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挖貓墳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橫溝正史作品本陣殺人案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找出關鍵點

    白木靜子敘述的這段故事,帶給金田一和探長非常大的沖擊,不過兩人感受完全不同,事后他們才知道,白術靜子的這段話,其實隱藏著解決事情的重要關鍵。

    這暫且不談,兩人走出本內醫院后,各自陷入沉思,若仔細端詳,會發現雖然同樣是沉思,兩人的神情卻完全不同。磯川探長苦著一張臉,幾乎將所有的皺紋都擠出來了,而金田一的表情卻很愉快,而且一手扶住腳踏車,一手卻不斷搔亂發,由此可知他的情緒是何等的亢奮。

    兩人默默騎著腳踏車經過河邊,不久,來到通往岡村的筆直道路,這時,金田一突然叫住探長。等……等一下,探……探長。

    探長訝異地停住腳踏車,金田一轉進街角的香煙攤,買了一包櫻桃牌香煙后,順口問老板娘:

    “老板娘,要去久村只要順著這條路走就行了嗎?”

    “哦,是的。”

    “順著這條路……怎么走?不會走錯路嗎?”

    “沿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在同村外有個村辦公室,你到那里再問別人去山谷的一柳先生的家怎么走。一柳家是大宅邸,沒有人不知道,雖然要翻過山頂,不過只有這么一條路,應該不會迷路。”

    專注于編織的老板娘頭也不抬地說道。

    “謝謝你。”

    走出香煙攤,金田一的臉上浮現一抹難掩的喜悅。

    探長不解地看著他,他卻沒做任何說明,隨即跳上腳踏車,對探長說:

    “久等了,我們走吧!”

    探長思索著金田一剛才問香煙攤老板娘話中的含意,卻找不出有什么合理的解釋,只好跟在金田一的后面回到山谷的一柳家。

    這時,三郎已被抬進主屋的一個房間內,由隆二和趕來的F醫師進行急救。他的傷勢相當嚴重,后來還因此引發破傷風,有一段時間在生死邊緣中掙扎。

    當探長和金田一從川村回來時,三郎的傷勢剛好穩住,可以回答詢問,所以探長下了腳踏車后,馬上走進病房。不曉得什么原因,金田一并未和他一道進去。他一下了腳踏車,馬上抓住一個刑警,不知和他說些什么,刑警駭然地望著他。

    “這么說,要到久村去問?”

    “是的,辛苦你了,務必請你挨家挨戶仔細問,反正久村沒有多少人家。

    “但是探長他……”

    “探長那邊由我告訴他,這件事情很很重要,就交給你了。”

    金田一交給刑警的是剛才拿給白木靜子看的那個三指男人的照片,刑警將照片放入口袋之后,很不以為然的搖搖頭,騎上腳踏車往久村去。

    目送刑警離開后,金田一轉身回到玄關,這時銀造正在那里等著。

    “你不用聽三郎怎么說嗎?”

    “沒關系,反正探長會告訴我。”

    “你好象叫刑警到久村去,那邊發生了什么事嗎?”

    “是的,有一點事……以后我會告訴你。”

    金田一微笑著回答,并深深凝視著銀造的眼眸,過了一會,才滿意地嘆息了一聲。

    銀造很明白金田一已經度過了摸索期,正開始將推理和證據的積木一塊塊推砌起來,這一點從他的眼眸里煥發出來的光彩即可看出,解開事件謎底的時刻已經不遠了……

    “你到川村問出什么了?”

    “嗯,我有話告訴你,不過這地方不行,我們到對面去。”

    一柳家所有人都聚攏在三郎的床邊,飯廳里什么人也沒有,對金田一和銀造而言,沒有比此刻更好的地方與時機了。

    金田一接下來想說的事對他而言,是很痛苦的,他非常明白銀造對克子的疼愛與信任。把克子的秘密說出來,無疑會破壞了銀造的美夢,讓他的良心受到苛責,但是,不說出來又不行。

    銀造聽了果然非常震驚,霎時間,兩眼迷茫,一副像是被打怕了的狗一般。

    “金田一,這……是真的?”

    “我想是真的,因為白木靜子沒必要說謊,何況又有克子親筆寫的信……”

    “克子為什么不坦白告訴我,反而告訴朋友?”

    “大叔!”

    金田一十分同情地拍著銀造的肩膀。

    “年輕女性在許多事情上,對朋友比對親人更易于啟齒。”

    “嗯……”

    銀造看起來似乎深受打擊,沉吟了很長一段時間,然而他是個不會永遠拘泥于一件事的人,于是,很快就又打起精神抬起頭問道: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依照這種說法,那個T……田谷照三就是兇手了?”

    “探長好象這么認為,白木靜子也是這么認定。”

    “他就是三指男人嗎?”

    “不是,我預料可能需要指證兇手,因此身上帶著三指男人的照片,可是白木靜子一口咬定不是這個人,探長因此又鉆進牛角尖,正愁眉苦臉不知如何是好呢!”

    金田一率真地笑了,銀造不解地看著他。

    “金田一,那你的看法呢?你認為那人和這次事件無關嗎?”

    “不,那人和這次事件有非常重要的關系,啊……有事嗎?”

    女仆阿清從紙門縫往內窺視,聽到金田一的聲音慌忙將臉往后縮。

    “對不起,我以為小姐在這里。”

    “鈴子不在這里,喔,你等一下。”

    阿清被金田一叫住。

    “我有件事想請教你:婚禮之夜在偏院喝交杯酒時,參加的人是不是只有村長夫婦、隱居老夫人和二房的良介夫妻?”

    “是的。”

    “當晚隱居老夫人穿著有家徽的和服,后來是你收拾整理的嗎?”

    阿清很不以為然地回答:

    “不是我。”

    “那會是誰?”

    “隱居老夫人向來珍視自己的衣服,總是親自整理,絕不假手他人,不過這次因為發生那種事,可能沒有時間整理,那件和服還放在對面房間內。”

    金田一突然從榻榻米上跳了起來。

    “對面房間!你……你快帶我去看看!”

    由于他的動作太突兀,阿清起初愣了一下,接著感到有些害怕,她退后二、三步,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盯著金田一。銀造也驚訝地站起來,當他看見阿清難過的神情,立刻說:

    “你別擔心,我也陪你一起去,隱居老夫人的房間是……”

    “在這邊。”

    “金田一,你怎么啦?隱居老夫人的和服是否有什么問題?”

    金田一用力點點頭,深怕自己一開口又會口吃。

    果然如阿清所言,系子刀自那套有家徽的和服仍套在涂漆的衣紋竹上,金田一從外面仔細摸索衣袖,臉上突然浮現一種難以言喻的欣喜表情。

    “你……你……可以離開了。”

    魔術之謎

    目送阿清莫名其妙地搖頭離去后,金田一把手伸入衣袖內。

    “大叔,我已經清楚魔術的手法了。你看過魔術師把手表放在箱子里,手表會消失,然后魔術師從觀眾的口袋里找出手表這種魔術表演嗎?事實上,誰都知道那位觀眾是魔術師的搭檔,手表原本就在他的口袋里,換句話說,手表有兩只,重點是舞臺上的魔術師假裝將手表放入箱子里,如何藏起手表而已。我已經找到兇手所藏的手表,看!就在這里。”

    金田一的手從衣袖內伸出時,手掌上有一個雕刻著海鳥飛翔于波浪上的圖案的古琴弦柱。

    “這是……”

    銀造雙眼圓睜,呼吸急促,金田一微笑地說:

    “我不是說過嗎?這是魔術手法,而且是最基本的手法,那天晚上……啊,請進。”

    銀造一回頭看見身穿長袖和服的鈴子帶著畏怯的眼神站在回廊。

    “鈴子,你來得正好,我有話問你,這是那張古琴的弦柱嗎?”

    鈴子怯生生地走進來。望著金田一手上的弦柱,默默頷首。

    “那張琴有一個弦柱不見了,是什么時候不見的?”

    “我不知道,但是這次拿出來時,就發現不見了。”

    “琴是什么時候拿出來的?”

    “新娘來的那夭,那天早上從儲藏室拿出來時。結果發現.有一個弦柱不見了,所以才用我練習琴的弦柱暫代。”

    “這么說琴是放在儲藏室?任何人都能進入那間儲藏室嗎?”

    “平日并不是任何人都能進入,那天是因為新娘進門,從儲藏室里搬出各種物品,因此門一直是敞開的。”

    “那表示大家都能自由進出了?”

    “嗯,因為像盤子、碗、坐墊、屏風之類的東西,都需要從里面拿出來。”

    “謝謝你,你很聰明喔!對了……”

    金田一將手溫柔地放在鈴子的肩上,微笑地凝視著她的眼眸。

    “你為什么老是去祭那只貓呢?”

    依照金田一的說法,當時他做夢也沒想到這個問題會問出那么重要且有意義的事,他只是想知道這智能發育有些遲鈍的少女,心中究竟隱藏著什么樣悲傷的秘密,使她每夜都在貓墳附近徘徊。

    然而這個問題卻使鈴子的神情變得有些畏懼起來。

    “你指的是阿玉嗎?”

    “嗯,你是不是對阿玉做過什么不好的事?”

    “沒,沒這回事。”

    “那又為什么呢?鈴子,阿玉是什么時候死的?”

    “婚禮的前一天早上。”

    “哦,你在第二天早上埋葬阿玉,是不是?”

    鈴子沉默不語,忽然啜泣起來。金田一和銀造互望一眼,然后仿佛想起什么似地急促地說道:“鈴子,阿玉不是在婚禮當天早上被埋葬的,對吧?你一直都在說謊對嗎?”

    鈴子哭得更厲害。

    “對不起,可是阿玉太可憐了,她自己一個人在冷冰冰的墳墓里太可憐了,所以我將她放在箱子里,藏在壁櫥內,結果……大哥被殺了……”

    “嗯,大哥被殺了……那又怎樣?”

    “我開始感到害怕,因為三郎哥曾經對我說,死貓放久了會變成妖怪,會有不祥的事件發生……所以我感到很害怕,又趁著大家為大哥的事慌亂一團的時候把阿玉埋葬了。”

    這就是鈴子可憐的秘密,也就是這個秘密使她苦惱不已,以致于變成夢游患者。

    “鈴子,這么說,在舉行婚禮時,甚至你大哥發生慘事時,放阿玉的箱子還一直在你的房里。”

    “對不起,如果我說出來,媽媽一定會罵我的。”

    “大叔!”

    金田一忽然離開鈴子的身旁,馬上察覺自己的行動太突兀。

    “鈴子,別哭了,你都已經坦白說出來,再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來,擦干眼淚到那邊去,阿清剛才在找你。”

    鈴子邊拭淚邊從回廊走開,金田一馬上抓住銀造的手臂。

    “大叔,走吧!我們到貓墳去看看。”

    “可是……”

    金田一不等銀造說完,拖著臟污的褲管快步跑出玄關,銀造只好在后面緊追。

    兩人很快就到了位于庭院角落的貓墳,幸好昨天早上挖墳用的圓鍬還丟在這里,金田一拿起圓鍬立刻挖掘。

    “金田一!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叔,那位姑娘天真無邪的謊言把我騙了,事實上,命案發生時,貓的棺材有在鈴子的房內。”

    “所以兇手在墳墓里藏了些東西,是嗎?可是,昨天已經挖過一次貓墳了。”

    “是……是的,所以這里現在是最安全的藏放處。”

    小墳墓很快就被挖開,出現一個白木箱,箱蓋昨天被打開過,釘子已松開,因此能輕而易舉地揭開箱蓋。箱里那只可愛的貓尸體被鈴子費心準備的絲被裹著。

    金田一用木棒戳了絲被一下,立刻彎下腰,從絲被下抓起一樣東西,那是個用油紙包住,以麻繩綁成十字結,大小像小貓樣的東西。

    銀造不禁瞪大眼睛,他確信昨天貓墳里根本沒有這樣東西。

    或許在他有生之年再也忘不了此刻的驚駭,事實上,在這件事之后,他又碰到更有沖擊性的證據,但再也沒有像此刻讓他感到害怕的了。

  如果覺得本陣殺人案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橫溝正史小說全集橫溝正史短篇集迷宮之門門后的女人女王蜂本陣殺人案獄門島八墓村犬神家族惡魔吹著笛子來夜光怪人百億遺產殺人事件化裝舞會臘面博士青發鬼惡靈島鷹巢海角慘案神秘女子殺人事件惡魔的彩球歌迷霧山莊古井奇談惡魔的寵兒獸人魔島幽靈男殺人預告白與黑真珠塔幻影怪人黑貓酒店殺人事件夜行鏡浦殺人事件,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哈灵麻将官网下载 大圣娱乐平台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300727 河南快3开奖时间 金佛论坛一波中特最准 配资炒股的账户 吉林快三合吉林快三走势图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吉林彩票11选五 免费精准8码中特公开1 上证指数走势图今天行情走势图 广西快三开奖app 如何在网上兼职赚钱 单机麻将推倒胡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一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