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如玉作品集

天如玉作品集在線閱讀

言情作家,江南人士,85后,2010年起開始在晉江文學城寫作。作品風格以輕松詼諧為主,大氣灑脫,積極勵志,深受讀者喜愛。代表作有《丞相不敢當》、《師叔》、大梁王朝系列等。作品風格以輕松詼諧為主,大氣灑脫,積極勵志,深受讀者喜愛。著有作品: 穿越小說:《韶華江山賦》《庶女要奮斗》《一個門客的自我修養》 古代言情:《娘子在上》《醬油女官》《公主出沒,群臣小心!》《新婦難為》《師叔》《丞相不敢當[1-2] 》《淡定啊,將軍》《一城春弄》 現代言情:《共君一醉》《Q戀合伙人》《何以星辰不滅》 靈異玄幻:《舞女將軍》《好的大王!》 偽科學:《我家有個上神大人》 番外集合:《子衿集》

代表作品失節事小,餓死事大》 《師叔

推薦作家

天如玉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3本
  • 一城春弄

    旁邊有人叫自己,師雨收回視線,看見著了大袖襦裙的喬月齡在自己身邊坐了下來。“喬姑娘?不想竟在這里遇見。”喬月齡笑得有些赧然:“陛下對城主未能親臨有些不快,但還是為代城主著想的,今日特地叫我來作陪,也是免得全場就你一個女子太過孤單。”師雨朝上方瞥一眼,笑道:“還是陛下想得周到。”說話間已經開席。殿外寒風凜凜,殿中談笑風生,此情此景,幾乎要叫師雨忘了嘉熙帝的目的,仿佛自己已經融入這百官之中了。她覺得嘉熙帝的表現越來越像是個合格的帝王,因阿瞻未至帝心不悅的恰到好處,開席后對她的態度也是拿捏地恰到好處。之前將她接近宮中那件往事已經叫人淡忘,如今他在暗暗擺正君與臣,國與藩的位置。這根本是場鴻門宴。不過有喬月齡在還是有好處的,師雨可以裝作只跟她說話,從而擋住了其他官員的勸酒和試探。嘉熙帝雖然在墨城失了手,但前幾日貴妃剛給他添了個小皇子,心情不壞,今日這酒宴也沒拖太晚,他還要看兒子去,隨便找了個說辭就走了。…
  • 好的大王!

    小溪忽然有種里外不是人的感覺。這兩個人也都是為她好,不過弄到這種劍拔弩張的架勢就讓她為難了。留在這里看著寧久微會尷尬,離開吧又怕成為惡靈之王的大補丹,想來想去實在猶豫,結果她嗚嗚啊啊半天,一個字也沒說出來。寧久微的口氣其實已經不太好,不過他為人冷淡,實在不容易察覺:“惡靈之王還對你窮追猛打,你覺得你能保護小溪?”“切,這個理由已經不成立了,因為我已經把惡靈之王收編了,你還有什么借口,一起拿出來說啊!”富家少爺怎么可能有讓人的時候,時安瀾把龍骨塞進圓筒,繼續毒舌:“你不如直接說你就是資深蘿莉控,不肯放過任何一個蘿莉,我還覺得可信點兒。”寧久微懷里一突,已經是震怒的跡象,連震魂木都不安分了。簡易連忙探出頭去:“淡定啊道長,你已經違背清修戒律了!”這話最有效,寧久微臉色一松,不再動怒。小溪怔怔地看著他的臉,伸手去撫摸他的眉頭,滑過他的眼角、鼻梁,最后覆在他的唇上。這張臉這么完美,居然是照著別人的樣子寫出來的,但這也不重要,因為神韻是無法復制的。他笑得時候微彎的…
  • 韶華江上賦

    關于風翌曾經做過南昭女侯面首之事,雖然西華國內沒什么大影響,但在天下其他國家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風翌成了百姓們茶余飯后談論的熱點,也成了各國王室嘲笑的對象。短短半月過去,風翌曾是南昭面首的事情已經傳遍各國,安寧兮又一次將自己關在儲明宮中苦思冥想。南昭如今已經與中周斷絕關系,別人嘲弄也大可不必在乎。可是西華不同,風翌更不同,若是讓風翌一直背著這樣的話柄,以后他還如何君臨天下?如何稱帝臨朝?楚業祈此時得到這個消息,竟是無形之中給她的復仇之路增添了許多障礙。安寧兮在殿中來回反復的走著,像是要理清現在的思緒。武之銳已經去了軍營任職,燕烙一人守在殿外,總覺得不放心。雖然每日送飯時間進去,見她似乎并無異樣,可是以前安寧兮最多將自己關在里面三天便會自己走出來,可是這次她已經將自己在殿中關了整整五日。燕烙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違背安寧兮的吩咐直接進去看看,郎清夜一身朝服,從一邊的回廊上緩緩的走了過來。“見過丞相大人。”燕烙等郎清夜走近,向他矮了矮身子,行…
  • 一個門客的自我修養

    正好,拿趙重驕做擋箭牌,一箭雙雕,要發火就去找他好了。易姜這是公報私仇。 恰好陸陸續續有人獵著獵物回來了。這是個獻殷勤的好機會,少年郎們紛紛將獵到的好東西送給心儀的姑娘,四周鬧哄哄的。 趙太后見公子溟臉色不佳,便叫易姜也下去看一看,離他遠一些。 易姜下了高臺,去了圍欄邊,哪知公子溟又跟過來了。 “桓澤先生若執意如此,那我也不強求了,不過你別后悔。”遠離了趙太后,他說話也沒顧忌了,指了一下前面笑鬧的少年少女:“女子要做女子該做的事,若忘了自己的身份,最后便連該得到的也得不到了。” 易姜皮笑肉不笑:“那公子溟的意思是我該悉心打扮,等著男子來送一個獵物,而不是為趙國出謀劃策,除了將趙國當做獵物的獵人?” “就憑你一個女子?” 廳門外傳來腳步聲,云陽夫人抬眼望去,臉上的笑容又深了一分,從席間起身道:“易夫人可算來了,一直邀你相見都未能如愿,今日我只能貿然登門了。” 易姜穿著雪白的深衣,烏黑的長發束在腦后,淡施粉黛,一雙蘊著笑的眼睛水靈靈的動人,向…
  • 專屬

    吳翠珊多聰明一個人,立馬就明白她的意思了,“你是說把韓祖哲塑造成可憐的一方?”“差不多吧,從小吃苦,忍辱負重都可以。他長得就是個善良人的臉,也適合走這路線。”“我也這么打算過,可是他自己不樂意炒作啊,我也怕炒作太早限制了他的路線,對他以后的發展不利。”嘉語笑了笑:“我覺得從他剛才給我打電話時說的話來看,他也并不像是排斥炒作的樣子。”娛樂圈就是這樣,光鮮亮麗,一件接一件的事情層出不窮。其實炒作這種東西用多了就會形成習慣,有的明星一段時間沒有看到自己的相關新聞露面,就會想方設法折騰點事情出來,好的壞的都無所謂,只要博人眼球就行。如果宋卓希不是那么反感炒作,嘉語也許也會一個階段給他制定一套,她的房間里堆了很多娛樂圈揭秘的書籍,全是用來取經的。可惜宋卓希不給她機會施展。天氣越來越熱,再不怕熱的人也穿不住長衣長褲了。嘉語翻遍了箱子,找出的夏裝都是上學時候穿的。上次穿的像學生妹就被梅小寶嘲笑過了,她可不想再來一次,可是要逛街也沒時間。正郁悶著,梅小寶…
  • 女恩師

    白檀豁然抬頭,司馬瑨立在車旁,褒衣博帶,散發從容,衣襟還微微敞著,臉色沉郁如這晦暗的天色。那腦海里的人影一下就到了眼前,她呆若木雞。司馬瑨走過來,以為她詫異自己忽然出現,便解釋了一句:“本王經過宮城附近,便來接恩師一同回去。”白檀“哦”了一聲,跟著他上了車,簡直像是踩在了云上,腳下都沒了輕重。車中懸著燈火,司馬瑨坐定才看到她手中的瓷瓶,接過來看了看:“這是平羅散吧?恩師問陛下要的?”“貴妃給的。”白檀喃喃。“此藥甚烈,入骨三分。”司馬瑨扯開微微浸了血跡的棉布。白檀拎拎神,將藥倒上去,捂在他傷口上,沒想到他真疼得變了臉色,眉頭緊蹙了半天才散開。“一般叫人疼痛的藥都是良藥。”她趕緊安慰他。司馬瑨舒了口氣,忽然攬住了她的腰,抬起臉來:“恩師才是本王的良藥。”…
  • 新婦難為

    晚晴是文夫人的閨名,玉枝還是頭一次聽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文大人起身站定,聽了這話,終于向太夫人身后看了一眼。文夫人也終于放下了手中的茶盞,起身走了過來,在他面前站住,眼都沒抬一下,只是平平淡淡的說了句:“夫君一路辛苦了,沐浴用的熱水已經備好,飯菜也已備齊,夫君還是先去沐浴吧,稍后便可用飯。”文大人抿著唇盯了她一會兒,突然哼了一聲,“好得很,夫人做事一向周到,真是有勞夫人了。”說完轉頭向太夫人告了別,由一個小廝引著往住處去了。玉枝乍見文大人由剛才的好脾氣一下子變的冷冰冰的模樣,不由得吃了一驚,轉頭看了看其他人,卻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看來都早已習慣,連太夫人都一臉常態,只是念叨了一句:“怎么著也先喝杯媳婦茶啊。”玉枝忍不住心想,興許哪天這兩人和和氣氣的了,反而是不正常的了。那個人的確是福琴,懷里抱著一個小包裹,走路的時候有點躡手躡腳的意味,簡直像是在做賊一樣。玉枝心里好奇,又不能被她發現,只有跟著她躡手躡腳的走路,弄的自己也像是做賊一樣了。好在人沒有…
  • 庶女要奮斗

    陸甄手中盛水的瓢一下子掉在地上,眼神哀怨的盯著手中還剩一半的墨跡,喃喃自語:“消息走漏了,這下要被墨子整死了…”尹子墨此時的確是知道了陸甄去了秦府的事情,他原先是打算□生去請陸甄來商定一下具體開業的時間跟事宜,豈料陸甄不聽他的話就算了,還直接奔人家家里去了。尹子墨的權威被這么直接的挑戰了,他覺得相當的不爽。陸甄準備著開業,一直在找機會跟尹子墨商量一下,但是這個大股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樣,連續好幾天也找不到人。陸甄心想算了,他可能是太忙了吧。她心里急啊,但是只好等著。秦公子那邊又屢次三番的派人來請她去府上,陸甄相當的不愿意,但是多少還是又去了兩三次。第三次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尹子墨的馬車從柳家大門口緩緩的駛走了,她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要叫他停下,但是馬車已經走遠了。店鋪差不多要裝修好了,陸甄心里更急了,尹子墨又連續好幾天不露面,她一個人實在是沒有信心讓酒樓就這么開張。這著急的當口,陸甄只有繼續在尹悠跟何氏面前轉悠,順便攀攀其他高枝。…
  • 有失國體

    幼年時她被頑皮的男孩子們嘲笑說像個男兒郎,她一個個把他們揍趴下,昂著脖子道:“為什么說我像你們?怎么不說你們像我?”她從沒小瞧過自己是女子,過往這些年,即使受再多歧視也沒生出過“若我是男子該多好”的念頭。只在這次,她恨不能為男兒身,跨馬殺敵,再無阻礙。收了槍,已是冷月孤懸。她慢慢平復下喘息,轉身去了祠堂。她在里面待了整整一夜,在父母兄長的牌位前都燃起香,卻一句話也沒說,反而喝光了好幾壇的烈酒。天亮時她跌跌撞撞摸索回了房,倒頭就睡,醒來已是午后,洗漱收拾完畢,忽然對下人們說要回西北。老管家知道她這些日子在忙什么,從西北跟過來的家養老奴,哪能不明白她心思,送她出府時直抹眼淚,再三勸說:“女公子何必逞強,朝廷自有安排,您如今不是武官,貿然動作會被說成越俎代庖啊。”荀紹像是酒勁還沒過一般,朗然大笑:“就算以后朝廷追究問罪,此番我也要參戰,大不了一死,賺幾個魏狗陪葬方才痛快!”說完將披風緊緊系好,跨馬上路。…
  • 強嫁/娘子在上

    段衍之無奈的嘆息,娘子你到底是有多不想跟自己共處一室啊。已至深夜,天寒地凍。喬小扇是習武之人,倒不覺的多冷,只是擔心段衍之受不了,便悄悄往他身邊挪了挪,段衍之見縫插針,立即靠了過來,半點也不客氣,就差直接鉆她懷里去了。“相公似乎變了很多。”喬小扇突來的一句話讓段衍之心中一驚,抬眼看向她,喬小扇正盯著天上的星辰,只留給他一個柔和的側臉剪影。“娘子為何這么說?”“只是發現自從鴻公子出現之后,相公你就變了許多。”喬小扇偏臉盯著他,兩人近在咫尺,說話間呼出的霧氣在彼此眼前升騰。“相公似乎有很多心事,雖然表面看來與剛來喬家時并無多少差異,但也許連你自己也未察覺,你與過去相比,似乎懷揣了許多秘密。”段衍之張了張嘴,忽而笑出聲來,“我還以為娘子從未注意過我,如此看來,娘子對我倒是很關注。”喬小扇自然聽不出他話中的弦外之音,還以為他是轉移話題,頓了頓才又接著道:“我今日這么說并不是想要探聽什么,畢竟誰都有秘密,有些秘密會成為力量,有些卻只是負擔,若是相公心中的秘密已…
  • 廢柴的羅曼史/共君一醉

    陶然望了望天,望了望地,扮演了一會兒悲情女主角的角色,決定元神歸位,掏出了手機,熟練的翻出那個號碼,按了撥號鍵,這次沒有半點的猶豫,就直接撥出去了。手機里“嘟嘟”的忙音讓她心里一陣緊張,握著手機好半天才靠近了耳邊,等了一會兒,陶然有點失望,因為對方似乎沒有接聽的意思。也是,她那天那么沖動的跑過去跟人家表白,肯定是讓人家給嫌棄了。剛要伸手去掛斷電話,手機里突然傳來一聲“喂”,陶然驚了一下,趕緊放到耳邊,里面傳來江君一的聲音:“老陶?”陶然咽了口口水,“是、是我。”江君一在電話那邊沉默了一瞬,輕輕笑了笑,“怎么了?”陶然因為他這一笑放松了點,“老江,你上次說的那個心理醫生,我想見見。”江君一在那頭又沉默了一瞬,“好,我給你安排。”…
  • 八字不合,壓倒再說

    殿外忽然響起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隨即有兩個年輕將領身著盔甲,腰佩利刃,快步走入殿內。大臣們慌張無比,蕭靖面露得意之色。然而就在眾人手足無措之時,卻見那兩個將領單膝跪地,朝上方的安平行了禮:“末將參見殿下。”蕭靖和蕭竛齊齊怔在當場。焦老爺子朝二人仔細看了幾眼,差點沒驚叫起來,跪在左邊的可不就是他的寶貝兒子焦清奕!安平抬了抬手:“免禮,秦樽,焦清奕,何故擅入殿中?”秦樽抱拳道:“回稟殿下,城外有兵馬欲闖入城中,末將已下令落下城門。為保宮城安全,特率兵前來,護衛宮廷。”“哦,原來如此。”安平勾著唇角看向蕭靖:“別因這點小事而耽誤了正題,剛才皇叔說要如何傳達給父皇知曉來著?本宮沒有聽清楚呢。”“…”蕭靖的臉色鐵青一片,旁邊的蕭竛滿臉煞白,柔弱的讓人不忍多看一眼。…
  • 種仙

    “種仙種仙,你喜歡什么樣的男神?” “……我喜歡不重樣的。” PS:種(zhǒng)仙,種子的種。 穹窿陰沉,風掠如刀。龜裂的大地上飛沙走石,拍打過枯樹敗草,光禿的山石,發出咔噠噠的聲響,偌大的人間如今一片荒涼。 軒卿正在人間拔足狂奔,身上白衣血跡斑斑,雙腳踏過溝壑縱橫的地面,在身后揚起了一陣塵煙。 “站住!你他媽殺了老子的兒子還敢跑?”一個紫衣中年霍然從天而降,仗劍擋在他身前。涂山秀秀卻怎么也不肯走,絲毫沒察覺到曦光方才是在下逐客令,還纏著風衷的胳膊不肯撒手,最后被涂山九齡一招拍回原形,直接提回去了。 風衷對屋里的動靜一無所覺,雖然還維持著盤腿打坐的姿勢,卻早已閉起了雙眼。迷迷糊糊間,臉頰上忽然一冰,她猛地驚醒,就見曦光的黑衣近在咫尺,一手捏著什么貼在她的臉上。 她伸手一摸,拿到眼前,原來是塊青玉,這才反應過來:“這就是你說的那個能提升靈力的青玉?”“誰知道,青離那脾氣,我可懶得管他的事,不過看著倒是成雙入對的。”曦光攬了風衷的肩,攜著她繼續前行。 過了海,又經過湯谷,曾經的山谷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樹木遮掩,沒有了凡人們的住處,這里成了鳥獸聚集的樂園。 南面有大片大片的仙霧,纏繞在九座山頭之間,青丘比以往隱藏的深多了,大意一些根本瞧不見。 曦光語氣里帶了些笑:“涂山奉和秀秀倒是成了。”…
  • Q戀合伙人/噗上對了

     丫居然露胳膊了!裝在套子里的家伙居然先解紐扣后露胳膊!嚶嚶嚶,香港太好了,可以待著不走嗎?>_…
  • 舞女將軍

    大漠之地,到了四月才算真正的暖和起來,不過風沙還是很大。衛昭領著守云在坡地上席地而坐,守云負責打坐,他負責從旁指導。而至于一邊的狄光…他純屬來曬太陽的。“已經大半月過去了,柔然軍隊毫無動靜,是不是有些奇怪了?”守云雖然端坐著,卻仍忍不住將心里的疑惑提了出來。原本她將泉洲帶出來便做好了開戰準備,豈料對方竟毫無動靜。這實在古怪,更何況開始柔然便是準備要再度開戰的,丟了元帥不應該更加急著動作么?難道說少了元帥便群龍無首了?那起碼也得派人尋找吧。衛昭聽了這話卻不以為意,只是靜靜地瞥了一眼守云,便轉過頭去,繼續端坐。守云無奈,只好也跟著他繼續打坐,將體內真氣緩緩運行了一個小周天。“目下無塵,心中清明,來者自來,去者自去,何須憂慮?”衛昭輕緩的聲音在她耳邊娓娓道來,仿若最稱職的導師,用自己的方式將她領入修行之境。…
  • 丞相不敢當

    衛屹之向皇帝行過禮,在右首坐下,看她一眼,神情如常。 宴飲時,當然會有人問起作戰的事,衛屹之便將整個戰事過程說了,說到以樂聲傳遞消息時,惹來無數詫異之聲。 王敬之笑道:“古時有吹簫引鳳的傳說,樂曲便如話語,只是方式不同罷了。” 衛屹之點點頭。 司馬霆朝謝殊瞥了一眼:“若是我朝都用樂曲說話,丞相可第一個就聽不懂。” 謝殊這會兒才明白為何衛屹之會見到虎牙,心里想著事情,被他嘲諷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倒是太子替她解了圍:“人各有所長,丞相深藏不露,是我們無緣得見罷了。”衛屹之知道她還抵觸著,也不急躁,摟著她在艙中倚靠了許久,手只在她腰間輕揉,見她放松下來,才解開她腰帶。謝殊想說他,一轉頭唇就被他堵住了。他吻得細致耐心,仿若輕羽拂過,謝殊被安撫住,專心致志,很快便有些沉淪其間。厚厚的簾子遮著,艙內溫暖,但昏暗如同夜晚。衣裳不知不覺便被褪去,衛屹之拖過厚厚的大氅,讓謝殊躺在上面,人覆上來,耐心取悅她,生怕再讓她產生抵觸。…
  • 臨南/不可能喜歡你

    石青臨聽到這句嘲弄居然笑出了聲。涂南聽到笑聲立即盯住他,“如果不是看你現在有點誠意,你覺得我會在這兒跟你說這些?還浪費時間跟你解釋什么白土…”石青臨竟從這句話里聽出了一絲嬌嗔的意味,心頭劃過一股難言的感覺,又酸又軟,語氣都低了一分:“你是覺得我之前沒有用心?”“不止你,整個公司都不專業。”他接受批評:“對,所以我才更需要你。”涂南沉默一下,忽然問:“你跟誰都這么說話嗎?”“嗯?”石青臨很快反應過來,搖頭,“當然不是。”他其實挺會打官腔的,尤其是在投資方面前。至于其他人面前,一向就事說事。方雪梅拿著筷子抽他一下,“你懂什么,什么情趣時間久了都要黃!”涂庚山接了話:“你真是多慮,要是壁畫多的臨摹不過來才叫一直分隔兩地,那倒好了,那不到處都是文物了?臨摹是細,所以慢,只要不趕,她可以慢慢來,又不用一年到頭都待外面,你看她現在忙,那是徐懷在打磨她。”方雪梅被他說的啞口無言。…
  • 陷地之城

    “漢朝墓葬最喜歡搞壁畫,那個墓半點不符合漢朝墓葬形式,四壁光禿什么都沒有,怎么可能是漢朝的東西?”  言蕭的身上穿了件珍珠白的襯衫,卷了兩截,露出白藕一樣的小臂,她說話的時候沒有看人,隨意擺弄著桌上的玉璜,氣定神閑,自信已成氣場。  蒲佳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順著她的話問:“那你覺得是什么時代的?”  “往前推,至少在春秋之前,不出意外,應該是商周的東西。”  言蕭說完問她:“你這么關心這個干什么?”  “因為關隊一直想早點得到結果,整個隊就都很關心這個。”  “哦,因為關隊……”她斷章取義的重復。  蒲佳容臉有點紅,腳往門邊走了一步。他睡著時很迷人,低著頭閉著眼睛,側面看突出的眉骨連著高挺的鼻梁,唇抿成一線。  言蕭的手伸過去,剛想摸一下,又收了回來,臉轉向窗外。  感覺不太好,有點過于親昵了。  一根煙抽到頭,旁邊的人動了,言蕭轉回頭,關躍醒了。…
  • 失節事小,餓死事大

    一入幕僚深似海,從此節操是路人   萌文教主【天如玉】《娘子在上》后再刷萌寵下限,【天下同萌】系列直達爆笑沸點!   落魄民女求飯票,摸爬滾打成一品女官   交來使,平水患,除貪亂,定江南   平步青云也就算了,還染指了攝政王!看清楚,是攝!政!王!國民男神有沒有!   攝政王撫額:“都說女子無才便是德,愛卿,你真真是……太缺德了。”梁國已經亂套了。 自從崇光帝于半年前兩腳一蹬崩了之后,江山交給了未滿八歲的兒子,兒子交給了不到三十的皇后,朝政大權則交給了其十七弟晉王之后,梁國就亂套了。 說起來,梁國傳到這一代幼帝手上不過才第六代,正值鼎盛時期,只是先帝這一走,委實匆忙得很,一下子便引發了大動蕩。 先是邊疆外族蠢蠢欲動,接著國內以先帝親弟——吳王為首的幾位王爺因不滿晉王輔政而發動了叛亂。 眼看攝政王與文素就要到跟前,傅青玉終于抬眼看來,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蕭崢淡淡的應了一聲,腳下幾乎沒有片刻停頓便帶著文素跨進了院門。   文素有些不安,本以為上次留了信該解釋清楚誤會了,可不知為何,從下車到現在便沒看到傅青玉的好眼色,再加上剛才攝政王這樣的舉動……   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蕭端無奈的撇撇嘴,將他一路送到院門邊,而后便抱著胳膊倚門等候。   果然,不多時就見蕭崢又慢悠悠的踱了回來,見他就在門邊等著自己,臉色又是一陣不自然。   “咳,好吧,且聽聽你有什么法子好了。”…
  • 老玩物(我家有個上神大人)

    “這些痛苦算什么…總有一日,我會加倍償還給您,我的主人…”他的聲音斷斷續續,卻在密閉的空間里回響不散。 沈嵐猛地坐起身來,臺燈還沒關,她抬手抹了一下汗,大口喘了幾口氣,才算安穩下來。 手忽然被握住,她吃了一驚,轉頭一看,身邊側臥著太一,靜靜地看著她,似乎已經很久。 她忽然想起先前的夢境,掙開了他的手,轉身背對著他躺下。 兩個人都醒著,但誰也沒有說話。一直到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之久,沈嵐忽然說了一句:“太一,你真賤。” 身后的人沒有回應。 “大祭司那么對你,你居然還對她死心塌地,你真賤。”她忽然又輕輕笑了起來:“不過,我好像比你還賤…”…
  • 師叔

    師叔,有事嗎。鳳鳴九霄:師叔(晉江VIP出書版正文+師叔番外完結)晉江超人氣古言小天后天如玉虐心大作《師叔》華麗襲來,相愛相殺·虐戀情深·笑到流淚·痛到心碎,三大番外篇實體書首次發布!天殊門女弟子千青一不小心讓第一高手師叔天印走火入魔,不得不受罰隨師叔貼身伺候。然而這位俊雅倜儻的師叔,似乎卻對她另有心思,言辭溫柔,舉止曖昧,讓自認才色平平的千青無所適從。 從小心抗拒到情有獨鐘,千青終究淪陷于師叔的愛意,滿心甜蜜地以為手中所握的,是一份世人羨慕的幸福。 然而,事情的發展遠非千青所能預料。 陰謀、算計、利用、報復紛至迭來,而千青的身份,更是撲朔成迷。 謎底一層層揭開……年少輕狂的往昔,人心險惡的如今,一件件錯事,一次次誤會,將兩人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面對慘不忍睹的真相,千青與師叔天印之間,究竟是要愛,還是要恨? 一本《師叔》,一段虐戀,一曲斷腸情歌。作為武林大幫,天殊派極少有緊張兮兮的時候,更何況還是在吃晚飯的時間。 集合的大鐘敲了好幾遍,眾弟子匆忙趕至練武場內,個個脖子拉得老長,望向正殿那扇高高的大門。聽說幾位師父都已入大廳議事去了,連閉關久矣的師祖都被請出了關,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兒啊? 這一等,直至月華初上,殿門終于被推開,一人快步走出,藍衫隨風翻飛。他步下臺階,隔著欄桿高聲道:“大家都回去吧,沒什么事。” 眾人見來人是最受器重的大師兄靳凜,縱使懷疑也不敢多話,何況等了許久,肚子早餓了,能回去更好。于是紛紛行禮告退,潮水般四散開去。 靳凜視線朝下方一掃,一眼便瞧見那個隨著人流拼命朝外擠的人影,忙高聲道:“千青你留下!” 人影明顯地僵了一下,慢吞吞地轉過身來,原來是個女弟子,穿著跟靳凜一色的藍衫,月光傾瀉而下,映照出她訕笑的臉,不過瞬間便化作了愁云慘淡。…
  • 醬油女官

    原名,失節事小餓死事大番外。只手遮天的攝政王忽推新政 某女為謀生計,混水摸魚 結果一入王府誤了終身 從此節操成了路人→_→ 總結:就是一看似平庸的姑娘平步青云之際還釣得了一只強大攝政王的故事……梁國已經亂套了。   自從崇光帝于半年前兩腳一蹬崩了之后,江山交給了未滿八歲的兒子,兒子交給了不到三十的皇后,朝政大權則交給了其十七弟晉王之后,梁國就亂套了。   說起來,梁國傳到這一代幼帝手上不過才第六代,正值鼎盛時期,只是先帝這一走,委實匆忙得很,一下子便引發了大動蕩。   先是邊疆外族蠢蠢欲動,接著國內以先帝親弟——吳王為首的幾位王爺因不滿晉王輔政而發動了叛亂。   先帝驟崩,幼帝失怙,內憂外患,攝政臨朝……   一時間,“天下大亂”成為百姓口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匯之一。   晉王蕭崢受先帝臨終囑托,于國家危難之際毅然決然接手這般紛亂局面,受封為攝政王,年紀輕輕便擔當起總領朝政之重任,實乃大無畏,大智大勇,大大的英雄… 天下崢嶸出,亂世引風流。   女子,從來都不輸于人,所需的只是自我修養與時機。   梁朝前后數百年間是最為傳奇的一段時期,如文子衿、夏貞玨、文素這般的奇女子層出不窮。自古男尊女卑,然而歷史長河悠然壯闊,又有誰能堪透其中是否有更多驚采絕艷的女子被掩蓋以致不見。   文子衿任宰相不過一二載,文治武功斐然,留下的卻也只是個名號,更多的人從不知曉她本是女子。   文素卻是直接以女子之身出入官場,定天下,再攜手蕭崢勵精圖治,直接為后面的崇德盛世拉開了序幕。   其后陸續有女官入仕,或多或少的留下了不遜于男子的政績美德。   而待崇德皇帝與東德女王之女安平殿下登場,以一己之力力排眾議,謀定天下,腳踏山河,終成偉業,才算是將男尊世界里女子不輸于人的氣勢給推到了極致。   當然,那是后話了……
  • 風衷錄

    悠遠的天鐘聲傳了下來,但亡魂刺耳的哀嚎太過嘈雜,根本聽不清其中傳達的內容。涂山奉拍了一下涂山秀秀的背:“快去看看那些小客人,可別嚇著它們。”“啊,對!”涂山秀秀忽然想起了這茬,從云上躍了下去,提著衣擺往屋里跑。屋里的小客人們是五個黑乎乎的毛球,又小又軟,兩手一捧就能完全包攏在掌心里。地動山搖之前它們都在桌案上玩耍,正挪著圓滾滾的小身軀在桌案上蹦來跳去,忽然一陣搖晃,全都刺溜滑去了地上,摔在桌腿邊一個摞一個,“嘰嘰嘰”地叫喚。窮奇也在旁邊,肉爪一直揉著腹部,那里留著之前在郁途的結界上撞出來的傷,這一陣地動山搖,它也在地上滾了好幾圈,一下撞到桌腿旁,壓到了幾個小毛球,惹來它們一通啄。涂山秀秀進了屋就將毛球們攬在了懷里,五個窩在一起也不過就抱了個半懷:“別怕別怕,沒事了啊。”“嘰嘰嘰…”毛球們驚魂未定地在她懷里扭著身子,窮奇在揉被啄疼的鼻子。涂山秀秀忍不住伸出根手指在毛球們身上撫來撫去,這軟軟的絨毛簡直要把她的心都給融化了,雖然她到現在連這幾個毛球是…
頂部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股票注册开户 黑龙江十一选五推荐 中国炒股行情 湖北11选五走势图一表 海南飞鱼体彩手机版 青海11选5遗漏表 股票配资网速询金多多挂号 大乐今天透开奖 江西快3网上平台 股市走势分析 江苏快三同号推荐 北京pk10免费人工计划 够力排列5奖表长条下载 浙江6十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11056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