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秋寒作品集

落雨秋寒作品集在線閱讀

落雨秋寒,【晉江文學城】作者,代表作《男主高攀不起,告辭(穿書)》《盛世安穩》落雨秋寒,阿里文學簽約作者。代表作有《寡婦門前》《盛世安穩》《穿越之農婦難為》《重生之嫁給老男人》等。新作《青囊醫書》正在阿里文學平臺火熱連載中。反正她就是不喜歡謝意馨,在她看來,上一個年頭,謝意馨就是麻煩不斷,纏繞她的話題紛紛擾擾的。雖然查清楚后很多事都不是她主動招惹的,卻也是一個麻煩事故體,由此可見她的運氣之差。 她五皇兄的身體這樣,她不希望有過多的煩惱事讓他操勞,如果娶的人是殷慈墨,她五哥一定能輕松很多。可她如今穿越了,就等于重新洗牌了。穿越大神也真是的,那么多受苦受難的大眾等著它去解救,它怎么就把這樣一個名額用在她身上呢?這完全是一種浪費啊。江元瑤忍不住念叨。 而且,令人郁悶的是,原主半點記憶也沒留給她繼承。這個地方的人文習俗如何,她是一概不知。這就意味著,她得重新學習這些東西。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她還不知道這一世的自己如今到底是個什么身份呢。要知道,投胎是門技術活,投個好胎,可以少奮斗十年幾十年的。畢竟這里是充滿危險的修仙界,地位低一點的,保不準就人家一個不順眼就把你給滅了。江元瑤越想越頭疼,真是麻煩啊。 最主要的是,她在二十一世紀,已經養成了那種隨心所欲的性子,雖然三觀正常,可比起旁的女子來說,她骨子里還是多了些強勢的。當然,在江家的教育下,她也是能屈能伸的,可是真正能讓她忍的事情很少。她忍了,對方付出的代價就大了。 她如今只希望自己附身的這家,后臺能硬一些,不說和她前一世的江家比,至少不要僅僅是個平頭百姓嘛。若是平頭百姓的話,各方面的限制就大了些,雖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可她真的不喜歡過那種卑躬屈膝的日子。 “七公主。”謝意馨點了點頭。君清溪的冷淡,她看出來了,倒不以為意。人和人的感情都是處出來的,一見如故的畢竟少。況且被保護得太好的人,通常都會有些自以為是的毛病。現在的表現只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事,有什么好與之計較的? 君清溪在晉王府呆了半個時辰便回宮了,謝意馨出現后,場面一度不算熱絡,主要還是君清溪對她愛搭不理的。謝意馨后面也不怎么開話題了,只是溫言淺笑地坐在一旁,看著君清溪拉著君南夕一個勁地聊著他們皇宮里的事。 送走了君清溪,君南夕對謝意馨解釋了一句,“清溪還小,她的態度你不必在意,日后嫁人了懂事了就好了。” 謝意馨應了一聲好。即使他不說,她亦不會在意的。有些東西強求不得,越是強求,苦惱的是自個兒。

推薦作家

落雨秋寒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7本
  • 盛世安穩

    盛世安穩 作者:落雨秋寒前世,是她謝意馨瞎了眼。不顧勸阻嫁了侯府世子朱聰毓,本以為是個面冷心熱不擅表達的有情郎,卻不知人家早已心有所屬。任她為他們侯府生兒育女操持家務,辛勞十年,卻抵不過那人的一句笑言。更可笑的是那人的一句不喜,卻能讓朱聰毓恨屋及烏,從此對一雙兒女不聞不問,甚至撤回了保護兒女的護衛,讓他們死于死敵之手。當真冷血至斯。她恨朱聰毓,恨他為了他所謂的愛罔顧倫常,不顧兒女的死活。她也恨那個人,已經擁有那么多了,為什么不能對別人寬和一點?明知朱聰毓的性子,明知他對她情根深種,還要讓他知道她對他一雙兒女的不喜...這一世,她活得太糊涂,家族滅亡,兒女離世...林林總總,她有太多的恨與不甘——如今她重活一世,家族危機已現,她只求自己與家人能夠平安順遂,一世安然。某年某月,在周圍栽滿丁香花的菩提樹下,他看著她,誠摯地道,“無論多苦多難,我許你一個盛世安穩。”三天前,謝府就拿到進宮獻禮的名單。謝家沒出意外的一般都在受邀請之列。畢竟十大世家的面子,周昌帝還是要…
  • 臣妻

    《臣妻》作者:落雨秋寒文案:大順朝崇德年間,意外穿越來的寧琳音正努力地適應她的古代生活,并且小心地謀劃著未來。不料,一道賜婚的圣旨,打亂了她所有的計劃。無奈之下,她攜著龐大的中看不中用的嫁妝嫁給了大順朝的第一奸臣,開始了她水深火熱的婚后生活。俗話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原先寧琳音一直覺得,在大奸臣被卡嚓前,她應該能活得很舒服才是。草塘離碧波亭不遠,拐幾個彎就到了,今日四處走動的奴仆甚少,一路上,她們二人都未遇上人。明心有些不明所以,但知趣的沒有問。寧艷殊還是和她說了字條的事,明心聽了,擔憂地喚了聲,“小姐——”“不用擔心,這事我自有主張。”明心聽話地沒有再多說什么。遠遠的,寧艷殊便見一個略瘦削的男人穿著一身書生的衣袍站在草塘邊,她在夢中是見過池玉樹的,從背影她便認出了前面的男人正是他。明心很有眼色地站在他們不遠處放風。“你找我什么事?”寧艷殊只想盡快解決此事,也不想與他說什么男女授受不親的話,因為她的心今天一直沉甸甸的,總有種不好的預感,似乎…
  • 穿越之農婦難為

    穿越之農婦難為 / 落雨秋寒唐嫵睜開眼,看到自己躺在一間泥屋里,周圍顯得很破舊但很干凈。但明顯這不是自己租的30平單間配套。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再擰了自己一下,會痛;再扯了扯那頭干枯的長發,會痛,不是假的,其他的暫時不說了,唐嫵很淡定地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實。唐嫵躺在床上,閉了閉眼,努力的消化著另一個人的記憶。感覺像做夢一樣,這具身體的主人叫羅云初,今年已經18歲了。名字很好聽,據說是當秀才的爹給取的,但這個秀才爹在她14歲的已經去世了。家里有一個近四十歲的老娘,還有一個弟弟。按理說,這個年紀的姑娘應該早就成了親的。奈何前些年這個秀才爹在的時候,挑女婿挑得緊,這個不行那個不要的。直到15歲還沒定親,也是在羅云初15歲的時候,這個秀才爹得了急癥死了。于是,羅云初和她弟弟羅德都得守孝三年。這不,都18了,才剛除服。她尋思著,家里做好的酸豆角和腌芋苗都裝兩罐讓她一起帶回娘家。這腌芋苗她試做了幾回,還真讓她做出來了。味道比不上以前她吃的那些正宗,但還算不錯,家里的娃喝粥…
  • 寡婦門前

    寡婦門前作者:落雨秋寒文案一朝穿越成寡婦,帶著拖油瓶艱難討生活的故事。看人家穿越,都是混得風生水起的,她來這都有一個年頭了,也沒啥過人的地方,感覺都被這的人同化了,真是太不應該了。她想著想著,就想到之前那個做醋的法子,當時她都打算試驗一翻的,哪知后來忙著忙著都給忘了。此時想起,她忙從米缸里舀了兩斤米,扶著肚子進廚房忙碌起來。 她把米炒得微黃起鍋,拿出許強買回來的幾斤酒,洗了四個甕。這些甕買回來是打算用來裝咸菜腌菜的,此時她拿來用著先了。洗干凈后,她往每個甕都放了半斤米,然后各舀了一瓢水,接著每個甕里倒入不同量的米酒。拿了干凈的布密封好,放進柜子里安置好。 不知道比例就是麻煩,她如今也只好慢慢來,等測出米水酒三者的比例再說了。這些數據她都一一記錄下來,日后再進行調整的。她估摸著得兩三批才能測出大致的比例。而且現在是冬天,發酵慢,夏天用半個月就能發酵好的,如今恐怕得要一個月了。等這幾甕發酵好時她恐怕已經生了,到時也不曉得能不能出屋進行第二次測量?想…
  • 九重蓮華

    書名:九重蓮華作者:落雨秋寒文案:穿越?很好。畢竟身死后還能換具身體重生,老天爺對她不薄。可是,誰來告訴她,竟然讓她穿越到了一部本土女逆襲重生的狗血文里?但是,穿到人家重生女主的主場來,而且身份還是注定被主角輾壓的小炮灰,這讓她怎么破?內容標簽:天作之和 女配 平步青云搜索關鍵字:主角:殷半蓮,穆重華,殷九華,晏子清 ┃ 配角: ┃ 其它:緣起緣滅殷者,富足也,深厚也。半蓮者,佛家有偈語詩,‘山立千年垂禪韻,蓮開半壁動佛風。’殷半蓮這個名字便來自于此,不只沾染了幾分禪韻,還大有來歷。據說二十五年前,殷半蓮出生那天傍晚,正巧有一個和尚到他們村子里化緣,殷奶奶心善,給了他一碗剩飯。恰巧那個時候,殷半蓮落地了。為報這一飯之恩,老和尚破例給她批了命。說她命格貴重,生而不凡,殷家將因她而半世無憂。只是這樣的人兒,恐怕殷家養不住,若有可能,能寄養在富貴的親戚家最好。而她的名字,亦是老和尚取的。殷家奶奶覺得怪好聽的,便決定這么叫了。批命一事,擱在這會,那便是封建迷信,無稽之談。聽聞這一道脆生…
  • 目標,壽終正寢

    《目標,壽終正寢》作者:落雨秋寒文案江元瑤莫名其妙地穿越了,這沒什么。她這人別的優點沒有,就是淡定,不就是換個地方生活嘛,對于這個已穿越了的既定事實,她忍著心中的不舍,認了。接著,她發現自己穿越到了一部仙俠狗血劇里,她不是女主,這還不算什么,她咬咬牙,認了。可最讓她無法淡定的是,她竟然是那個在女主無敵主角光芒下被秒掉的女配。面對殘酷的現實,她該如何擺脫這既定的命運呢?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沒有人天生就是配角炮灰!“唐師妹這話是在維護魔門咯?真是太讓人意外了。”江元瑤一臉吃驚,就連葉睿哲羅紅余臉上都帶了絲意外。“不,我說的是事實。就像我們仙門中有好人有壞人一樣,魔門鬼域也是一樣的。”“唐師妹,你這話太可笑了。就算魔門中有好人,也改變不了我們各自的立場。這世界,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純粹的好人都死得快。而且,唐師妹,你對好人的定義是什么呢?對你好的就是好人,對你不好的就是壞人?”“魔門仙門歷來都是站在對立面的,咱們仙門與魔門的戰爭不斷。年代…
  • 重生之嫁給老男人

    《重生之嫁給老男人》作者:落雨秋寒(7月26日連載至vip完結)文案上輩子,她被別人許的榮華富貴迷暈了眼,毅然加入了內宅的斗爭中。從一個小丫鬟,費盡心思在那大宅門內一步步向上攀。她以為她得到了許多,到頭來卻失去了孩子,生育能力,以及男人的寵愛。她失去了一個女人最基本的能立足的東西。楊宜聽得嘴角抽搐,心中暗暗發誓,日后見到再相似的人,也決不會盯著看了,省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若非有人從中作梗,你我怕早已定親了。”王春生自顧自說下去。“你到底想說什么?”“聽著,楊妹妹。我曾寫過情書與你,每回沐休回來,必有一封,每天清晨置于你窗口的桌子上,可是你一直都沒有回應,我覺得疑惑,有一回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竟然二爺收走了信!”王春生的語氣充滿了氣憤。楊宜挑眉,竟是這樣?“后來呢?”“我跑去質問他,他竟然拿我家人來威脅我!叫我不準再騷擾你!枉費我們王家服侍了他童家那么久,竟然得到這般對待,我不甘心哪。”王春生的話有水分,二爺的作法或許不夠君子,但絕非他說的那么卑鄙,“那是什么時候…
頂部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南京麻将花砸2是什么意思啊 北京pk拾开奖记录 中愿25选五开奖结果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股票实时数据接口 姚记棋牌赌博 江西多乐彩预测 一波中特一肖中马 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 股票数据抓取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两期 上海时时乐实体店 财神捕鱼充多少钱打 850棋牌类游戏 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网上棋牌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