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集

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集在線閱讀

阿加莎·克里斯蒂 (英國女偵探小說家) 編輯 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1890年9月15日—1976年1月12日 [1] ),英國女偵探小說家、劇作家,三大推理文學宗師之一。 [2] 代表作品有《東方快車謀殺案》和《尼羅河謀殺案》等。 [3] 1890年,阿加莎·克里斯蒂生于英國德文郡托爾奎,原名阿加莎·瑪麗·克拉麗莎·米勒(Agatha Mary Clarissa Miller)。阿加莎·克里斯蒂16歲時到巴黎學習聲樂,但文學的愛好使她最終放棄了走歌唱家的道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她參加了英國和紅十字志愿隊,從事救護工作。1920年發表《斯泰爾斯莊園奇案》,該書第一次出現了偵探波洛這個人物形象。1930年,阿加莎在《牧師家的謀殺案》中起用新的偵探形象,來自英國鄉村的女偵探瑪普爾小姐。1947年,為慶祝英女王85歲生日,阿加莎創作三幕驚險劇《捕鼠器》,該劇在英國舞臺連演幾十年不衰,成為英國戲劇史上上演時間最長的一部作品。1956年,她榮獲“不列顛帝國勛章”和埃克塞特大學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71年,她又榮獲女爵士封號。她因創作偵探小說的成就,被吸收為英國皇家文學會的會員,后被英國女王授予”偵探女王”的桂冠。1975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寫下她最后的一部小說《幕》。1976年1月12日,她在英國沃林福特去世,享年85歲。 [4] 據吉尼斯世界紀錄統計,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人類史上最暢銷的著書作家。而將所有形式的著作算入,只有圣經與威廉·莎士比亞的著作的總銷售量在她之上。其著作曾翻譯成超過103種語言,總銷突破20億本。1890年9月15日,阿加莎生于英國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爾德宅邸。她沉默端莊,善于傾聽和觀察,除了少女時代曾在法國巴黎學過一陣聲樂,完全是自學成才。她從26歲開始寫作到85歲去世,出版了68部長篇偵探小說,21部短篇或中篇小說選集,18個劇本,1部自傳,2部詩集等,銷量突破20億本,只有《圣經》與莎士比亞的著作在她之上。阿加莎·克里斯蒂開創了偵探小說的“鄉間別墅派”,即兇殺案發生在一個特定封閉的環境中,而兇手也是幾個特定關系人之一。她始終以動機分析人性,為讀者展現一個個特異怪誕的心理世界,深層揭示曲折搖曳的人性迷宮。

推薦作家

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5本
  • 人性的記錄

    “為謀殺干杯。”他高興地說道,“只短短一夜的工夫,我本來是個讓債主搖頭的窮小子,搖身一變成了商人們爭取的對象。昨天還窮困潦倒,而今成了富翁。上帝保佑我的嬸嬸,簡。”他喝干了一杯,然后稍稍改變了態度與波洛說話。“不過,說正經的,波洛先生,您在這兒做什么?四天之前我的嬸子簡還在念臺詞般地說,‘誰能替我除掉這個蠻橫的暴君?’現在,請看她已經除去了她的眼中釘!我想不是由您代辦的吧?恐怕是從前當過偵探的波洛一手包辦的周密謀殺案。”波洛笑了。“我今天下午來是因為杰拉爾丁。馬什小姐寫了封信讓我來的。”“一個謹慎的回答,呃?不,波洛先生,您到底在這里做什么?不管是什么原因,您好像對我叔叔的死很感興趣。”“埃奇韋爾男爵,我一向對謀殺案感興趣的。”“但是,您不會去殺人的,您是很謹慎小心的。您應該教簡嬸子如何小心才對。小心。外加一點偽裝。您得原諒我稱她簡嬸子。我覺得很有趣。您記得那天晚上我叫她時,她那張毫無表情的面孔嗎?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誰。”“真的嗎?”“是的。她…
  • 加勒比海島謀殺案

    瑪波小姐思潮起伏地仍然看著面前的棕櫚樹與大海。有好幾分鐘她都沒有拿起放在膝間的毛線。她現在在手頭有了一項事實了。她得好好琢磨一下這項事實所包含的意義。上校從皮夾子拿出來的那張照片,又慌張地放回去的,在他死后竟然不在他的皮夾子里。那種物件,白爾格瑞夫少校是不會隨便扔掉的。他放回到他皮夾子里的,他死了之后應該還在他皮夾子里才對的。錢嘛,還有人會偷,可是一張生活照片?除非,是有人有特別的理由得偷……瑪波小姐的臉色一下子深沉下來。她不能不作個決定了。她到底讓不讓白爾格瑞夫少校在墳墓里安詳地長眠呢?那樣不是更好嗎?她摒住氣心頭引述著一句話:“鄧肯死了。一陣生命的狂熱發作之后,他睡得正酣!”白爾格瑞夫少校現在是感受不到什么傷害了。他已經到危險碰不到的所在去了。他竟然在那天夜里死去,只是一次巧合呢?或者可能不是巧合呢?醫生是很容易接受老年人死亡的事實的。特別是他屋里放了一瓶高血壓的人每天都得服用的藥片。但是如果有人從少校的皮夾子里偷了…
  • 萬靈節之死

    當他走到客廳去時,艾瑞絲跟在她后面。“喬治,你不認為我們今晚宴會該延期嗎?露希拉姑媽這么煩惱,我們最好留下來陪她吧。”“當然不延!”喬治的臉漲得紫紅,“我們的生活為什么要讓那小混蛋來干擾?他簡直是敲竹杠,這樣說一點也不過份。要是我能照自己的方式處理的話,他一毛錢也別想拿到。”“露希拉姑媽永遠不會這樣想的。”“露希拉是個傻瓜——一直都是。這些過了四十歲才有孩子的女人似乎永遠學不了乖。孩子從小就被她們寵壞了,要什么給什么。要是維多早能嘗到一點教訓的話,今天也不會到這種地步。不要跟我爭辯,艾瑞絲。晚宴之前,我會料理好的,也好讓露希拉高高興興上床睡覺。必要的話,我們可以帶她一起去。”“哦,不,她討厭上餐廳——而且很容易打盹,可憐的姑媽。她不喜歡餐廳里充滿煙霧、熱流的空氣,那會令她哮喘不止。”“我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去安慰安慰她,讓她高興一點吧,艾瑞絲。告訴她一切都會好轉的。”他轉身走出前門。艾瑞絲慢慢地重回餐廳。這時,電話鈴響,她走過來接。…
  • 東方快車謀殺案

    他勉強作了讓步,隨便地行了個外國禮,走出餐車。波洛伸手拿過來一份護照,上面記載著伯爵的姓名及其他一些項目。他一頁一頁翻閱下去。了解到陪伴他的是他的妻,教名:愛琳娜·瑪麗亞;娘家姓戈爾登伯格;年齡:二十。不知哪位粗心的辦事員什么時候把一滴油跡弄在上面。“這是份外文護照。”鮑克先生說。“留神,朋友,免得惹事生非。這種人跟謀殺案是沾不上邊的。”“放心好了,我的老朋友,我辦事精細著呢。例行公事,僅此而已。”一見安德烈伯爵夫人進來,他就把話剎住了。她怯生生的,煞是動人。“諸位先生,你們想見我?”“伯爵夫人閣下,例行公事而已。”波洛殷勤地站了起來,拽著對面的座位,對她彎了彎腰。“只是問問昨晚你有沒有聽到或看到什么動靜。這對弄清案件可能有所幫助。”“先生,什么也沒有,我睡著了。”“比如說,有沒有聽到隔壁包房什么騷亂聲?那邊住著美國太太神經緊張過一陣子,還按鈴喚列車員。”“先生,我什么也沒聽到。你是知道的,我服過安眠藥。”“啊!我明白過來了。看來我們不必再耽擱…
  • 黑麥奇案

    “我們——我們并沒有正式訂婚,而且我們目前當然無法宣布,不過——噢,我想我們——我意思是說我們以后會結婚。”尼爾督察欣然說:“恭喜。你說萊特先生住在高爾夫旅社?他在那邊多久了?”“爹死后,我拍電報給他。”“他立刻趕來。我明白了。”尼爾督察說。他使用自己愛用的措辭,態度友善,叫人安心不少。“你問佛特斯庫太太能不能讓他來,她怎么說?”“噢,她說沒問題,我愛請誰都可以。”“那她的態度很好羅?”“不見得多好,我意思是說,她說——”“她說了什么?”愛蘭又臉紅了。“噢,說我現在更能為自己打算……之類的傻話。阿黛兒就愛說這種話。”尼爾督察說:“啊,算啦,親戚常說這種話嘛。”“是的,是的,確實如此。不過大家往往很難——欣賞吉拉德。他是知識分子,你知道,而且他有一些不為大家喜歡的反傳統和進步的觀念。”…
  • 波洛圣誕探案記

    “現在我們來談談今晚發生的事,我恐怕這對你來說是很痛苦的,李先生,但我希望你能說說都發生了些什么事情。”艾爾弗雷德聲音低低地說:“當然。”約翰遜上校提示他說:“比如說,你最后一次見到你的父親是什么時候?”當艾爾弗雷德低聲回答的時候,一絲不易察覺的抽搐從他臉上閃過,“是在下午茶之后,我和他待了一小會兒,最后我對他說了聲晚安然后就離開了他,是在——讓我想想——大約六點差一刻。”波洛注意到他的話:“你對他說了晚安?那么你已經料到當天晚上不會再見到他了?”“是的。我父親晚飯吃得很少,一般是在七點鐘吃。晚飯后他有時很早就上床了,有時則只是坐在他的椅子里,但除非他特地派人來叫,一般他是不會見我們任何一個人的。”“他經常叫你們去嗎?”“只是有時候,如果他高興的話。”“但這并不是例行的程序?”…
  • 空中疑案

    “先生們,我專賣波斯的古玩,大名鼎鼎的杜邦先生可以作證,他常光顧我的商店。我的物品沒有固定的價格,我隨便出個價,別人給一半我也賣了。的確,我也賺了些錢,我的東西大都是以低價從海員哪兒買來的。”他喘了口氣,似乎對自己的話很滿意,然后繼續說:“吹管和射針就放在這兒,有兩年了。上面鑲有印第安人的頭飾,還有一些劣等的珠子。它一直都不起眼,直到來了那個美國人,他問我這是上面……”“美國人?”福尼爾敏銳地問。“對,是美國人,好像他并不怎么識貨。我向他解釋這東西的來歷,說這是十分稀有的東西。他問多少錢,我給了個價。可他沒有討價便立即付了錢。我真蠢,應當再多要一些。后來我從報上看到了這個可怕的謀殺案,我覺得很奇怪。于是我就和警察聯系上了。”“非常感謝。澤羅普洛斯先生。”福尼爾禮貌地說,“你能描述一下吹管和射針嗎?”“吹管有這么長,”他在桌上量了一個距離,“比較粗,就像我這支鋼筆,淺色。射針有4根,尖頭上染有不顯眼的顏色,另一頭纏著紅綢。”“奇怪,”福尼而說,“有沒有…
  • 七鐘面之謎

    她站起來,緊靠在比爾手臂上,走出書房。疾如風跟在后頭到了大廳,然而女爵再度要他們放心──帶點辛辣的味道——說她相當好,疾如風便沒跟他們上樓去。然而當她站在那里,望著比爾攙扶著女爵高雅的身影,慢慢地爬上樓梯,她突然全神貫注起來,僵立在那里。女爵的睡袍,如同先前所提過的,薄薄的——一層橘黃色的細紗。透過薄薄的細紗,疾如風明顯地看出她的右肩胛下有一顆小黑痣。疾如風嚇得喘不過氣來,猛然一轉身遇見巴陀督察長正好從書房里出來。杰米和羅琳走在他后頭。“好啦,”巴陀說,“我已經把窗戶關好了,而且會派個人在外面值夜。我把這道門鎖上,鑰匙帶走。明天早上我們再進行法國人所謂的罪行重演——艾琳小姐,什么事?”“巴陀督察長,我必須跟你談談——馬上。”“為什么,當然,我——”喬治·羅馬克斯突然出現,卡瑞特醫生在他一旁。“啊,你在這里,巴陀。你聽到歐路克先生沒什么大礙的消息一定會松一口氣。”“我未曾想過歐路克先生會有什么大礙。”巴陀說。“他被下了強烈催眠劑,”醫生說,“…
  • 羅杰.艾克羅伊德謀殺案(羅杰疑案)

    “說話別這么難聽,詹姆斯。我不知道你是從哪里學來這些粗魯的臟話。”“可能是因為我整天跟外界接觸——跟我的病人接觸吧。不幸的是,我的病人中沒有一個是皇親國戚,也沒有有趣的俄國僑民。”卡羅琳推了推眼鏡,看了我一眼。“看來你今晚脾氣很壞,詹姆斯。肯定是肝火太旺,今晚服一顆藥丸吧。“在我家里見到我,你絕對想不到我會是個醫生。卡羅琳是我們的家庭醫生,她不僅給自己而且還給我開藥方。“談什么該死的肝火,“我脾氣暴躁地說,“你們是不是談了這件謀殺案?”“是的,這是很自然的事,詹姆斯。在我們這個小地方還有什么可談的?我糾正了他的幾個看法,他對我非常感謝,并說我天生就是當偵探的料——是一個優秀的心理學家,能看透人的本性。”卡羅琳活像一只吃飽奶油的貓,得意地喵喵叫著。“他大談灰色細胞以及它們的功能。他說,他的腦細胞質量最好,是一流的。”“他完全可以這么說,”我譏諷地說,“當然謙虛并不是他的教名。”“希望你不要學傲慢的美國人,詹姆斯。他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盡快…
  • 孤島奇案

    麥克阿瑟將軍和法官一塊兒在外面平臺上踱著步,隨便 聊著對政治局勢的看法。 維拉·克萊索恩和菲利普·隆巴德爬上房后島上的最高 點,碰見威廉·亨利·布洛爾也在那里,正站著眺望遠處的 岸邊。 他說道: “還沒看到摩托艇的影子。我一直在守著呢。” 維拉含笑說道: “德文郡是個貪睡懶起的地方,做起事來總是拖拖拉拉 的。” 菲利普·隆巴德眼望它處,望著海的那一邊。 他驟然說道: “你們看天氣怎么樣?” 布洛爾瞟了天空一眼,判斷說: “依我看,沒問題吧。” 隆巴德尖起嘴唇打了個唿哨說: “我說,熬不過一天就得起風。” 布洛爾說道: “是風暴嗎——呃?” 坡下傳來了鐘聲。 菲利普·隆巴德說道: “吃早飯了!好,我能來上點兒。” 他們走下斜坡的時候,布洛爾思慮重重地對隆巴德說 道: “你知道,這件事可苦了我了一一這小伙子干嗎要干掉 他自己!昨兒晚上我想了一晚上都沒有想通。” 維拉在前面不遠處走著。隆巴德放慢了腳步,說道: “有各種設想嗎?” “我在找證據,首先是意圖。我想應該說他挺闊氣。…
  • 破鏡謀殺案

    “是珍嗎?我是達莉。哦,真奇怪,那個秘書在馬路邊的公共電話亭打電話,還忙加著對我解釋說高士丁莊的電話壞掉了,可是我打去那里,并沒有——”“確實,”瑪波小姐想一想說,“這很有問題。顯然,她不想讓別人聽到——”在邦翠太太和她的女友通話時,德默待遇到米雷。唐納·米雷是個和藹可親、滿頭紅發的年輕人,看到德默特時他愉快、好奇地向他打招呼。“怎么樣了?”他打趣地問道,”是否幫我找到一點消息了?”“還沒有,也許以后會,你不是到攝影室找人幫你調查嗎?”“我就是要找你。”德默特笑著說。“這話是雙關語,你真的懷疑我謀殺了希特·貝寇克,你以為我要謀殺的是瑪麗娜·格雷?”“我沒有這意思。”德默特說。“好吧,我們還是言歸正傳,當時我在場,我有很好的機會,可是我的動機呢?喔,這就是你想知道的,我的動機在那里?”“我還沒有找到。”德默特說。“我只對你當天看到什么感興趣。”“我已經說過了,當時我也在出事地點,我可以提供獨家新聞,可是我不得不承認,我知道的只是這些,沒有人會殺貝寇克的女人…
  • 謀殺啟事

    “我就不浪費時間說同情的話了,布萊克洛克小姐,”他說,“事實上,我對邦納小姐的死感到非常內疚。我們本來應該能夠阻止的。”“我不明白您如何能阻止。”“是的,呢,是不容易。但現在我們得加緊工作了。這是誰干的,布萊克洛克小姐?是誰朝您開了兩槍?而且如果我們不抓緊破案的話,這個人不久可能還會殺別人。”利蒂希亞·布萊克洛克戰栗著。“我不知道,警督,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跟戈德勒太太核實過了,她盡可能為我提供了全部幫助。了解到的情況不多。只有幾個人肯定會從您的死獲得利益,首先是皮普和艾瑪。帕特里克和朱莉姬符合那個年齡,但他們的背景似乎又是夠清白的。不管怎么說,我們不能只把精力集中在這兩個人的身上。請告訴我,布萊克洛克小姐,如果您看見索妮婭·戈德勒,您能認出她來嗎?”“認出索妮婭?奇怪了,當然——”她突然停下來,“不,”她慢慢說道,“現在認不出了。都過了這么久了,三十年啊……她現在一定變成個老太婆了。”“您還記得她過去是什么樣子嗎?”“索妮婭?”布萊克洛克小姐…
  • 懸崖山莊奇案

    如果被害的是另外一個人,你就不會這樣驚恐,是嗎?”“你這是什么意思,先生?”我說:“昨晚我進來打電話的時候你馬上問是否有人出了事。你是不是在等待著這種事情的發生?”她沉默了一會,手指擺弄著衣角。她搖搖頭,輕聲說道,“先生們,你們不會理解的。”“不,不,”波洛說,“我會理解的。不管你說什么我都能理解。”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最后還是相信了他。“知道吧,先生,”她說,“這不是一幢好房子。”我聽了有點意外,就輕蔑地朝她瞟了一眼。波洛卻好像覺得這種說法言之成理。“你是說,這是一幢古老陳舊的房子吧?”“是的,先生,這不是一幢好房子。”“你在這里很久了吧?”“六年了,先生,不過,當我還是個姑娘的時候,就在這里做過廚房里的女仆。”波洛很注意地看著她。“在一幢古屋里,”他說,“有時總有那么一種森冷的邪氣。”“就是,先生。”埃倫急切地說,“一種邪氣,還有不良的念頭和行為,房子里就好像有一種腐爛的東西被風干了似的,既找不到又無法清除;它是一種感覺,無處不在。我知道總有一天要出事的。”…
  • 啤酒謀殺案

    她露出歡樂的表情,不錯,是真的很歡樂的表情。她說:“我想是外子讓你產生那種想法的吧?你剛才見過他了,當然,他一點也不懂,從來也不懂。我根本不是他想象中那種多愁善感的人。”從她聲音中可以聽出,她還是覺得很好玩。她說:“你知道,先父本來是個磨粉工人,后來他白手起家。一個人要是太敏感的話,就做不了事了,我也一樣。”波羅心里想:不錯,一個人要是敏感的話,就不會去住在凱若琳的家里。狄提善夫人說:“你找我有什么事?”“夫人,你肯定提起往事不會使你覺得痛苦嗎?”她考慮了一會兒,波羅忽然意外的發覺,狄提善夫人是個很坦白的女人,她也許會因為情勢所迫,不得不說謊,但是卻不會主動選擇說謊這條路。愛莎緩緩說:“不,不會。老實說,我倒希望會呢?”“為什么?”她不耐煩地說:“對什么都毫無感覺,實在是太愚蠢了……”波羅想,不錯,愛莎。葛理的確死了。于是他大聲說:“無論如何,狄提善夫人,這樣我的工作就容易多了。”…
  • 無人生還

    他們往里面走,去吃早飯。食柜上擱著一大盤腌肉雞蛋,還有茶和咖啡。羅杰斯打開門讓他們進去,跟著在外面隨手帶上了門。 埃米莉·布倫特說道:“這個人今天早晨看來不大對勁兒。” 阿姆斯特朗大夫這時正靠窗站著,他清了清嗓子,說道:“今天早晨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請——呃——大家包涵著點。今天早晨這頓早飯夠羅杰斯一個人忙乎的了,羅杰斯太太今天早晨可——呃——干不了。”埃米莉·布倫特尖聲問:“那個女人怎么啦?” 阿姆斯特朗大夫隨隨便便地說道:“我們還是用早點吧!否則蛋要涼了,吃完了,我有點事同大家談談。”大家都領會了,都去盛了吃的,取了咖啡和茶,開始吃飯。 心照不宣,誰都閉口不提本島的事,而是東拉西扯地隨便聊流行的新聞,國外的啦,體育界的啦,還有什么洛克·奈斯的怪物最近又出現啦。 就這樣,杯盤撤走以后,阿姆斯特朗大夫稍稍地把椅子往后挪了挪,然后鄭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開口了。 “我認為還是等諸位用完早點后再把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你們的好。羅杰斯太太在睡夢中去世了。” …
頂部
全民捕鱼破解版最新版 七乐彩几个号算中奖 深圳风采2011010 600031三一重 北京快乐8结果 幸运农场计划稳定版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 招财宝理财平台产品 黑龙江体育6十1期 台湾5分彩开奖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 股市走势预测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查询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上海11选5走势图定牛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是多少