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四姐作品集

尤四姐作品集在線閱讀

現居上海,晉江原創網絡簽約寫手。代表作品:《鎖金甌》《臨淵》《浮圖塔》《禁庭》已出版:《臨淵》《禁庭》《紅塵四合》《鎖金甌》《宮略》。駝鈴鐺鐺,在大漠上回蕩。駱駝一搖三晃走過嘉峪關,終點是一座金碧輝煌的都城,叫長安。劊子手,說起來挺嚇人的行當,其實也為混口飯吃。溫家嫡女溫定宜年幼時,父親犯事,一夜之間,繁華崩塌,錦衣玉食的日子仿佛夢一場。全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她一個,被奶媽子救了出來。

代表作品金銀錯》 《禁庭》 《鎖金甌》 《寂寞宮花紅》 《宮略

推薦作家

尤四姐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4本
  • 舊春歸

    幸毋相忘尤四姐背負罪名的官宦之女與名動天下的燕王謀士在亂世硝煙中的生死虐戀。靖難之役,關乎天下大運,更關乎蘭杜毋望的人生命運。在這一場宏大的等待之中,明月先生能否御馬歸來?超越生死的愛情能否開出花來? 他道/對旁人狠辣又如何/我只這一顆心/只為你一人/不過傾盡我所有/唯死方休罷了 她低頭淺笑/既如此/得意也罷失意也罷/便陪你宦海沉浮/今生不棄不離毋望謙道,“我個閨中女子,哪里懂這些個,左不過人云亦云罷了,只是他有才華又異于常人,世人既心中傾慕,作什么還嫌他贓臭?可見人心俱是不足的,拿他當笑談而已。” 路知遙聞言眼神一亮,嘆道,“姑娘確是個有見地的,怪道行哥兒在我面前贊你呢咱們這些人可不是就拿他當玩意兒么。”兩廂里緘默了會子,又喝了一盞茶,路知遙起身告辭,臨走又道,“我到十五再來尋你。” 毋望福了福道,“六叔好走。” 路知遙微一頷首,搖著勾金的扇子瀟灑而去了。六兒從里間擦了地出來,探身看了看道,“到底是天子…
  • 玄中魅

    倒上酒,先敬天地,令主說得情真意切,“明王山麒麟白準,今夜娶艷無方為妻,上有天地……”把一只鐵盒放在屋脊最頂端,指著恐高暈死過去的血蝎,“下有媒聘。漫天神佛得見我心,為我作證,白準獨活萬年,情系艷無方一身。自今日起,為她殫精竭力,為她肝腦涂地。她要騎我,我立刻跪地,她讓我往東,我絕不敢往西。還有一點一并說了,白準娶個媳婦不容易,她不嫌我黑,我自己有點過意不去。如果方便的話,希望老天明早讓我變白一點,雙喜臨門,那就皆大歡喜了。”說著磕了個頭,“謝謝老天爺。”  無方是個姑娘,表明心跡當然含蓄得多。她沒有長篇大論,只是輕聲道:“乞求天地成全,從今往后夫妻一心,生死相依。”然后遙遙向鎢金剎土的方向叩拜,也不用說什么,佛眼通天,她今晚上成親,只要蓮師想知道,必然已經知道了。  那廂陣陣梵音中,腳踏金蓮的佛終于睜開了眼。浩渺萬物湯湯流過心頭,面上神色安詳,只是搖頭,“各有運數,救不得,救不得……”…
  • 半城繁華/致命禍情

    他的手指幾乎掐進她肉里去,“你到底要我怎么樣?我真恨,為什么要再見到你!為什么要生出這段孽緣來……你放過我吧,我已經精疲力盡了。” 她的頭發簌簌往下滴水,臉色蒼白,眼圈泛紅。湊近他,凄惻的笑。 “我從來沒有禁錮你,你也不需要我的救贖。一直糾纏著不放的人是你,舅舅。”爛那張臉,長成這樣不去勾引李唐子弟真是浪費!一窩里亂攪和,舅舅不像舅舅,外甥不像外甥,喪了人倫的東西! “天還沒轉涼,怎么裹著脖子?”她嘖的一聲,料著是有貓膩,不由分說,上去就摘帕子。 布暖一慌,沒想到她會動手,要捂卻已來不及了。知閑瞪著那兩處瘀紫,人劇烈的震了下,瞠目結舌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于她來說簡直是天塌地陷的災難!他們到了什么地步?莫非甥舅茍且了么?她突然覺得自己徹底敗北了,她和容與自定親起就在一個府里住,兩年的時間,他連抱都沒有抱過她一下。如今竟和布暖有了私情,還弄出這么出戲來羞辱她,她一索子吊死的心都有!但氣過了,恨過了,很快又鎮定下來。…
  • 波月無邊

    人和人過招,至少還有招數可循,和這類怪物交手,以力量肯定不敵,只能依靠巧勁。她當初受訓,蘭戰曾經命生死門的前任門主教授她制敵要訣,快準狠缺一不可。任你花式再多,最后的目標只有兩個,或是命門,或是中樞。這怪物的體形和人近似,不過手腳更長,還長著帶有倒鉤的尾巴,乍一看真像只猴子。鏖戰于她不利,必須盡快解決它,遂換了持劍的手勢打算近搏。就在劍鋒即將劃到它的咽喉時,冷不防一記尾鞭擊來,啪地一聲,抽爛了她背部的衣裳,也抽得她皮開肉綻。她吃痛退開幾步,脊椎上仿佛被打下了一枚鋼釘,半邊身子幾乎沒了知覺。可這個時候沒工夫品咂,她屈起手臂繃直跳脫,搭出個弓形。發上的簪子也是殺人的暗器,輕輕一觸,瞬間就能舒展成箭身一般長短。銀針搭弦,拉了滿弓,暗夜下一道流光,嗖地向怪物激射過去。她的箭是快箭,但它的尾也毫不遜色,她聽見破空的呼嘯自上而下縱貫,料想這一擊恐怕半邊肩膀要不保了。然而就在尾鞭近身的前一刻,一把乾坤扇擋在她上方。帶著倒鉤的蝎尾,在撞擊扇面時發出轟然巨響,緊接著便是沙…
  • 碧海燃燈抄

    他忽然激靈了下,想起先前勸解她的話。每個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她不能正視的是曾經拿於滇生祭了海眼,而他不能回望的,是流失于他劍下的生命,還有她臨終前憎恨的眼神。  他伸出手,把她的眼睛蒙上了,“長情,別這么看著我。”  “怎么?陛下也有害怕的時候?”她拽下他的手,譏嘲道,“其實你不用怕,只要你殺心不改,就什么都不用怕。”  是啊,不對任何人動情,便沒有軟肋。他本以為自己不需要那種無用的情感,可是就像命中注定,曾經有多唾棄,現在就有多沉迷。他已經搞不懂,究竟是愛情迷惑了他,還是她對他來說是劫。緣起緣滅無藥可解,她還沒有入局,自己已經病入膏肓了。  他有些自暴自棄,悵然說:“我對你,恐怕再也下不了手了。”  她的眼眸在燈下璨然,“為何?萬年前陛下可毫不手軟。”  “我殺的是祭司蘭因,不是你。”  他自欺欺人,她偏不讓他如愿,“我就是蘭因,哪怕只剩一縷殘念,我也是蘭因。你殺我前世,就不該來奢求今世。其實我一直想不明白,天帝陛下為什么會喜歡我,究竟是你太天真了,還是一切…
  • 鳳髓

    他步步后退,自知回天乏術,苦笑道:“這就是帝王權術,這就是治世之君……陛下不是想永除后患嗎,其實整件事里最該死的是我,而我竟還活著!” 他忽然拾起玉具劍,抽出來便往自己脖子上抹,扶微大驚,伸手去奪,五指扣住那劍身,血瞬間順著指縫滴落下來。她忍痛冷笑,“這又是何必?我知道,你真正想殺的是我。是我讓你成為罪人,是我讓你雙手沾滿血,你恨我,那就殺了我吧。” 他雖然癲狂,卻沒有完全瘋,怎么能夠殺她,她曾經是他全部的向往。 他怔在那里,僵持了半天的手垂落下來,那把劍也隨之落地。他像個孩子一樣失聲痛哭:“阿嬰,你逼我至此……你逼我至此……” 扶微退后兩步,背靠在抱柱上忍不住哽咽。誰讓一切變成了這樣?罪魁禍首是她嗎?她固然有錯,可她何嘗不是受害者?如果有補救,誰會愿意走到這步?殺了一對母女,是造了大孽,她知道終有一天要遭報應的。…
  • 婀娜王朝

    年少的時候,以為世上所有女人都是溫馴柔旖的。那天大雪壓城,初見星河,她站在彩畫紅墻下仰頭對他笑:臣奉命,今日起侍奉太子殿下飲食起居。他雙手空空,風雪滿袖,倒不覺得寒冷。 沒臉活著了,看著兩個瑟瑟發抖抱作一團的兒子,她趁人不備解了裙帶,把自己掛在了牢門的柵欄上。所幸經過的巡獄發現了,趕忙把人解了下來,總算吊的時候不長,撿回了一條命。 這世上竟有這樣眼皮子淺的女人,不知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外來的災禍無力應對,命該如此,自己窩里反起來,那才是真的爛到根兒上了。倏忽十年,控戎司下錦衣使,鳳眼流光,等閑斷人生死。愈縱容愈放肆,他喜歡她狂妄的樣子。你要前行,我贈你彎刀;你要戰斗,我贈你甲胄。然后呢?成則女主天下,敗則宮闈承歡,敢賭嗎?…
  • 透骨

    良宴有不凡的出身, 曾經活得太過肆意張狂, 南欽的出現是他醉生夢死里唯一的救贖。 可是即便同床共枕, 即使面對面時嘴唇相距不過兩公分, 心的距離依然那么遠…初春慘淡的日光透過二樓的方格彩繪玻璃照進來,斜斜打在土耳其地毯上。客廳里很靜,只有座鐘運轉發出滴答的聲響。公館外的街道上不時傳來腳踏車的鈴聲,“鈴……鈴……”的一長串,劃將過去,像湖泊里拋進石子,震起微微的漣漪。一個年輕的嗓音帶著蘇白可憐兮兮地哼唱,“梔子花白蘭花,先生小姐買一朵……”漸走漸遠,余音裊裊,最后剩下蒼白的輪廓,沒有實質的內容。旋轉樓梯上走下來個人,高跟鞋踏著胡桃木地板,不急不慢地蓮步輕移,邊走邊往下探看。…
  • 渡亡經

    失憶的蓮燈被王阿菩刨挖出墓坑的時候十三歲,十五歲那年得知自己的身世,去長安,遇見了據說一百八十歲的國師。國師是個矯情的美人,美人背后有一副不為人知的面孔。 本文從敦煌寫到長安,歌盡盛世與滄桑,值得一看。“魑魅做得太久,也會孤單。我需要一個纖塵不染的人,與我作伴。”瀕死是種什么樣的感覺?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說法。彌渡下葬的時候沒有棺材,只有一張破草席。沙子綿軟,無孔不入。她靜靜躺在那里,聽見洶涌的流沙聲從四面八方涌來,涌進她的耳朵里,落在她的臉上。然而靈魂和軀殼分離,耳邊沙聲震天的時候,神識卻漂浮在高處。可能是停于一株沙棘的頂端吧,俯視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用一片竹篾刨挖她身上覆蓋的沙土。 …
  • 潛鱗

    潛鱗結局,潛鱗出書版番外,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綽約多鮫人。 一場意外使我痛失一鱗, 守城龍君贈我龍鱗, 從此眉間心上,念念不忘。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綽約多鮫人。未成年鮫人夷波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一鱗,南海大神道九川援手相幫,結果被盯上、被糾纏,直至被迫墜入情網的悲慘全過程。 本文節奏明快,語言爆笑,乃作者突破以往風格的轉型之作,值得一看。大將軍卻很自豪,“看看,到我們雕題國來是不會過苦日子的,只要你們聽話,以后頓頓有肉吃,天天有綾羅穿,比在潮城強多了。現在你們要進鮫宮備選,如果大王看得上,會留下培養感情;如果看不上,你們還有一次自由選擇伴侶的機會……看我!”他略有些靦腆地拍了拍自己的胸甲,拍得梆梆作響,“年輕、氣猛、有責任心,位高權重又富甲一方……”   話未說完,因為宮中有魚官出來傳話被迫中止,不過接下去的內容也能猜到,無非標榜自己是托付終身的不二人選。雕題和潮城鮫人不一樣,他們沒有忠貞的習慣,一個男鮫配幾個女鮫是很尋常的事,但這樣公然撬墻腳,大將軍的膽子果然不小。男人嘛,總有兩面性,對姑娘再溫柔體貼,對于男鮫,手上命案可不只一兩宗,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雙面鮫。   魚官光打手勢不說話,身后出來一排蝦兵蟹將,指引他們往殿中去。夷波混在人堆里前行,一面緊張,一面左右偷偷觀望。海里不能燃火,可是大殿兩側供著幾十個大盆,里面不知裝了什么,綠幽幽磷火一樣,照得殿里一磚一柱都是綠的。這里不像議事的地方,倒像閻王殿,夷波緊張地縮著脖子,遠遠看見寶座之下站著個人,背對他們而立,穿黑袍,領袖有金線回文緣邊,貴重不失威儀。瑯玕冠下長發蜿然,烏鴉鴉一直垂到袍子下方,似乎又把肅穆的感覺沖淡了。這雕題王的道行一定很高,居然不是魚尾,是一雙人腿!就是不知道正臉是什么樣,別一轉過來,斗雞眼加地包天,那就太浪費這秀色可餐的背影了。   …
  • 浮圖塔出書版

    隆化年間,權傾朝野的掌印太監肖鐸與福王策劃宮變,助其登上帝位。本應殉葬的才人步音樓因皇帝看中,被肖鐸所救,后被安置在肖府,兩人朝夕相處,漸生情愫,但礙于身份,只得將感情深藏。 肖鐸下江南督辦與外邦的綢緞交易,音樓隨其南下探親,期間兩人相愛無法自拔,終于表露心跡,但是前路重重阻礙,肖鐸的真實身份、南苑王的威脅、宮中皇帝的打壓,一個閃失便會引來殺身之禍。 …
  • 為夫之道

    為夫之道番外,為夫之道結局授業恩師,不是應該端著架子一本正經的么? 可是夫子喲,你突然如此蕩漾,到底為的是哪般……這就是一部木訥徒弟被腹黑師傅吃干抹凈的血淚史。 *前半部甜,后半部小虐,結尾HE。 *本文1V1,不穿越、不重生、不失憶、不小白、不萬能。相信水到渠成的愛情,講述一個婉媚哀艷的故事。 引用+Ponyo+關于文中三角戀的一段詮釋—— 彌生和二王相愛 或者不相愛,慕容琤就在那里,拈酸吃醋。 彌生和二王相親 或者不相親,慕容琤還在那里,百般阻撓。 來慕容琤懷里 或者讓慕容琤住進你心里,默然相愛,寂靜歡喜……推開卬否的院門進去,莫名有種蕭條的感覺。她唏噓起來,沿著青石板到廊下,嘴里只含糊應著,“他那長子過繼到我房里了,以后當他親生的就好。”走到帷幔前停住腳道,“我進后身屋,阿娘在外間等我。”   沛夫人知道她不愿意叫人看見,左不過是往日留下的一些東西。嘴里再強硬,第一個占了身子的人,實在是想忘也難忘的。   回身在圈椅里坐下,思量著她說的二王長子過繼的事,不由嗟嘆起來。別人腸子里爬出來的,能和自己貼心才怪。這二王害人不淺,倘或能給她個一兒半女倒也罷了,如今這樣,還不如將皇位讓給九王的好。   正琢磨著,門前的光影被人遮住了。還沒等她開口,慕容琤叫了聲大人,對她俯首長揖下來。…
  • 幸毋相忘

    戰火紛飛,幸毋相忘小說,他刀口舔血,機關算盡 三年歸來仍是晨光暮色中堅毅不拔的翩翩佳公子 他道,“對旁人狠辣又如何!我只這一顆心,只為你一人,不過傾盡我所有,唯死方休罷了。” 她低頭淺笑,“既如此,得意也罷失意也罷,春君便陪你宦海沉浮,今生不離不棄。”毋望顫了顫,生生忍住臉紅。心下惱道,這斯文敗類,當著一屋子的人同她咬耳朵,豈不叫人誤會她與他有什么!忙看向章程,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面上看不出喜怒來。 裴臻微一笑,也不管那幾人臉色千變萬化,瀟灑轉身,拉了章程,叫小廝將劉宏扶上了轎,撐起他那把油紙傘,翩翩然往得風樓去了。…
  • 世家

    世家番外,銀子是佟佳氏正根正枝,佟家統管內務府八十五年,有幾代君王,就有幾任內大總管。佟佳氏子孫不興旺,到了銀子這輩四個閨女。老大歿了,銀子行二,大總管的職務就落在了她肩上。行走紫禁城,銀子游刃有余。能干的姑娘討人喜歡,二十歲了沒著落,不要緊的。上頭發話了,王公貴族,隨意挑選。她顯然存疑,那些閑書不是白看的,便斜著眼睛打量他,“你那火鐮掛得真長,怎么不小心點兒?今天是咱們大婚,你不知道?”   他很羞愧,忽然意識到她可能是誤會了,舉著兩手說:“不是,我指甲修得很短……不是你想的那樣……”   臉臉蹲在窗口舔爪子,間或聽見新房傳來低吟,還有容實吃痛的哀嚎。它不耐煩地轉了個圈,搖搖尾巴跳上桃樹的枝椏,帶了點憂傷的情緒仰望枝葉間那一彎新月——沒完沒了,今晚又是個不眠之夜。 …
  • 臨淵

    經典巨獻,網絡原名《渡亡經》。 國師臨淵,壽同金石,不老不死。 在世人眼中,他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凜然不可輕犯。 在蓮燈眼中,他嬌氣、不講理、臭美、怕疼,還暈血……但是因為長得好看,以上缺點也都可以忽略不計了。駝鈴鐺鐺,在大漠上回蕩。駱駝一搖三晃走過嘉峪關,終點是一座金碧輝煌的都城,叫長安。 長安城中有艷麗的美人、熱情洋溢的詩歌,還有一位傳說中神仙一般的人物——大歷國師,臨淵。 國師自大歷建國起就在任,曾有叛軍攻城,太祖受困,是國師登城樓,以一人之力擊退三萬大軍。江山安穩后,國師便隱居太上神宮,終年避不見客。 蓮燈想象中的國師,應該是一位須發皆白、道骨仙風的老人家。等到了神宮,更加堅定了這個想法。闔宮上下嚴禁討論國師的年紀——若不是已經老得不成樣子了,何至于如此心虛? 但事情的發展從她撞破國師洗澡后便急轉直下…… ——以后你須事事以本座為先,不問對錯都要站在本座這邊。本座讓你往東,你不能往西,本座讓你站著死,你不能坐著死。有生之年你都要對本座唯命是從,還有一點最要緊,心里不能有別人。 ——你以為看了你的后背,本座能多長塊肉嗎?天下怎會有這樣厚顏無恥之人! ——你說什么?你敢說本座上了歲數? ——你喜歡本座是不是?你對本座動心了是不是?…
  • 金銀錯

    她特許他在沒人的時候可以喊她的名字,她的閨名叫婉婉,自從有了封號,這個乳名幾乎不再使用了。她帶了些輕輕的哀怨,皺著眉頭對他抱怨:“將來我死了,恐怕也不會有人知道我究竟叫什么了。”婉婉是大鄴三朝唯一的公主,通音律,善丹青,深得皇帝喜愛。良時是一方藩王,有野心,城府深,愛著公主殿下。當愛情與權力迎頭相撞,誰為誰退步?誰又向誰屈服?作者以細膩的筆觸,不緊不慢描繪末代皇權下掙扎的靈魂,情濃時如墜蜜罐,苦厄時摧人心肝。 今年有過一回倒春寒,三月中旬一夜夾雪的北風,吹白了紫禁城的明黃琉璃瓦。大家的語氣里都帶了些惆悵,憂心今年的花期要遲了,沒想到月末收梢的那幾天一個回馬槍,大大地暖和起來。自己心里正計較,隔著南窗戶看見皇后領人進來了,她掖裙站起身,悄悄退到了太后座旁。門上傳來太監擊節,穿著丹鳳襖裙的皇后像只碩大的蝴蝶,引領眾妃嬪棲在了慈寧宮寶座前的地毯上。 …
  • 鎖金甌

    鎖金甌番外,2014年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小說作品,作者為尤四姐。原名為《為夫之道》。慕容琤道:“你選婿怎么那么多要求?胖的不要,老的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樣的?” 她很認真地考慮了下,“要看合不合眼緣,太年輕的處世不老到,為人輕浮又不好。” 他斂盡了笑意,哦了聲,“要入你的法眼果然不易,那么我呢?我這樣的可行?” 彌生倏地一顫,心頭砰砰直跳,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便搓著手訕笑,“夫子別拿學生打趣,夫子是人中龍鳳,學生可不敢肖想。” 慕容琤挑了挑眉,“我只問你瞧得上我這樣的人嗎,又沒有別的意思,你腦子里在想些什么?”他一手支著下頜,狀似無意地沖她飛了個眼色,“莫非你當真對我有想法?” 她垂著兩手立在那里,呆若木雞。怎么回事?是她哪里說錯了嗎?她明確表示不敢肖想的,是不是夫子不小心聽岔了?真是天大的誤會!她一迭聲道:“不是不是…學生對夫子只有敬仰,絕無其他不純良的念頭。夫子是天上的太陽,學生直視都怕晃眼,哪里敢有其他!學生一片赤誠,蒼天可鑒哪!” 御極之路,步步殺機。他是設局之人,圖謀的是萬里河山,卻機關算盡,愛上了棋子。 “咱們之間隔著十八重天呢,看來注定只有師徒的緣分。”彌生一下子頓住了,她怎么說她傷心是因為夫子呢?自己的師尊,現在又是小郎,莫說怨怪他,就是連提都不該提起他。可是靜下來想,她遭遇的挫折越多,越是不爭氣的念著他。他卻要她等,要她忍耐。她覺得自己要瘋了,這樣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能不能想個辦法逃出鄴宮?”她抓著佛生的袖子說,“我不想做這個皇后了,不想再在他們之間周旋了。阿姊幫幫我,我要離開這里。”…
  • 寂寞宮花紅

    寂寞宮花紅番外,錦書誰寄 可憐如花似玉女,生于末世帝王家。 國破家亡烽煙起,飄零淪落夢天涯。 她在天時,他為地。 他做上時,她居下。 永遠的差別,輪回著貴賤與高低。 重重的阻隔,割不斷愛慕與相思。 她,小荷才露尖尖角…… 猶如寒梅,迎霜傲雪,韌如蒲草。 他,乘長風破萬里浪…… 猶如青松,泰山壓頂,堅如磐石。 上卷 金枝與草芥 可嘆、可惜過眼繁華 前半世從云端跌落泥里……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身份改! 本是金枝和玉葉,淪為臣虜受折磨。 人間冷暖,世態炎涼——這種感受豈是“尷尬”就能說清。 千般滋味,萬種品嘗,惟有苦澀倒不盡。 小樓東風,故國月明。空剩愁恨來相伴。 下卷 仇人與愛人 可憐、可愛百煉成金 后半世鳳凰泣血直飛九重天上…… 鳳閣龍樓依然在,只是主人改! 本是瑤池一仙珠,嘀落凡塵為瓦礫。 冷暖自知,真情難覓——天地無盡何處是家? 情深幾許,纏綿悱惻,惟有相思不能言。 情愁國恨,轉眼成煙,空剩春水向東流!承德九年的十二月二十二,天色晦暗,云幕低垂,西北風一陣緊似一陣,吹得掖庭角檐上的哨瓦嗚嗚咽咽的響。雪下得愈加大,琉璃瓦上積了極厚一層,只有單檐歇山頂飛揚的角上,偶爾露出斑駁的明黃。   離掌燈還有很長一斷時間,幾個宮女趁著有后蹬兒抬了炕桌子上炕,另搬了兩條板凳,晾上了新提糨的鞋底兒,大家圍坐著等宮門下鑰。屋子里攏了火盆子也冷,于是探了手去烘,突然“啪”的一聲爆了炭,火星子躥出來四下濺落,木兮在身上一通胡擼,嘴里道,“燎了衣裳可了不得,才領的袍子,燙出洞來又叫姑姑說。”   體和殿的布菜太監貴喜拿火鉗子捅了捅炭堆,笑道,“可不,袍子可比皮肉值錢,回頭到儲秀宮上夜,要是讓小主看見你失儀,等回了下處,一頓簟把子逃不掉。”…
  • 宮略

    寂寞宮花紅2,寂寞宮花紅II·宮略結局,宮略番外,寂寞宮花紅第二部,老話說得好,人受擠兌本事高,尚儀局的素以姑姑就是最好的例子。調理過人,伺候過承恩公的喪事,除了有點臉盲,別的她無所不能。 大內混日子,吃點虧沒什么。吃虧是福,咬咬牙就過去了。 掰著指頭數日子,就盼時候到了放出去配女婿 。可萬歲爺說了,用著順手,再使兩年…宮里沒有平白留人的道理,宮妃們都斜著眼睛瞧她。一頭水深,一頭火熱,這日子真是——沒法說!宮里混日子,吃虧是福,咬咬牙就過去了,唯一的念想就是盼著放出去配女婿 。可萬歲爺說用著順手,再使兩年,于是姑姑的生活變成了一場鬧劇。 后宮如井,深不見底。九五之尊身不由己,草根女主人微言輕。看女主怎樣殺出重圍,與冷面皇帝順利會師。本文輕松幽默,情節緊湊。用京味描寫印象中的北京城,詼諧妙趣的對話,寥寥幾筆,把大內的宮女太監描述得栩栩如生。恩佑半瓶醋是眾所周知的,隨性的人,拿不出手段來,對人對鳥都一樣。皇帝低頭撫撫海東青寬闊的背脊,“他敗下陣來,可朕聽說你在行?”   素以縮了縮脖子,“奴才不敢說會熬,以前跟阿瑪學著點皮毛。”朝外看看暮色,再瞅瞅皇帝的打扮,“萬歲爺是要出去放鷹?”   皇帝嗯了聲,“這兩天把它憋壞了,先讓它活動活動筋骨。”邊說邊邁出了行在,沒回頭,直接扔了句話,“你跟朕來。”…
  • 紅塵四合

    他和她,一個在九重天上,一個在塵埃里。 最尷尬的年華,遇見最好的他。 《浮圖塔》《鎖金甌》后,晉江當紅作家尤四姐再掀京味兒古言浪潮,收錄獨家番外。劊子手,說起來挺嚇人的行當,其實也為混口飯吃。 溫家嫡女溫定宜年幼時,父親犯事,一夜之間,繁華崩塌,錦衣玉食的日子仿佛夢一場。全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她一個,被奶媽子救了出來。 為了謀生,定宜扮成小子,拜在順天府最有名的劊子手烏長庚門下做學徒。寒來暑往的,長到了十七歲。 這天出門沒看黃歷,一不留神把七王爺給得罪了。對方是天潢貴胄,看她和看只螻蟻沒什么區別,眼看著定宜就要被人拉下去當瓜切了,命懸一線之際,踱過來一個人,隨口幾句話,救了她一條小命。 他穿著石青繡團龍的公服,輪廓頎秀,側臉如玉,那份俯瞰眾生的尊榮叫她終身難忘。 很久很久以后,有一次定宜問起他對自己的第一印象。他挑起一道眉,說:“小個兒,娘娘腔,站在大太陽底下歪個頭、瞇個眼兒,像個二愣子。” 定宜:“……”裹腳也翻黃歷,瞧準了日子,雷打不動。   定宜迷迷噔噔叫奶媽子從熱被窩里扒拉出來,那會兒不過五六歲,才開蒙。揉著倆眼,趿拉著鞋,站在院兒里的青石砧前。…
  • 浮圖塔

    隆化年間,權傾朝野的掌印太監肖鐸與福王策劃宮變,助其登上帝位。本應殉葬的才人步音樓因皇帝看中,被肖鐸所救,后被安置在肖府,兩人朝夕相處,漸生情愫,但礙于身份,只得將感情深藏。 肖鐸下江南督辦與外邦的綢緞交易,音樓隨其南下探親,期間兩人相愛無法自拔,終于表露心跡,但是前路重重阻礙,肖鐸的真實身份、南苑王的威脅、宮中皇帝的打壓,一個閃失便會引來殺身之禍。 音樓為大局犧牲自己,決意入宮,不明就里的肖鐸對她產生誤會,原本相愛的人隱忍相思,苦不自勝。人世間有百媚千紅,唯獨你是我情之所鐘。沒有溫暖的心,卻有世上*動人的眼睛。你是惡鬼,也是佛陀。他,是權傾朝野的掌印督主,忍辱負重,絕代風華。她,是本應殉葬的柔弱才人,煢煢孑立,形單影只。波波折折,只為*驚心動魄相遇!這世上美不過燈火闌珊處,佳人戴盔帽,著胄甲,落拓不羈,與他并肩而立。 沒有溫暖的心,卻有世上最動人的眼睛。他是惡鬼,也是佛陀。…
  • 半城繁華

    半城繁華是由尤四姐寫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說(已完結)。講述主角大婚在即,新郎卻意外身亡。母親憐惜,她被悄然送去長安避難,卻不想邂逅一段混亂悲涼的感情。他的手指幾乎掐進她肉里去,“你到底要我怎么樣?我真恨,為什么要再見到你!為什么要生出這段孽緣來……你放過我吧,我已經精疲力盡了。” 她的頭發簌簌往下滴水,臉色蒼白,眼圈泛紅。湊近他,凄惻的笑。“我從來沒有禁錮你,你也不需要我的救贖。一直糾纏著不放的人是你,舅舅。”陽光照進低垂的綃紗,前一晚剪下的棠棣已經盛放,白花黃蕊遍布枝頭,屋里轉騰出淡淡的清香。…
  • 菩提生香

    頭頂陽光大盛,金芒一片,照得人幾乎睜不開眼。他伸出手,按在麒麟前胸的暗紋上,那是他的封印。黑麒麟降世后,會有神佛為他施加密力,因為誰也不知道他將來的性情會變成什么樣,如果向惡,那么任其發展,到最后誰也別想制服他。所以只有在他還幼小的時候,替他套上籠頭,這樣便于拿捏,對他將來要輔佐的帝王也是一重保障。  明玄唇角含笑,掌心的梵文正對上他的封印,打通后就像定下了協議,再也不怕他反悔了。他看見那雙麒麟眼里萬點金芒歸于深海,他無法反抗,這就是他的宿命。藍色繁復的密宗文字自他掌下蔓延,很快遍布他全身,一瞬又隱入鱗甲,消失不見。彼此都松了口氣,不管再多不情愿,不都得認命嗎。活著就有各自的行走軌跡,誰也跳不出上天的安排。兩人停在空中,不敢貿然登門,角虎沉吟:“沒看見人啊,好像不在。”  孰湖有個合情合理的推斷,“一定是洗澡去了。”  兩個小伙伴相視一笑,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不過接下來就難辦了,到底是現在就拜訪好呢,還是等他們忙過一輪再登門比較好?  正商量,冷不防一團黑…
  • 禁庭

    一部讓無數讀者挑燈夜讀的古言經典;一個抽絲剝繭層層揭曉的動人謎底。 宮廷是接連不斷的陰謀詭計的中心。即便愛一個人,也是用智,而不是用心。 越是情深,越要不動聲色。建安城中有美人,纖白明媚無人及。 是年,天下三分,鉞國獨大。綏國郭太后力排眾議,接回流落民間的女兒,晉封長公主,遣十員大將并金吾百人隨行,遠赴大鉞和親。 從探子發回的密函上看,鉞國皇帝的性情簡直稱得上莫測。登基三年不立后,也沒有寵幸過哪個妃嬪;冷漠、寡言、厭惡別人的觸碰,還有著近乎病態的偏執:他生活的地方一切要按原樣擺放,半分也不許動。 嫁給這樣一個人,秾華是抱著視死如歸的念頭的。 禁庭內相見,他毫無感情地瞥了她一眼。 大婚當夜,他探過手把她挨著自己的胳膊撥開。撥完了,手指在被面上反復擦了兩下。桐月中,今年的春分來得比往年都晚。閏二月的緣故,原本清明時節天還微涼,如今卻已經換上春衫了。…
頂部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下载南京麻将四个人打 注册送18彩金的捕 体彩内蒙古11选5玩法 追光棋牌官网下载 今天股票指数 黑桃棋牌官网唯一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急速赛车手 股票证券软件 大连娱网棋牌大厅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 快赢481手机视频 广西11选5现在走势图 qq分分彩qq群推荐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30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