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側作品集

袖側作品集在線閱讀

袖側,【晉江文學城】作者,代表作《自歡》《攻略不下來的男人[快穿]》韓煙煙是豪門千金,這些品牌對普通女人來說都是昂貴的奢侈品,對她來說就只是日常。她當然熟悉。這一句感嘆來得莫名其妙,令喬成宇摸不著頭腦。 在下一個紅路燈處,他又看向她,卻發現她的手依然在輕輕撫摸著手袋的金屬扣。那金屬扣就做成了這個牌子的LOGO的形狀。 喬成宇的目光移到韓煙煙的臉上,昏暗的車中,她的目光沒有焦點,嘴角沒有笑意。她望著那些專賣店巨大的LOGO,帶著令人不解的疏離和冷漠。 不知怎地,喬成宇忽然覺得此時此刻的韓煙煙異常的陌生,仿佛她不是他了解并深愛的那個韓大小姐,仿佛她是另外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女人。韓煙煙嘴唇動動,沒說話,但是眼睛里流露出強烈的渴望。這渴望不需要演,是實實在在的渴望。 如果別人對某樣東西流露出渴望,而恰好那樣東西被你掌握在手里,就會令掌握這東西的人產生強烈的掌控感和成就感。韓煙煙克制不住的流露出的渴望,讓利奧獲得了某種難以言說的愉悅感。甚至弱化了她的女性特征帶給他的威脅感。 他心情很好,說:“那你想不想出去……呢?”這種拖長尾音的說話方式,帶了點玩弄掌心之物的調調。 因為利奧和韓煙煙都知道,韓煙煙沒有別的選擇。她實在是太渴望脫離這個模擬系統了。藺晨冷笑:“火寒之毒,天下萬毒之首,無解。唯有設法拔除。可這拔/出來的毒,總得有個去處。古書記載,那中毒之人,吸取了十個人的生命力來續命。那十人盡死,便是因為火寒之毒去了他們的體內。姑娘這功法,告訴我們是可以解毒,其實……不過是將十人合為一人而已。我說的對吧?” 醉醉沉默了很久,慢慢笑了起來:“對又怎么樣?” 藺晨沉下臉:“你會死你知道嗎?” 她反問:“那又如何?他是你的好朋友,為他解毒是你多年夙愿。我是你什么人啊?你認識我么你!我生我死,干你毛線事!” 她銳利的逼問:“他活,或者,我活。你只能選一個。你選誰?”

推薦作家

袖側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1本
  • 女王的小鮮肉

    纖細的手按在全是水汽的玻璃上,劃出幾道長長的痕跡。熱水重新打開,嘩嘩的水聲掩住了一切……到晚上關燈睡覺了,郭智還在恨。恨自己又被色/誘了!她枕著廖遠一只手臂,而另一只手臂圈在她腰間。他大概是白天拍照累了,晚上又很是賣了力氣,這會兒睡得很沉了。可就這樣,也不放開她,摟得緊緊的。郭智掰了幾下掰不動,他還摟得更緊了,也只能由他了。她看著昏暗的房間發呆。總被色/誘還是其次,她覺得最要命的是,廖遠說的是對的。她喜歡他!是的。郭智一直以來不想去面對,稍微一想就會發慌的,就是這件事——她喜歡廖遠!那是真正的喜歡。不是在相親中,衡量硬件,斟酌軟件后的滿意。也不是成年男女為了紓解,無謂的相互慰藉。她對他的喜歡,是沖動的,有失理智的,想和一個人在一起!…
  • 攻略不下來的男人

    韓煙煙出了醫院,上了車。她早就考了駕照,原本自己經常開車的。但自從她懷孕,姚琛就派了個小弟專門跟著她。韓煙煙讓小弟把車開到商場,然后打發小弟去買一樣她很喜歡吃的小食。那東西只在店里有賣, 最近的一家店離這里也有好幾個街口。韓煙煙自己則找到了商場里一家不起眼、位置也偏的快餐店。江燁在店里等她。確認了韓煙煙就是神秘線人, 江燁的表情一言難盡。他當然是認識韓煙煙的, 他的辦公桌上有韓煙煙的全部資料,他還查到了姚琛當初是用什么手段切斷了她和她家人之間的聯系。窮女學生,漂亮,被重男輕女的家人吸血。有姚琛這么一個男人解救她于水火,給她錦衣玉食的生活,還娶了她,給她名分,對這么一個女生來說,可以說得上是幸運了。聽說姚琛對她是真不錯的,后來他連別的女人都不找了,為了她收了心。不管是誰,怎么看,都想不出來韓煙煙為什么要背叛姚琛。不要說什么正義與罪惡勢不兩立,沒那么簡單。通常黑道男人的妻子,都不會正義到站出來揭發檢舉她們的丈夫。偶爾有,都是被丈夫家暴,為…
  • 《泥》作者:袖側他進了城,才知道人和人,活得這么不一樣。有人活在云端,有人活在泥里。她在云端,他在泥里。本文曾名《云泥之別》、《泥濘》,終定名為《泥》。本文熟女向,慎入。CN控、雙潔者請止步!她跟他耍那些小聰明,小手段。因為是為了跟他在一起,為了勾引他,拿捏他,他便含笑接著。可現在,她卻又開始耍她的小聰明了。要是別的什么人,他也就一笑而過了。強留女人,本就是件沒品的事情。不稀罕他的人,他也不會稀罕對方。可顧清夏不是別人。一想到她如此縝密的處心積慮,想不動聲色的擺脫他,他就滿腔怒火。憤怒之外還有一種說不出的被辜負了的憋屈,堵在心里,堵得他要生要死。若是別人敢把他當傻子糊弄,他必得給對方點顏色看看。可是顧清夏………
  • 人海中的你

    男人體重、氣息、唇舌!他的手那么有力, 揉過的地方都發熱。杜綃燥熱迷亂了起來。她已經不知道兩個人這樣在沙發上唇齒糾纏了多久。石天呼吸急促,和她的呼吸凌亂交錯, 在安靜的房間里放大,像催情劑。直到身體突然感受到涼意, 杜綃顫栗了一下, 清醒過來。石天把杜綃的針織衫和內衣都推了上去,杜綃的美麗嬌嫩就這么暴露在他眼前。那皮膚雪白, 在明亮的燈光下刺目耀眼。他搓摸揉捏過的地方, 顫巍巍離他的鼻尖只有十公分不到的距離。石天一瞬間感到了暈眩。多巴胺在大腦里炸開, 荷爾蒙在身體里亂竄。他像殺紅了眼的將軍,只想提槍上陣, 劈荊斬棘!但下一秒杜綃就把衣服拉了下來, 遮住了那讓石天想要爆炸的嬌嫩美好。石天抓住了杜綃的針織衫, 聲音喑啞:“綃綃……”杜綃的手也緊緊扯住針織衫,聲音微顫:“不行……你答應的……”石天說過,她要是不想繼續就告訴他,他答應了一定會停下里。他還說,他要是不聽,就讓她咬他!杜綃已經做好咬他的準備了。…
  • 你是我微甜的光

    她只是心底隱隱的產生了不安的、空落落的感覺,她還沒有意識到,她其實就是失去了安全感。曾經遮風擋雨的家回不去了。曾經小心呵護她的父母兄長收回了他們的手。以后風風雨雨的都要她自己去面對了。杜綃這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漆黑的水面,細窄逼仄的小船,她坐在小船上飄飄蕩蕩。向遠處看,岸上似有燈火,隱約看到三個人的身影,很熟悉。她拼命向他們招手。可是岸上又來了一個人,那人還抱著個小嬰兒,攔住了她有著熟悉感的幾個身影。她身下的船就越漂越遠,越漂越遠……周五早上就有黑眼圈。石天問起來,她說:“晚上睡得淺,一直做夢,也不知道夢見什么,就覺得夢里特別難過。”石天就說:“那你瞇一會兒。”他目光明亮,聲音溫柔。每天都護著她一起擠到車廂門和座椅的夾角處,因為這里就形成了一個小角落,他撐開雙臂,能給她擋出一小塊空間來。杜綃就依言閉上眼睛養神。真的困了,竟打了個盹,頭一歪,撞到了石天的胸口上。她一下子就醒了,瞬間睜眼,鼻端卻嗅到了一絲極淡的男孩子的體息。和女孩身上的氣味截然…
  • 如果你是菟絲花

    曹陽心里這百般不是滋味的滋味喲,真是難以用語言描述啊。“你不是上班嗎?過來什么啊?就卷個被子,我又不是自己弄不了。”“真的別過來,我哥過來接我呢,不是說好了嗎?”“書也沒事啊,有我哥呢,搬得動。”“你別操心了,好好上班吧,我收拾宿舍呢,先不說了,掛了啊!”夏柔掛了電話,嘴角微翹。“魏師兄吧?”莊曉賊兮兮的湊過來問。夏柔笑著“嗯”了一聲。“怎么,他還想翹班過來幫你卷被子啊?”謝蕓從床上探出半拉身子,詫異道。夏柔抿著嘴笑:“他說年底了,基本沒什么事了,領導也不管了。”“哎喲,酸死了酸死了!”…
  • 桃花絢爛時

    從早上原嫣和顧丞談過了之后,顧丞果然一天沒有睡覺。原嫣在放學前專門去找了李老師一趟,跟他聊了聊這幾天班級風氣的改變,還有她跟顧丞的溝通。早在她小學的時候,原振就教她,成績和功勞都不能是虛的,必須實實在在了,但成績要做在明面上,功勞要擺在亮光下,讓人看得清,得到應該和付出成正比,不要勞心費力去做無名英雄。原嫣被教得很好。自己這是撿到一個什么寶啊!李老師看原嫣的目光慈愛得要滴出水來了!從高一接手顧丞,李老師就發現他是個不好管的孩子。他倒也不會特意跟老師對著干,甚至對老師還挺禮貌尊重的。你要是說他,他就“哦”一聲,說:“我盡力。”轉過頭去還是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又懶散又消極。偏偏又是一個回回考第一的大寶貝蛋!真是讓李老師頭禿!李老師是顧丞的老師,但不是顧丞一個人的老師啊,他有一整個班的學生呢,他得對這些孩子都負責啊!上個禮拜班里突然風氣大變,李老師已經知道還悄悄觀察了。這個原嫣,簡直是活神仙啊!一來她就當班長,一當上班長她就把顧丞也逼上了梁山,三下兩下的,顧…
  • 自歡

    馬瘸子的冷血,偏越來越多來投靠他的人,大多是昔日同鄉。日漸就成了他的大包袱,叫他一直撐得好辛苦。如今給這些本鄉本土的鄉親們找到一棵大樹來依靠,他也算對得起他們了。這便拉著他傾慕已久的范伯常喝了一場,哽咽著說了兩個時辰的話,大醉方歸。范深與竹生道:“包秀,常人也。勝在一分血性,一分宅厚,可用。”便讓包秀領了個參軍之職。顧名思義,便是可以參贊軍事。實際上,掛這個頭銜,具體干什么,有沒有實權,全憑上面指定。包秀倒是無所謂,這幾年讓他心力憔悴,已經沒了年輕時一場小酒便豪氣干云的狀態。他就是想卸下包袱,再找個容身之地。他是書吏出身,本身就是讀書人,又自己獨立支撐了數年,雖然軍事上不大行,到底有過這些經歷,眼界就跟旁的人不太一樣了。竹生和范深都不舍得冷待他,只待磨合磨合,要將他用起來。最缺的,是人,比人更缺的,是人才。對范氏翎娘身居戶曹這樣重要的職位,包秀竟沒什么不適之感。出于一個讀書人對信陽范氏的仰慕,他甚至還發出“不愧是信陽范氏,女子亦有才”這樣的感嘆。翎娘…
  • 邵棠的位面

    女人對英俊又強壯的男人的贊美顯然十分受用,矜持的笑著。生化人的甜言蜜語像不要錢似的往外倒。很快,在酒宴還沒正式開始的時候就得到了美女的電話號碼。邵棠:“……”怪不得今天穿得這么風騷!好歹把那壺靈酒還給我,別順勢就往自己懷里塞啊!廳中的燈光忽然暗了下來,樂隊拉起了一段應景的樂曲。大家紛紛向前方聚集。有穿著船長制服的男人登臺走到麥克風前,脫帽向眾人致意。“女士們先生們,尊貴的客人們,請允許我帶給大家一個驚喜!著名音樂家馬克菲·賽納先生,剛剛結束了他的采風之旅,于兩天前登船。在鄙人的盛情邀請下,塞納先生愿意在今晚為我們演奏一曲他的新作。女士們先生們,為我們的好運鼓掌吧!有請——著名音樂家、鋼琴大師、茱莉安音樂學院副院長、終身教授馬克菲·塞納先生!”掌聲如雷般響起,樂隊配上應景的登場音樂,射燈的光打向某處。有頭發和胡須都花白,穿著黑色禮服的男人萬眾矚目中矜持的登場。他走到臺上,什么也不說,只是揚起雙臂。…
  • 我的女孩我來寵

    那種自信的神態和說話時的氣場,杜綃和他交往以來,還是第一次在他身上看見。她常看到的多是他含情脈脈,傻瓜似的看著她,動不動就臉上發燒耳根發紅的模樣。她突然想,石天在職場中是什么樣子的呢?他是個程序員,難道不是每天坐在電腦前機械的敲鍵盤寫代碼,話都說不了幾句的嗎?“難道不是這樣的嗎?”她忍不住問石天。這也不怪杜綃,實在是說起“程序猿”這個群體,人們立刻聯想到的就是厚厚的眼鏡、條紋t恤、格子襯衫、張嘴囁嚅就是說不出話來這種刻板的形象。石天竟無法反駁。手下四十個來個程序員,他每天在辦公室里至少能看到五六件條紋t恤,七八件格子襯衫。至于眼鏡……他喊一嗓子,大家一抬頭,一大片反光什么的……石天沉默了一下,忽然說:“我是主程。”“嗯?”杜綃眨眨眼。“我們做游戲的,分運營和研發兩大部分,運營就不說了,研發部分又分三大塊,分別是策劃、程序和美術。”他條理清晰的給杜綃講解,“策劃的總負責人叫主策,美術的總負責人叫主美,程序的總負責人叫主程。”他再次強調:“我是主程…
  • 云泥之別

    她說著說著,表情忽然有點迷茫:“我跟你說……我現在每天啊,一回家,打開門,洗個手的功夫,熱飯熱菜就已經擺上桌了……就這種感覺吧,沒法跟你形容……”“我知道,不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顧清夏涼涼的說,“所以你是打算養著他了?”老婆孩子熱炕頭?郭智琢磨了一下,有點醍醐灌頂。她就說她一直覺得那種感覺應該有個什么話可以來形容呢!她張開拇指和食指,像個男人似的瞇著眼睛搓了搓下巴。“其實也不是不行……”她沉吟,“我負責掙錢,他負責在家……想一想,也挺好的……”她還真認真考慮了!顧清夏無語望天……花板。李盛被顧清夏嫌棄了,周六只好乖乖回家看太后去。家里人多,吃起飯來還真熱鬧。“你上次說的那姑娘,到底什么時候能帶來給我看看啊?”太后念念叨叨。“快了快了,”李盛敷衍,“明天我就要去見她閨蜜,馬上就徹底轉正了。”鬧半天,他們家這位素來自命風流倜儻的爺到現在還沒轉正呢?一家子從老爺子一直到他大侄子,有志一同的撇了撇嘴,表示了嫌棄。嘖!“這姑娘到底什么樣,你跟我說說。”太后心急…
頂部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