的語氣有點不快。

    “去散步,到前面走走。探長,你還要待在這里嗎?”

    探長帶著詢問的眼光望著金田一。

    “能順便問一下隆二先生嗎?他說他是命案發生的當天早上抵達此地的,可是在前一天,也就是舉行婚禮的二十五日正午過后,有人見到他在清車站下車,你能問問他為什么要說謊嗎?”

    “什……什么?”

    “哈哈哈!探長,你大可不必學我呀!大叔,我們走吧!”

    金田一和銀遺留下呆愣的探長,繞過主屋,從后門走出大宅。

    水車與炭窯

    這座后門是木制的,在大宅的西側,也就是婚禮當天晚上,那個奇怪男人出沒的地方。出了門,外面有條小河流過,河上有一座土橋。兩人過了土橋,順著小河對岸的道路往北走去。

    “金田一,我們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多走一走也許破案的機會比較大些,先到處看看再說。”

    金田一還是提著那個用手巾包住的包裹,沿著河往北走,在一柳家的矮土墻盡頭處有座水車小屋,水車現在是靜止的。

    從水車附近開始,道路變窄了,沿著低崖向東急彎,過了彎道,兩人的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相當大的水池。

    這一帶人稱岡山縣的谷倉,水田密布,到處可見灌溉用的水池。金田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停住腳步,很仔細地看著水池,這時剛好有個農夫走過,便馬上叫住他問道:

    “對不起,請問這個水池每年都會抽干池水整修,對嗎?”

    “是的。”

    “今年已經抽過水了嗎?”

    “還沒有,其實每年都固定在十一月二十五日抽干水池,今年一柳家有喜事,大家都必須幫忙,所以延到下月五日。”

    不知何故,金田一感到有些失望。

    “一柳家的人也知道每年抽干池水的事嗎?”

    “當然,這個水池本來就是一柳家前任家主作衛先生出資挖掘的,因此,抽干水池之前,必須得到他們的允許,雖然那只是一種形式,但禮貌上也必須如此。”

    “是……是嗎?謝謝你。”

    兩人和農夫分手后,又再度沿著崖邊的路上漫步,遲管銀造什么都不問,但多少知道金田一在找尋什么線索,他只是默默地看著。不久,來到低崖剛要轉彎處的轉角上時,金田一突然停住腳步大叫:

    “啊!那是什么?”

    眼前是一塊狹窄的平地,地面上有用粘土砌成像是魚板的炭窯。

    這附近沒有人燒炭維生,因為距山里很近,與其燒炭出售,還不如直接砍柴出售來得快;村民中較講究的,也會自己燒些炭來用,通常都是自己砌磚、堆土、筑灰窯。因為是自用,所以規模很小,一次最多只能燒個六、七包至十二、三包的炭,像這樣的炭窯只比一張榻榻米略寬一些,頂多只到成年人的胸部那樣高。

    金田一此刻見到的就是這種炭窯,看來似乎剛燒好木炭,窯內不斷有整條的木炭往外丟。金田一急忙跑到窯旁,從狹窄的窯口彎腰向里面望,窯里有個用毛巾包住頭部的男人,正在蹲著收集木炭碎片,雖然他正在做最后的收拾工作。

    “喂、喂!”

    金田一對著炭窯向里面叫喚,那男人嚇了一跳,在昏暗窯洞中回過頭來。

    “我有事想請教你,能出來一下嗎?”

    那男人在里面收拾了一下,不久捧著一個盛滿碎炭的簍子,從窖內爬了出來,手和臉都被炭灰弄得黑黑的,只有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

    “什么事?”

    “你是什么時候點火燒這些木炭的?這一點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據實回答。”

    在鄉下只要一有奇怪的事,馬上會傳遍全村,像這個身材不高、相貌平凡,穿著一條皺巴巴長褲的青年是鼎鼎有名的大偵探,昨天已傳遍全村,因此,燒炭的男人略帶不安地扳著手指頭回答:

    “這個窯是二十五日傍晚點火的,絕對不會錯,我記得那天正好是一柳先生舉行婚禮的日子。”

    “燒炭的木材什么時候堆入窯內?”

    “是前一天,也就是二十四日,不過當時只推了一半天就黑了,第二天傍晚再把剩下的一半推入,然后就點火開窯。”

    “這中間有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事?”

    “二十五日傍晚點火之后,因為下了一場大雪,當晚我又來回巡視了幾次。嗯,對了,我聞到了好象是皮件燒焦的味道,我想大概是有人把死貓或什么東西丟了進來,后來有人把破衣服和皮鞋丟到煙囪里,喏,你看,我把那些東西清出來丟在那里。”

    衣服幾乎已完全走樣,皮鞋雖已碳化,但仍保持原狀,金田一用拐杖前端撥動了一下,問道:

    “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可以,但是里面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金田一褲管拖地,彎腰進人窖內,在昏暗中摸索,不久突然大叫一聲。

    “喂喂!”

    “什……什么事?”

    “哈、哈、哈!大家都在模仿我的口吃,對不起,麻煩你去一柳家把探長請來,好嗎?如果有刑警或警察在,也一并請來,對了,順便再帶二、三把圓鍬來。”

    “先……先生,里面有什么?”

    “馬上就會知道了,現在快去!”

    燒炭的男人飛快跑去,金田一黑著鼻尖爬出炭窯。

    “金田一,果真在這里……”

    銀造帶著驚疑的語氣說。

    金田一只是用力點點頭,依然沉默不語。

    但是對銀造來說,這已經足夠了,他沒再追問,金田一也一直保持靜默。

    秋日的晴空下偶爾傳來小鳥的鳴叫聲。

    炭窖內的秘密

    不久,探長帶著肩扛圓鍬的三個警察和刑警一起趕來,大家的神情都顯得驚訝,而且呼吸急促。

    “金田一先生,有什么發現呢?”

    “探長,請將窯底挖開,里面埋著一具尸體。”

    “尸體……”

    那個燒炭的男人立刻發出山羊般尖叫。刑警和警察看也不看他一眼,想馬上進人窯內,銀造立刻制止他們。

    “慢一點,這樣很難挖開,喂,這座炭窯是你的嗎?”

    “是的。”

    “我們必須敲開窯壁,多少錢事后我會補貼你。”

    “那倒沒關系,真想不透,怎么可能有尸體在里面呢?”

    燒炭的男人一副哭喪的表情說。

    刑警和警察馬上開始敲壞魚板形的窯壁,因為是用黏土砌的,三兩下很容易就敲開了,陽光立刻照入窖內,刑警和警察們立即跳進窯內。探長、金田一和銀造從上面俯視著眾人用圓鍬挖掘的動作。

    不久,隨著泥土被挖開,果然出現一條男人的腿,一條顏色惡心的腿。

    “嘿,還全身赤裸著呢!”

    “金田一先生,這到底是誰的尸體?和這次事件……”

    “別急,先看看再說,馬上就會知道了。”

    尸體看起來是仰躺著,削瘦的腹部和胸部出現了,一見到胸口,刑警再度大叫起來。

    “這是先被殺再埋葬的,你們看,胸前有這么深的傷口。”

    “什……什……什么?”

    這次輪到金田一發出驚訝的聲音,還當場跳了起來。

    “金田一,這男人不該被殺嗎?”

    “我……我……我只是沒想到。”

    “快把臉部挖出來。”

    就在探長下命令的當兒,尸體臉孔四周的土很快被挖開,就在那一瞬間,刑警又發出驚呼聲。

    “探長,你看,臉上有一條大傷疤,是三指男人!”

    “什……什……什么!”

    探長拉長著臉望著尸體,眼珠瞪得似乎要摔出來一般。不錯,尸體的臉從嘴唇右端到臉頰有一道縫合過的疤痕,好象裂了一道缺口似的。

    “金田一先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喔,對了,快把右手挖出來看看!”

    右手很快被挖了出來,但是探長、刑警和警察又不約而同發出驚叫,因為尸體沒有右手,右手自手腕處被砍斷了。

    “金田一先生!”

    “很好!探長,這么一來事情就可以解釋得通了,來,這包土產送你。”

    探長布滿血絲的眼睛狠狠盯著金田一,接著,低下頭看看金田一遞給自己的那包東西,那是金田-一直提在手上用手巾裹住的小包裹。

    “打開來看看吧,那是我剛才在貓墳找到的。”

    探長大概憑著用手摸的感覺也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他深吸一口氣,以顫抖的手指割掉麻繩,解開手巾,掀開油紙,里面出現手腕處被齊齊砍斷的男人右手,而且只有拇指、食指和中指三只指頭。

    “探長,這就是用來按出指紋的戳印。”

  如果覺得本陣殺人案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橫溝正史小說全集橫溝正史短篇集迷宮之門門后的女人女王蜂本陣殺人案獄門島八墓村犬神家族惡魔吹著笛子來夜光怪人百億遺產殺人事件化裝舞會臘面博士青發鬼惡靈島鷹巢海角慘案神秘女子殺人事件惡魔的彩球歌迷霧山莊古井奇談惡魔的寵兒獸人魔島幽靈男殺人預告白與黑真珠塔幻影怪人黑貓酒店殺人事件夜行鏡浦殺人事件,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配资平台哪个好专业天牛宝 兼钱的App有哪些 二分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甘肃今曰11选5中奖规则 20选5技巧 和讯股票 4887香港铁算资料开奖小说 海南飞鱼历史开奖 宁夏11选5谁有网站 急速赛车预测 上海哈灵百搭麻将群 腾讯分分彩开奖规定 江苏11选5有什么规律 必中三头六尾中特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点上证指数5年走势图 贵州快三稳定计划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