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小七作品集

酒小七作品集在線閱讀

酒小七,八零后,天蝎座,北方人。美食與美人同愛,奇文與奇事共賞。常嚴謹不足,詼諧有余。性情爽朗,不知憂愁。行事坐臥之間,亦多感慨,行諸筆墨,付諸晉江。其溫和寬厚出于其智商之局限,其從容不迫源于其志向之渺小。其作如其人之冥頑,其人如其作之癡憨。人皆言此人常出沒于不正常人研究中心,未知真假。已出版 《老婆跟我回家吧》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又名《閃婚》) 《名草有主》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又名《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已完成 《浪花一朵朵》 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老婆跟我回家吧》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又名《閃婚》) 《穿越的孩子像根草》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家有穿越男》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重口味》原創-言情-現代-愛情(出版名《不是冤家不相踐》) 《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出版名《名草有主》) 《皇后無德》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陛下請自重﹨陛下請淡定》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宋若谷你這個變態我喜歡你》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調笑令》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方薔》原創-言情-古色古香-愛情 已完成的短篇 《你愛我么》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我累了》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小屁孩,你終于開竅了》原創-耽美-近代現代-愛情 《見色起意》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小胖》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殤》原創-言情-近代現代-愛情 已鎖 《穿越的孩子像根草》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一個宮女的八卦》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新詞強說愁》隨筆 《悄悄愛上你》隨筆

推薦作家

酒小七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0本
  • 浪花一朵朵

    作為一個游泳運動員,唐一白光是靠臉就征服了廣大人民群眾,并因此獲封“泳壇男神”的稱號。每天,都有數不清的粉絲跑到他的社交媒體里留言叫他“老公”,哭著喊著要給他生“猴子”。有一天,唐一白發了這樣一條微博:請大家不要再叫我老公,我是有老婆的人了。兩人一狗來到離家不遠的一個寵物公園,這里貓貓狗狗很多。二白的脾氣好,從不招惹是非,因為做過絕育手術,也不近女色,整天只知道傻吃傻玩。云朵把網球扔出去,它高高興興地撿回來,放在地上等著她再扔。唐一白撿起網球,“嗖”地一下扔出,小小的網球像一顆飛逝的流星一樣奔向遠方的小樹林,轉眼間不見了蹤影。二白望著網球消逝的軌跡發呆,背影那個蕭瑟啊。然后它突然轉過頭,委屈地看著云朵:看不到了!云朵囧兮兮地看一眼唐一白。唐一白只好帶著二白踏上了尋找網球的征程。云朵留在原地,摸出手機和程思琪聊天。云朵:不小心看到男人的裸-體怎么辦…程思琪:看情況。身材好嗎?…
  • 調笑令

    鄭少封聽了皇上的親切教導,低調地來了。來之前他給唐天遠寫了封信,提醒他好好迎接兄弟。唐天遠正在策劃一場戲,恰好缺個群眾演員,得了,就你吧。反正軍事系統和行政系統相互獨立,鄭少封在銅陵縣小小地露個臉,不影響他繼續在安慶當差。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唐天遠搞這么一出,實在是一箭多雕的好買賣。第一,不得罪上官不招惹地頭蛇,就把殺人犯給處理了;第二,成功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可以用錢來收買的貪官,與敵人打成一片;第三,本來嘛,唐天遠在明對手在暗,此舉之后,他給那些疑神疑鬼的涉案人員立了一個明亮又耀眼的靶子,而他自己則站在了靶子的對面。現在,變成了敵人在明他在暗。這些譚鈴音都不知道。她現在只想和偶像多交流交流。這可是唐天遠啊!唐天遠看著譚鈴音那副癡呆樣子,他覺得心理怪怪的。譚鈴音對鄭少封的敬仰,至少有一半是源自于“唐天遠”這層身份,而另一半則是鄭少封的仗義相助,但這也是他唐天遠的計策。也就是說,譚鈴音的花癡其實是指向他唐天遠的。這讓唐天遠多多少少有那么絲難以壓…
  • 南風入我懷

    她的球路突然變得綿密又凌厲,一下子把小烏克蘭打亂了。陸笙連下六局,贏了這一盤。不光贏了,因為是連著贏的六局,她還送了對手一個“隱形零蛋”。最后一局結束時,小烏克蘭的情緒已經不太對勁了了。她狠狠地把球拍砸向球網,仰頭怒吼一聲,發泄情緒。“像人猿泰山,”李衛國不厚道地打趣一句,接著對南風說,“前面所向無敵,后面迎頭痛擊,這樣的心理落差太大了,真可憐…我說,你覺得陸笙會不會把這種心理上的攻擊也考慮在內了?”…
  • 穿越的孩子像根草

    一個人發現了上司的秘密,本來就是一件被上司忌諱的事情,更何況,她發現的是上司本來就不存在的“秘密”,并且她的上司似乎并不認為這秘密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也就是說,她八卦了他的上司,而且是當面地、理直氣壯地八卦…蘇念念這幾天都聲稱自己得了傳染病,不能見人。當然了,似乎除了風凈鳴,她誰都能見。這日,寧璧玄吃過午飯,便來探望她。蘇念念正趴在桌子上和一只燒雞搏斗,聽到外面有人進來,擦擦了嘴巴便“嗖”地一下躥到了床上,拉過被子蓋上,然后蹙眉呻 吟。寧璧玄一邊往里走一邊搖頭笑道:“不用裝了,是我。”蘇念念從床上坐起來,說道:“嚇死我了。”洛姐姐被她突然其來的興奮搞得莫名其妙:“你說這個葛粉啊…這是我一不小心發現的…”“姐姐你就不用謙虛了,我知道你也是穿來的,我來自公元2009年,你是從哪個年代穿來的?”…
  • 多情應笑我

    芳洲的腦袋探出窗外,對小元寶笑嘻嘻道:“小郎君,你這樣美貌,可曾婚配?不如,我給你介紹個好人家的姑娘吧?”她本意是逗他笑,哪知他的臉更黑了。林芳洲吐了吐舌頭,在大街上又不敢和他說太多話。回到府上時,林芳洲還是一頭霧水,沒想明白這小子到底生什么氣,她小跑著跟在他身邊,說道,“該吃午飯啦,你想吃什么?”小元寶沒去飯廳,而是一頭扎進書房。林芳洲尾隨著他走進書房,一下子跳到他的書桌上,盤腿坐著,抱著胳膊看他。小元寶坐在椅子上,倆人雖是面對面,她的位置比他高出不少。林芳洲彎腰,湊近一些,盯著他的臉看。…
  • 宋若谷你這個變態我喜歡你

    因為我喜歡你。這話我差一點脫口而出,終于在它跑到嘴邊時被我給咽了回去。我正不知道說什么好,卻見老六拉開門走出來,見到我,笑道:“等你半天不回來,原來在這呢!”我沒再理宋若谷,回到包廂。自那之后我就一直沒見到宋若谷,直到暑假。我覺得漂亮這個詞更適合用來形容史路,他小子是真漂亮,雌雄莫辯的那種美,眼睛大大水汪汪的,黑白分明;唇紅齒白,臉蛋又白又光滑…有的時候我會忍不住狼性大發捏他的臉,手感真的很好。我的大衣下穿了一件深藍色針織包臀連衣裙,黑色打底褲,棕色高跟短靴,脖子上掛了一件亮紅色佩飾。一身打扮不算顯眼但也還看得過去,史路摸著下巴品評了半天,總算滿意了。他還重點夸獎了一下我的腿…
  • 時光微微甜

    林初宴和向暖覺得咖啡廳不方便, 于是又換了個有包間的茶室。今天他們就在這里備戰。茶室裝潢風格不錯,簡約的仿古吊燈, 原木桌椅,桌上擺著綠植, 挨著門口有個屏風。向暖先花三千人民幣, 搞了一套貂蟬專用的吸血銘文。為了爭這口氣,她付出的代價有點大。林初宴說:“如果那人明天不用花木蘭呢?”向暖想了想感覺有點不能忍,“那我們就把他打進醫院吧…”陳應虎和他們連著麥,聽到這里,說道:“貂蟬solo很給力的, 就算那龜孫兒不用花木蘭, 用別的, 咱們也能吊打他。”“那是你…”在陳應虎嘴里,任何英雄都是給力的, 都可以玩出花來。陳應虎想了一下, 說:“我認為單挑是對你們有利的。”“怎么會,敵人有十八顆星。”“他的十八顆星, 是靠排位打上去的。”…
  • 家有穿越男

    這時,一旁的吳鈺突然說道:“未必吧,再過些時日,新利會有一個競標,如果競標成功,股價漲的空間會很大的。”趙靈似乎看到了曙光,但還是不太放心:“你怎么知道?”“紀元也參與這個競標,而新利是紀元競標成功最大的障礙。”趙靈泄氣:“可是新利的老總都死了,它的新掌門據說是一個叫什么Luis的人,現在還沒露面呢!”吳鈺若嘆了口氣:“說不準吧,事在人為,何況,他們不是又有新的掌門了嗎。”于是吳鈺的感嘆又遭到了馮諾諾的鄙視。…
  • 陛下請自重

    為了防止有人拿著贓物來換錢,凡是內宮流向外的東西,都要有各宮主子的首肯,寶和店才接受。雖然這些東西在皇宮里受嫌棄,但在外頭銷路很好。后來,寶和店就不只經營皇宮中的東西。南來的北往的,有什么稀奇玩意兒,你都可以放在這里,讓他們給你賣出去。這就有點像當鋪了。有的太監不厚道,賣東西的時候撒謊說是宮里的,有些買主眼力好,不會上當,有些就會多花計幾成的錢,就為了圖這物件的來頭。寶和店的門臉兒在外邊,但是庫房在紫禁城里頭。內宮的主子奴才們也可以來寶和店買東西,只不過由于里頭的東西都不好,所以鮮少有人來。田七也是沒辦法了,想淘換個討巧的物件兒博皇上一樂,也不指望一定能找到,反正無事可做,先翻翻看吧。你還別說,這一翻,還真讓她翻出好東西來了。…
  • 隔壁那個飯桶

    喬風現在已經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淡然了。反正已經夠怪異了,不在乎更怪異一點。他彎下腰,唰唰唰,三下五除二,把兩個褲腳都挽了幾圈。藍衫黑線,“誰讓你挽成這樣的?你是要去插秧嗎?!”他一愣,“我要去上課。”藍衫擺手,“放下來重新挽,要那種九分褲的感覺,懂不懂?”“懂了。”九分褲當然就是九分的長度啦,這有什么不懂的。喬風把褲腿放下來,唰唰唰,重新挽上差不多整個褲子百分之十的長度。藍衫更無語了,“你這樣連插秧都會被嫌棄好不好!”喬風覺得藍衫的要求太苛刻了,他直起腰,在鏡子前轉了兩圈。此刻鏡中的帥哥竟然同時兼顧了文藝青年和*青年的氣質,堪稱神奇。當然喬風自己是沒有感知到這一點,他對穿著的適應程度向來高,只要不是裸奔,基本上都能忍。他點點頭,“我覺得這樣還行,我們走吧。”…
  • 重口味

    我把削得基本上只剩下核的蘋果遞給錢唐,小心翼翼地問他:“錢唐,你…還疼嗎?”錢唐接過蘋果,嫌棄地打量了一下,這才勉為其難地啃了一口。他聽到我問他,挑了挑眉,答道:“你給我揉揉就不疼了。”我老臉一紅,“流氓!”算了,他還知道開玩笑,看樣子應該問題不大吧?錢唐掀起眼睛看我,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兒讓我很是心虛,“也不知道是誰流氓,往那種地方踢。”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會這么說。我錯了還不行嗎…
  • 皇后無德

    作為內閣首輔的嫡親孫女,葉蓁蓁被塞給皇帝當大老婆。大婚當夜,她一不小心把這個在朝堂上威風八面的少年天子踹下龍床。后者當晚干脆歇在某寵妃宮中。早就看你不順眼了!這是雙方的心聲。從此,給皇帝添堵就成為皇后的日常工作之一。總之這就是兩個高智商低情商的二貨湊一塊磕磕絆絆過日子的故事紀無咎一夜未睡。他一遍遍地想著他和葉蓁蓁之間的對話,想著昨夜兩人的軟語溫存。所有甜蜜歡愉,現在看來,都成了絕妙的諷刺。最諷刺的是,他竟然開始擔心她。一個女兒家家的,只帶了一個與她一般年紀不中用的太監,出了門,民間的一應人情俗事他們兩個都不懂,若是有人欺她騙她,怎么辦?若是遇到歹人,怎么辦?…
  • 名草有主

    我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酒,而是被抱得更緊,緊得我都有點喘不過氣來了。我只有嗚嗚地低哼著,發泄我的不滿。這時,有一個很大的聲音突然說:“這首歌是送給沐爾的,從今天開始,我要正式追求她。沐爾,你已經答應我的追求了,對不對?”我覺得似乎有好多人在看我,于是我艱難地抬起腦袋,沖周圍的觀眾嘿嘿地笑了笑。突然,我被人從沙發上拉起,然后那個人拉著我飛快地走出了包廂。我腳步虛浮地被他拖著走,等他停下來的時候,我直接撞進了他的懷里。呃,這個味道好像有點熟悉。我以為我會憋死,然而我被放開了,呃,貌似只有嘴巴和后腦勺被放開,腰上還被攬著,依然勒得我呼吸困難。我突然感覺胃里一陣難受,一個沒忍住,哇地一下吐了出來,呃,好像吐在了誰的衣服上…頭頂上一個聲音響起,“跟我接吻就那么惡心?”我掙扎著,“嗯,我難受。”…
  • 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鐘原坐在電影社的會議室里,面帶微笑地耐心聽小杰訴說著角色分配的難處,她要表達的中心思想就是,主角都已經定好了,鐘原麻煩你就將就一下演演配角嘛,配角也是很重要的角色啊,大不了給你加戲…鐘原聽完小杰的話,淡定地說道:“好吧,你們按原計劃進行,就當我沒來過。”鐘原話一說完,小二首先坐不住了,拉著小杰私下里商量了很久,也沒商量出個結果來。小二希望鐘原能替換下蘇言,而小杰則堅持捍衛蘇言的地位不動搖。倆人從N個方面做了分析,最后還是僵持不下。這時,沉默了很久的蘇言發話了,“這部電影我可以提供冠名贊助,你們的設備也該改進一下了吧?…
  • 含光/救命!我買的機器人成精了

    她默默地看著那導購。你們這的熊貓,有點無賴啊…導購有些意外,“可能,它比較喜歡你…”說著,蹲下-身把熊貓摘下來。剛放好,它又跑出來了,追著何田田不放,再次抱住她的腿。何田田怎么抖腿也抖不掉這小家伙。導購很尷尬,汗都下來了,她又過來把小家伙摘下去。等到熊貓第三次抱住何田田的腿時,導購直接關掉了它。何田田哭笑不得,一扭頭,恰好看到含光牽著嘴角,眼里全是笑意。她一瞬間想通關竅,怒道:“是你?!…
  • 冰糖燉雪梨

    棠雪和黎語冰是青梅竹馬,兒時的棠雪經常欺負黎語冰,黎語冰敢怒不敢言。小學畢業時,在黎語冰的刻意安排下,兩人走散,一別六年,到大學時意外重逢。 長大后的黎語冰今非昔比,再遇棠雪,想到兒時種種恩怨,一時意氣難平,決定對棠雪展開打擊報復……本書保持了作者一直以來的風格和水準,文筆簡潔利落形象生動,情節幽默搞笑且合乎邏輯。題材別開生面,細節豐滿真實,思想積極正能量。與此同時,感情戲與事業線的篇幅分配科學合理,情節上的推進起伏有度,富有層次感,非常引人入勝。黎語冰抬頭一看,棠雪正撐著一把紅色的傘,立在雨中望他。  他果斷地把書包一扣,重新背回肩上,冒著雨跑向她。  冬天的雨夾著風,灑在他身上,臉上,頭上。  棠雪看到他跑近,她舉著傘的手臂抬得高了一些,以適應他的高度。  黎語冰走進她傘下時,面不改色地順手接過她手里的傘。接傘時他的手習慣性地去找傘柄,便虛虛地攏住了她的手背,乍一看像是整個兒用自己的手包裹住她的手。  他的掌心火熱干燥,無意間擦碰到她手背上細膩光…
  • 老婆跟我回家吧

    我有些惱怒,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駁他。他總是有他的理由,而且每次他干了壞事之后,說的話又總是讓人感覺他其實確實做得很正確…這人真是可恨又可可怕啊…江離看到我有些動搖,于是又說道:“你有我這么個老公還不知足嗎?我有車有房,父母開明,一表人才,這是硬件條件。我不抽煙,喝酒也少,而且沒有不良嗜好,這是軟件條件…你承認不承認?”我猶豫著點點頭,好吧,這些我承認我低下頭,心里有一些難過。原來江離是不在乎的,他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他抱著我,就像抱著一只受了驚嚇的貓,從容而自然。他不會喜歡我的,他喜歡男人。可是,我好像有一點點喜歡他了……
  • 陛下請淡定

    這臭小子現已不是御前的紅人了,孫蕃心想,今天定要好好出一口氣。田七看到孫蕃帶人向她走來,于是毫不猶豫地拔腿飛跑。孫蕃便在后面狂追,“臭小子,你給我站住!”田七腳力不快,跑不過一群男人,她抱著盒子正不知如何是好,恰好看到街角處一個熟人,鄭少封。于是田七跑過去拉起鄭少封的手腕,“快走!”鄭少封很興奮,敲著桌子要唱歌。紀征和唐天遠都沒攔他,田七根本沒聽到他唱什么,但也跟著瞎哼哼,一時兩個醉鬼大著舌頭胡言亂語,另兩個清醒的還在慢悠悠地淺飲低酌。今夜月色很美,紀征已經讓伺候的人都先下去,只余下周圍的十幾盞美人燈,靜靜地看著他們歡飲。鄭少封捏著一根筷子,兩眼發直,他突然說道,“我爹老罵我。”田七答,“我巴不得我爹從地底下爬出來罵我一罵。”鄭少封又說,“我娘老數落我。”田七答,“我巴不得我娘從地底下爬出來數落我。”鄭少封:“我兄弟都比我強。”田七答,“我巴不得我兄弟從地底下爬出來…”鄭少封打斷他,“怎么你全家都住地底下呀…”…
  • 南風入我懷

    南風入我懷番外結局,如果這條路,你不能走下去,那么,讓我成為你。——陸笙 Strong is beautiful.——南風是的,南風。 中國迄今為止最有天分的網球運動員,去年橫空出世,四大滿貫中有三次進了八強,刷新了中國網球男單的最好成績,今年初更是在澳網中殺入決賽,惜敗于衛冕冠軍勞倫斯。 雖然只是屈居第二,但這也是全亞洲迄今為止的最好成績了,說他創造了歷史,一點也不為過。更何況,南風今年只有二十歲,他的職業生涯還很長,許多人預言他以后一定能拿大滿貫獎杯,連他的對手都如此評價他。 總之,這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巨星。運動員的身體素質都很好,很少有體虛畏寒的。陸笙感覺自己練了幾年網球,現在越來越不怕冷了。 徐知遙見狀,伸出爪子道,“師妹我也冷,你幫我暖。” 陸笙猶豫了一下,輕輕點點頭,只是她“好”字還沒說出口,南風卻搶先一步握住徐知遙的手。他輕飄飄地掃一眼徐知遙:“師父幫你暖。”第一局第一球,一個無懈可擊的ace球,像一把重錘一樣狠狠打壓著陸笙的氣勢。 李衛國擰起眉,略帶憂心地對南風說,“不行,那個小烏克蘭太猛了,陸笙不會第一球就被打懵了吧?”這種情況在賽場上并不少見,通常發生在那些心理素質差、比賽經驗少的球員身上。李衛國覺得陸笙很符合這兩點。 南風卻斬釘截鐵道,“陸笙沒那么弱。” 仿佛在印證他說的話,第二個球,陸笙穩穩地接住了,雖說由于對手的發球質量太高,她回球幾乎沒什么攻擊力,但到底是沒掉鏈子。…
  • 裙下之君

    荷花很水靈,顯然是剛剛摘的,花瓣粉紅色,一片一片圍在一起,像個粉色的拳頭。他已經把花柄折下去了,此刻手托著荷花,笑吟吟地望著她,“給你。”林芳洲愣了一下,莫名竟有些害羞。她是很喜歡花的,平常總是自己買花,很少有人給她送花。她接過那荷花苞,“謝謝。”“打開。”“啊?”“打開看看。”她有些奇怪,慢慢地把那粉色的花瓣一層一層打開,見那花蕊竟已被他弄掉,此刻端坐著花心上的,是一個小酒杯,酒杯里盛著清冽的酒液,此刻那酒液正隨著她的動作搖晃,搖蕩出一陣芬芳,酒香混著花香,飄進她的鼻腔里。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這樣一個小把戲弄得心里熱燥燥的。…
頂部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网上赚钱小项目 手机棋牌娱乐 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怎么利用网站赚钱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 街机电玩捕鱼安装 哈灵杭州麻将APP 查询股票代码 北京赛车pk10开户网站是什么 北京pk拾技巧教学 捕鱼单机免费 神来棋牌新版本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开奖 381818白小姐中特+开奖一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 蓝盾股份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